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賡武教授:中國對西方“崇外事大” 對小國及其他文化不屑一看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王賡武教授指出,由於中國崛起,當今世界充滿新的可能性,難以定論出一個明確的規範。

他今日為由馬來亞大學中國研究所和孔子學院聯辦的“二十一世紀亞太形勢下的馬中關係”研討會,發表“新舊規範:區域中的中國”專題演講時,簡述從馬中建交之初的1974年至今的全球局勢變化。他指出,1974年處於冷戰中期,世界分為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和以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陣營,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國崛起為唯一的超級大國。


然而,他指無論是冷戰還是美國獨尊的世界,當時的規範是清楚的,但自從中國崛起以後,世界的規範充滿了不確定因素和新的可能性。


“以前是意識形態的政治鬥爭,但現在世界各國大都贊同資本主義,基本上都採取同樣的競爭方式,那這背後有何不同之處?”


美中是優越主義者


他指出,世界新規範的確立現有三個問題,一是美中優越主義的不同,二是美中所定義之區域的不同,三是美中海上實力的不同。


他解釋,美國和中國其實都是優越主義者,但前者以擴張的方式表現,而中國的優越主義則太自我中心。


“美國擴張式的優越主義基於傳教的概念,他們認為`你的東西不好,我的東西最好,我要把你變得跟我一樣好’,這是好意,但也導致他們在政治上作出許多干涉他國的事情。”


他指中國的優越主義恰好與美國相反,“自我中心是中國的傳統,基於`中國文化了不起,別人的文化都不如我的,我用不著理會別人’,中國只會考慮自己的利益,少有替別人設想的時候。”


中外交全球經濟存弱點


王賡武說,中國不干涉別人,但也不照顧別人的問題,認為別人的想法和價值觀不值一提,這是他在外交和全球化經濟方面的一大弱點。


他指中國輕視小國,但與此同時卻“崇外事大”,大量吸收外國的好東西,如印度的佛教和西方的科技。


“中國的心理是`強過我的向其學習,不如我的就置之不理’,小國感到被看不起,對中國又恨又怕。”


美干涉太多

中敵人漸多

他總結,美國干涉太多,搞得自己衰弱了,中國對外不聞不問,將失信於他國,未來的敵人將越來越多。


針對區域中的中國,他強調,美國和中國對“區域”
的定義是不同的,美國所指的“區域”是指亞太,即東亞、東南亞和太平洋周邊國家,而中國眼中的“區域”其實是三分之二為大陸邊界的周邊國家,只有三分之一才是包括東南亞在內的海洋國家。

“中國大陸與15個國家接壤,朝鮮、俄羅斯、阿富汗、巴斯斯坦、印度都不是簡單的國家,問題太多,所以相對於太平洋上的國家,他更顧慮大陸周邊國家。”


不過,他指源自日本的“海上絲綢之路”的概念提醒了中國應正視海洋的重要性。


中海運依靠英美


“中國30年以來的發展靠甚麼,就是靠海運,而海運需要海軍的保護,但中國的海軍在90年代才開始建立起來。”


他說,中國的海運需依靠英美海軍的支持,所以才認為美國處處限制中國的發展。(收藏自 30.10.2014 星洲日報)

Views: 16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April 8, 2015 at 12:46pm

外媒:中國建“新海絲”應先改善信任赤字

【亞太日報訊】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卻遭遇本區域的“信任赤字”問題。為此新加坡巡回大使許通美提出,中國應該說明,中國並不試圖借此塑造勢力範圍,不排除其他大國參與,也不尋求主導本區域的經濟或政治。

由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所和中國外交學會聯合主辦的第九屆新加坡-中國論壇9月2日天在香格裏拉酒店舉行,本屆論壇以“中國的海上絲綢之路——機遇與挑戰”為主題。“信任赤字”、南中國海主權糾紛、航行自由等話題,反復出現在對話中。

本區域課題專家王賡武教授(左起)、許通美教授及中國外交學會會長、中國駐新加坡原大使楊文昌2日天在第九屆新中論壇上,暢談中國“新海絲”構想的意義。來源:聯合早報網(陳來福攝)

