亦舒:抄襲貓

  特別喜歡把老匡書中人物勾了來用。

  抄襲真過癮,人家靠天分、努力、機會,辛辛苦苦耕耘數十年的豐碩成果,被我等無恥之徒不費吹灰之力一把摘來,一口噬下,嘩,果子甜美汁液芳芬,統統歸為己有。

  他為顧及身分,也不敢嚕蘇,抄襲貓更加肆無忌憚,愛盜用誰就是誰。

  衛斯理因為生活正常,被抄的價值不是太大,發揮的余地不多。

  原振俠這個角色呱呱叫,英俊、機靈、獨身,又特別喜歡失戀,不知如何構思得來,故此把原醫生借了一次又一次,愛不釋手,不亦樂乎。

  老匡實在忍不住,問了:“你小說中那個私家探小郭,是不是衛斯理的小郭?”

  冷冷的厚頻無恥地回答:“是,他不幸走錯了故事,跑到拙作來了。”

亦舒:文人無行?

  還算好的呢,至少敢在數十萬讀者跟前承認是兄弟的抄襲貓。

  外人抄了,還忙不叠去註冊占為己有,口口聲聲說乃系他早廿年的構思,原著差些沒調轉來成為賊骨頭。

Rating:
  • Currently 4/5 stars.

Views: 1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September 19, 2015 at 4:17pm

亦舒語錄

堅持飲恨,一定不懂珍惜手上所有,不知足等於不快樂,旁觀者有時真弄不明白某些人天天都恨,恨從何來。

十全十美的環境才能有所作為?那一輩子也別想有任何作為,世界不是那樣運作的。

可是,你若是心靜,沈得住氣,也就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自管自作業。分心即是學藝不精,不必理會他人有無靠吹捧,又行頭是否成籮,專註工作,有人在耳邊打鑼也聽不見。

飄飄然享受之余,切莫信以為真,表面上當然必恭必敬:“喳,臣願赴湯蹈火,報知遇之恩”,私底下千萬留條後路,兄弟,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迷湯全部受落,解藥則自備。行江湖日久,什麽陣仗沒見過,到處都是雙面人,經驗由慘痛犧牲換來,到了今日,自然刀槍不入,神功練成。

辦公室裏,有時也會聽見同事在電話中吩咐家務助理是晚做什麽菜,如此缺乏專業精神,前途堪虞,自然難取冠軍。競賽的天份是專注、集中、盡全力,絕不可能有旁騖,選手怎麽可以擠眉弄眼嘻嘻哈哈,倘若還有心情享受這種平常樂趣,就還欠資格。

真要成功,是要練得全無人性的,是否值得,則見仁見智,世上其實並無兩全其美之事,想得到一樣,必須放棄另一樣。

這種事是永遠不會習慣的吧,有時見耄耋女性顫巍巍穿外套,總是不避嫌箭步上前,“太太,讓我來”,因有朝一日,小女也會變婆婆。

不要說教書生涯、公務員生涯、主婦生涯了,連表面上金碧輝煌的職業,也不見得好過。天字第一號的美女明星拍戲時,往往化好妝等十多小時還輪不到她,悶得哭出來。可是工作的成績一亮相,嘩,再辛苦再勞碌再悶也是值得的。開頭的時候,總得忍一忍悶氣,長久來算,還是值得。

所謂拿人手軟,吃人嘴軟,自己有點能力,比較開心。

香港人的強項一向是少說多做,對惡劣環境視若無睹,多點來、密點手、揮著汗,起勁地向前看,這是香港國際著名的特色。

切莫走入我是人非的窄巷,芝麻綠豆,完全是人家的錯,面子裏子、統統是人家的不是。與生計、收入,無關之瑣事,誰是誰非,無關重要,我是青面僚牙的歹角?無所謂,稿照寫,書照出,還有,覺照睡。

時常有人惋惜地說:“他變了,變得朋友不認得了”,但是他的大前提是生存,不是友人的贊美,待目的達到,他自然會有余暇去結交新的一批朋友。希望他做得完全正確,希望他得到他所要的一切。

有一種人,外表看上去很是好看,幾乎,十全十美。

但是這種人的內心卻未必就這麽好。“人不可以貌相。”

一個人若果不能保持心裏的青春,就沒藥可醫了。

你總不能要求別人養活你之余,還尊重你。

若要生活愉快非得把自己先踩成一塊地毯不可,否則總有人來替天行道,挫你的銳氣,與其待別人動手,不如自己先打嘴巴,總之將本身毀謗得一錢不值,別人的氣也就平了,也不妒忌了。

