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詩選:望過原野看鳥群飛起

在那些更為惱人的次要理念中

洪堡先生*從他的旅途返回

事物邊緣的康科德**老家,他的主要理念是:

要放得下那些草地,樹林,雲朵,

不要把它們轉換成另外的事物,

這不過是太陽每一天的工作,

直到我們對自己說也許會有

一個苦思冥想的自然,一個機械的

並且有點可惡的操作對象***,不像

人的魂靈,盡管有點相似但要更大,

沒有他的文學也沒有他的神明……

但我們很可能超越了自己,生活在空氣裏,

在一種並不是為我們預備的生存環境裏,

難道能說這是我們為自己預備的嗎,太誇張了吧,

一件事物並不是為比喻或信仰安排下來的,

它不是我們慣於編造的那些陽性神話中的一個,

而是一個透明體,在其中有燕子穿梭,

沒有任何形體或任何形體之感。

我們所知在於我們所見****,我們所感在於

我們所聞,而我們的所在,超出神秘主義者的論調,

在於融合體*****的一片喧嘩,在天國之外,

至於我們的所思,風也似的一個瞬間,

一個運動中的一個運動部分,一個發現

中的一個發現部分,一個變化中的一個變化部分,

是色彩中的一股同時也是它的一部分。

這午後顯然是一個源頭,

太廣闊,太多彩,會多過平靜,

太近於思考會少於思想,

最隱晦的家長,最隱晦的教主,

一個來自沈思的日常的至尊,

在它特有的靜寂中來臨然後遠去。

我們在思考,不管太陽照耀或者不照。

我們在思考如同風掠過一口池塘一片田野

或者我們用鬥蓬蒙住我們的言辭因為

那同樣的風,飛揚又飛揚,發出的聲響

就像冬季結束時的最後一段弱音。

一個新的學者替代一個老的思索著

這首幻想曲的一個片斷。他尋求

一個能讓人說得明白的人。

靈魂來自於這個世界的這種肉體,

興許洪堡先生想的是:肉體所來自的那個世界

它遲鈍的律法造成了心智的一種做作******,

大自然的風格*******被一塊玻璃捕捉

然後這成為一個靈魂的風格,

一塊玻璃擠滿事物,它們能去多遠就去多遠。

* 包頭巾的人,turban,原指阿拉伯頭巾,詩中指伊斯蘭或其他宗教的教士、教徒。

** 洪堡先生,Mr. Homburg,人名,出處不詳。

*** 康科德,Concord,地名,同名城市很多,詩中所指不詳。字面有“和諧、一致”的意思,詩中強調的是這個。

**** 參見《我們所見即我們所思》。

***** 融合體,integrations,這是晚期史蒂文斯常用的一個概念,大意指種種所見所聞所知所感等融合(或綜合、總合、整合、集成、統合)為一個和諧的整體,從客觀事物到主觀感知最終都通過某種儀式性的沈思或冥想(meditation)而達到合一、和諧的高級形態。與中期史蒂文斯的“風琴”概念(harmonium,即和諧美妙的組合體)相比,“融合體”更高,更大,是一架架風琴的融合,是一整個風琴。參見《當地對象》。

****** 做作,affectation,“心智的做作”在史蒂文斯的概念中一般指思考(think)。另,“affectation”的詞形與“affection”(影響)相近。

******* 風格,mannerism,這裏尤指矯揉造作的風格、癖好。

羅池 譯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