報導指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2013年10月習近平訪問印尼,在印尼國會演講時提出的戰略構想。習近平當時肯定東南亞自古以來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表示願同亞細安加強海上合作,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之後,中國將推動“新海絲”作為重點外交任務,但是兩年來中國與一些亞細安國家在南中國海的主權紛爭與沖突,卻比“新海絲”的倡議更引人關註。

論壇上,新方主席、許通美教授在結語中肯定“新海絲”是合時倡議、宏偉的遠景。正如支持重建世界最古老大學、那爛陀大學(Nalanda University)一樣,許通美也支持重建中東、印度、東南亞、中國、韓國之間這條有千百年歷史的聯系。

但他坦言,實現這個願景目前還存在一些障礙。他建議各方公開表明保障海上航行自由、安全與遵守國際法是大家的共同利益,承諾在出現爭端時以和平手段處理,而不訴諸武力,相信這有助於“新海絲”願景的實現。

許通美本人沒有質疑中國的出發點。他在較早前回答提問曾說:“我想有些人誤以為習近平有一個不成文的議程,想創造一個勢力範圍……也有人擔心中國想重建明代的朝貢體系。”

對此,許通美明確指出:“這是不可能的,現在的情況與過去已很不同,這些誤解沒有合理依據。但是如果中國承認航行自由也是中國的利益,承諾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和平解決爭端,對鄰國會有幫助。”

中國學者:根本不存在南中國海航行自由問題

報導稱,在與會的中國學者看來,所謂的南中國海航行自由問題根本不存在,中國也已多次重申,願維護南中國海航行自由。

論壇中方主席、中國外交學會會長、原中國駐新加坡大使楊文昌就強調,自從1949年至今,中國從未與外國有航行自由問題,今天中國成為世界第一貿易大國,比過去更需要國際航行自由。

他強調:“我們需要航行自由,我們不會在南中國海制造麻煩,因為那就是給我們自己的商船找麻煩。我們需要通過麻六甲海峽、需要印度洋的和平和安全,如何實現?通過和所有人合作。”

楊文昌並不諱言:“中國的海軍還不是太強大,比美國要弱得多,即使俄羅斯海軍也比中國強。日本也有強大的海軍。所以,中國今天要的是更多生意、投資、文化交流,這將給大家帶來利益,包括西方國家。”

對“新海絲”倡議四種解讀

中國重提“海上絲綢之路”,除了中國領導人公開提出的加強合作目標外,是否還有其他戰略原因?

報導中提到了與會的新加坡歷史學家、東亞所主席王賡武教授從宏觀角度提出的四種解釋框架。

首先,中國可能希望通過表明中國自古就支持海上航行自由,來回應中國不支持海上航行自由的批評。王賡武也認為,說中國不支持海上航行自由是“荒唐”的。

第二種解釋是中國有意尋求18世紀前的主導地位,但王賡武不認可這種解釋,因為今時不同往日,中國已不是亞洲唯一的大國,不可能再回到過去。

第三種可能,是中國以建設“新海絲”來避免被圍堵,換言之,這是中國的防禦動作。王賡武分析說,中國一直擔心被圍堵,雖然美國等其他國家否認有意圍堵中國,但是中國不這麼理解。中外缺乏互信,中國於是提出“新海絲”來表明不會容忍被圍堵。

第四種解讀,則是中國以建設“新海絲”來回擊國際上只有“唯一霸權”,中國不接受一個唯一霸權永遠壟斷全球事務。

無論如何,王賡武認為,“新海絲”倡議所包含貿易、惠及各方的經濟關系,構建和平都價值,都值得正面看待。他最後建議,“新海絲”可以在知識經濟的傳播上發揮作用,作為科技、現代知識和現代價值理念的傳播通道。這個過程中,網絡空間和天空,與海洋同等重要。

王賡武說:“通過強化文化與軟實力含義,絲綢之路的故事將被賦予另一層意義。” (時間:2014-09-03,來源:亞太日報)