有能力的人影響別人,沒能力的一群受人影響。

一個人要超越她的環境及出身,進步是不夠的,非要進化不可,那樣大業,豈能人人做到。

社會只愛健康的聰明的,肯拼命的人。

無論什麽都要付出代價,一個人,只能在彼時彼地做出對他最好的選擇,或對或錯,毋需對任何人剖白解釋。

世上沒有免費午餐,無論什麽,總得付出代價。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ugust 18, 2015 at 8:47am

亦舒語錄

我們活在紅塵中已經夠痛苦,為什麽不花點金錢時間裝修一下,整齊的髮型,舒適的打扮,愉快明朗,面對現實,留戀過去的情感尚有被原諒的機會,過時的衣服鞋襪為什麽不全部拋掉。

過去的事,無論如何已屬過去。

女人所可以利用的,也不外是男人原始的沖動。

但,遲總比永不好。

快樂是要去找的,很少有天生幸福的人。

有錢真好。錢的聲音最大,人人要聽它說話。

自己來是處事最安全的做法。

不管遇到什麽苦難,都要好好活著。

最兇的反應就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從早上八時十五分起,她們陸續到達辦公大樓,魚貫而入,大廈吞吃她們的時間精力,下班時間沒有準繩,有時要留到七八點,轉瞬間她們失去青春,變成老嫗,大廈吐出唾棄她們,人們付出的是生命,換取的不過是生計

放棄了一樣東西之後,千萬不要回頭再看它。如果它還值得看半眼的話,不要放棄,抓緊它。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強者是做事的人,不是光說話。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31, 2015 at 5:17pm

亦舒語錄

外國女人最佳氣質,便在這種含蓄而近乎冷淡的表現。

我記得同學琳達那年才十九歲,生父去世,她趕回家奔喪,兩星期後又回來上學,面不改容。

我實在忍不住,問琳達:“你不傷心?”

她笑笑:“我只是不露出來。”答得好!

露出來有什麽用?為什麽要呼天搶地博取旁人同情?旁人再同情她,死人豈能復生?洋人不做無謂的事,做人是自己做,並不是做給社會看。

至於各位同班同學,也並沒有安慰她,我問他們:“琳達父親去世,你們為何只字不提?”

他們答:“如果沒有實際表現,切忌瞎表示同情。”

答得更好!偉大的空言有什麽用?說時容易做時難,空口說白話,諸多意見,到頭來又不打算動一只手指頭,有什麽用?

依我的看法,與任何東西,任何人發生難舍難分的感情,都是非常危險的事,可避則避,如果可以甘心不談戀愛,連戀愛都不必談。這才是自愛之道。

一顆明星是一顆明星。可露的只是她的光。不是她的本質。可憐的明星。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May 4, 2015 at 12:40pm

亦舒·泡飯

上海人有一種東西,叫“泡飯”,廣東人說泡飯是沒有營養的,故此不吃。小時候痛恨泡飯、醉雞、芹菜。如今覺得大頭菜過泡飯加腐乳,真是清淡可口,尤其是“鍋焦泡飯”,這恐怕是寧波獨有的食物,大暑天什麽都不想吃,扒碗泡飯,精神一振。送泡飯的小菜也很多,蝦米浸醬油,火腿片,肉松,都是最理想的,父親喜歡“油果肉”。吃得快時,筷子與碗相撞叮叮響,吞得“沙沙”地爽快,毫無吃相的吃是最痛快的,可愛的泡飯。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May 3, 2015 at 7:23pm

亦舒·刨冰

可是令人難忘的還是紅豆刨冰。一只老大厚實的玻璃杯,結結棍棍,裝滿紅豆刨冰。紅豆或者太甜,刨冰或者不衛生,但這是童年的一部份,那時二哥剛賺錢,帶我與弟弟去看一場二輪《鐵牛傳》,吃完刨冰買雙新皮鞋回家。那種廉價冰店中穿汗衫的夥計遞上兒童的恩物……快樂實在無分貴賤,還記得吊扇下的圓桌,玻璃臺面下壓著價目表,一杯刨冰是六角錢。

涼粉,杏仁豆腐,冰凍檸檬茶,蜜糖薄荷茶,各式冰淇淋,但是最令人具安全感的是紅豆刨冰。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