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發詩想》約定與變質

有對男女在婚前約定:“你高興,我陪你高興,我高興,你也要高興;你生氣,我不生氣,我生氣,你也不要生氣。 ” 當時,兩人是真心的要好好愛對方。然 而,就像任何約定一樣,原來的感情變質後,再令人感動的約定,已忘初衷的人也只能找出對他(她)有利的詮釋。所以,男的後來在外頭高興,還要太太替他高興;太太在家生氣,他泡在外頭不生氣,一切似乎都符合最初的約定。(28-10-2000)

Anete by Stanislav Mironov
http://www.stanislavmironov.com/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3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25, 2021 at 8:36pm

赫伯特散文詩·魚

魚的睡眠超乎想像。即使在水池最黑暗的角落裡,在葦叢中,它們的休息也是清醒的:它們長久地保持相同的姿勢;絕不可能這樣說它們:一頭躺在枕頭上。

它們的眼淚也像一場瘋狂的哭泣——難以計數。

魚不用姿態表達絕望。這證明了那把鈍刀的合法,它沿著魚的脊柱跳動,撕破閃光的鱗片。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21, 2021 at 2:08pm

赫伯特散文詩·國家

一幅老舊地圖的偏遠角落裡有一個我向往的國家。那是蘋果、山嶺、舒緩的河流,烈酒的家鄉,是愛的家鄉。不幸的是,一隻巨大的蜘蛛在它上方結了網,用黏黏的口水封鎖住夢想邊境的哨崗。

總是相同的古老故事:手持火劍的天使,蜘蛛,良心。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18, 2021 at 10:24pm

赫伯特散文詩·變成一切唯非天使

在我們死後,如果他們想把我們變成在風中搖曳的微弱火焰——我們必須反抗。生活在空氣的懷抱、黃色光暈的陰影下和毫無情感的唱詩班的低吟聲中有什麼好? 

人應該化為岩石、樹木、流水和斷裂的大門。最好成為嘎吱作響的地板,而非那耀眼的顯而易見的完美。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17, 2021 at 11:20am

赫伯特散文詩·摘自神話 

最初是夜和風暴的神,一個無眼的偶像在那些蹦蹦跳跳的人面前,赤裸、沾滿血汙。然後,在共和時代,就有許多神了。帶著老婆、孩子,吱吱嘎嘎作響的床,並無惡意地響著雷霆。到最後只有那些迷信的神經過敏者,在口袋中裝著風趣的小塑像,象徵是譏諷的神。那時候已經沒有偉大的神了。

然後巴伐利亞人來了。他們也看重那譏諷的小神,他們用腳後跟把它踩碎,放進菜盤裏。

 

達文譯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13, 2021 at 12:03am

赫伯特散文詩·天氣

天空的信封裡有一封寄給我們的信。廣闊的空氣延伸出橘色與白色的寬條紋。一位溫柔的巨人出現在我們面前:他來回地搖擺,手持一個綁繫在粗棒上的閃亮的圓球。

據Alissa Valles以及Czeslaw Milosz與PeterDaleScott的英譯本,選自赫伯特1961年的詩集《客體研究》。錢冠宇譯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2, 2021 at 3:21pm


赫伯特散文詩·當世界靜止

這種情況很少發生。地球之軸發出刺耳的聲音,然後中斷。一切在彼時靜止:風暴、船隻,雲朵在山谷裡放牧。一切。甚至草地上的馬群也停住腳步,好像一局未下完的國際象棋。過了一會兒,世界繼續運轉。海水洶湧翻滾,山谷升騰起蒸氣,馬群從黑格走入白格。最後還能聽到氣流之間響亮的衝撞。
(據Alissa Valles以及Czeslaw Milosz與Peter Dale Scott的英譯本,選自赫伯特1961年的詩集《客體研究》。錢冠宇譯)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1, 2021 at 7:57pm


赫伯特散文詩·一個魔鬼


作為魔鬼,他是一個徹底的失敗者,甚至連尾巴都不能倖免。在他身後沒有又長又粗的黑色的毛茸茸的尾巴,而只滑稽地像兔子那樣伸出一條又短又軟的尾巴。他的面板粉紅,在左肩胛骨下方有一枚達克特金幣大小的標記。最糟的是他頭上的犄角,它們不像別的惡魔那樣向外生長,而是向內,向他的腦子裡生長。這就是為何他會如此頻繁地遭受頭痛的原因。

他很傷心,接連睡了好幾天。無論善惡,對他來說都不再重要。當他在街上走著,你能清楚地看到他肺部的玫瑰色翅膀的煽動。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ugust 31, 2021 at 8:35pm


赫伯特散文詩·空中的釘子

那是我生命裡最美好的藍天:乾燥,堅硬,純淨得讓人無需呼吸。空中巨大的天使正緩緩地現身。

直到我突然看見一枚生鏽的釘子,它被彎曲地釘入天堂。我想要忘記它,但是徒勞:我的眼角緊緊盯住那枚釘子。 

何物留在了我的天堂?蔚藍中一隻黑眼睛。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ugust 19, 2021 at 10:43pm


赫伯特散文詩·大象


實際上,大象極其敏感、容易激動。它們有狂野的想像力,有時能讓它們忘記自己的面目。當它們走進水中,它們閉上眼。看到自己的腿,它們沮喪地哭泣。


我知道一頭愛上蜂鳥的大象。它日漸消瘦,徹夜難眠,最後死於心碎。那些不懂大象的天性的人們說:它如此超重。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ugust 18, 2021 at 10:17am


赫伯特散文詩·物體


無生命的物體總是對的,不幸的是,無可指責。我從未見過一把椅子從一隻腳換到另一隻腳,或是一張床擡起它的後腿。還有桌子,即便很累也不彎下膝蓋。我猜想,物體這麼做是出於教學的考慮,為了不斷責備我們的善變。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