Comment by 蔡鎮鴻 on October 31, 2014 at 12:14am

豈只是國家的問題>>
"王賡武說,中國不干涉別人,但也不照顧別人的問題,認為別人的想法和價值觀不值一提,這是他在外交和全球化經濟方面的一大弱點。"
歸根究底,中國自秦統一,短短15年後漢起而代之,第一個有國家級典章制度的王朝,就開始獨尊儒術,所謂的"天地君親師"無形中已為這個國家,這個民族下了一個打不破的階級魔咒.天地無人能破,君居萬民之上,是一個連被統治的人,也奉行不變的唯一價值,所謂成者為王,敗者為寇,有智有力者無不競逐王位.
加上歷代的科舉制度,表面上是使窮人得以讀書考取功名,實質上是鼓勵人民向唯一的中央價值靠攏,王之外,讀書人養成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不為蒼生,只求王憐的全國奴才化的實質現象而不自知.
王與士互相作用的結果更形成"家天下"的現實及完全自私自利的文化.那狀元帶著皇上的鎬賞,錦衣榮馬,招搖回鄉,第一個向鄉民宣示的是"某家"已經跟你們不一樣了,以後輪到我振家風偉大了.有幾個想到的是如何造福鄉民,壯大國家經濟.看今天到了台灣,好不容易,選上個代表,還是有人第一個回到宗祠,趕快焚香祭祖,感謝祖宗把我生得好,有幾個真的感謝了選民的信服.我們都說"某某人"當上了"某某官",卻從來不知道"某某人"幹了四年八年",到底是做了那些"好差事"?
所以中國人不僅"不干涉別人,但也不照顧別人的問題,認為別人的想法和價值觀不值一提",就是中國人與中國人之間,也是如此,李家得勢了,就沒有劉家的片瓦,天要下雪了,竟管先把門前雪先除掃乾淨,絕不會互相協調,群策群力,集合大家的資源,來做一個總體的管理應用(沒有社會價值的概念),最好是賤民先拋家棄子共為王公幸福,才能快快分得一碗熱湯圓來暖身.我們從來不會考慮,我吃到湯圓了,那相處了一輩子的鄰居阿佰可餓到快死.所以朱家的山海關才倒了,全國就綁起了瓣子,穿起了馬掛,一點也不會為領了朱家一輩子的糧餉而心感不捨與婉惜,心裡想著你朱家活該欺悔我一輩子.所以魏家有錢了,只想到魏家更有錢,最好有錢到把中南海也買下來,那管得毒油會害死多少人.
所以世界的利益最好向中國集中,中國的利益只能向中南海集中,中南海的利益只能向當權的王集中.這麼大的壓力集中成一顆最強的炸彈,你說它不會爆,才怪.
蔡鎮鴻 2014.10.31

Comment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October 30, 2014 at 12:40pm

王賡武:美多干涉趨衰落 中國自我反樹敵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王賡武形容,美中呈現兩種不同的優越主義,前者幹涉太多,導致國家衰弱;後者不幹涉他國,進而樹立許多敵人。


他說,美國代表著數百年的西方傳統,它以擴張形式,以傳教為理由,希望把好東西和意識帶給別人,此舉已幹涉別人事務,影響美國在國際上行為。


“當幹涉的地方太多,傳教變成了政治化及擴張行為;美國希望以傳教方式,讓他國學習如何進步。”


他今天在21世紀的馬來西亞、中國與亞太區域國際研討會發表主題為“區域內的中國———新舊規範”專題演說時指出,中國的情況恰巧與美國相反。


王賡武說,中國推崇自我中心主義,只考慮本身利益,不為他人著想,其基本概念來自中華文化,認為中華文化了不起。


“對於中國的自我中心論,說好聽是不干涉他人事務,事實上卻是不考慮別人想法或文化價值觀,這構成了弱點,尤其是應對全球化經濟。”


中美應融合優越主義


他建議中美應融合優越主義,即是美國沖淡,以及中國加強對外的興趣。


“對中國而言,過去幾千年都是如此,只有維護好中華文化,別人的文化不值得理會和考慮,不過,對於好的東西,中國卻努力吸收,把佛教帶進中國就是最好的例子,為中國文化加入一層進步思想。”


東協前途靠兩大洋


王賡武說,對於西方科技,只要是富強秘訣,中國都願意學習,自己搞好就夠了,完全不理會別人弱點,其中對小國犯下最多錯誤。


他指出,美國區域是東南亞和南太平洋,中國的區域則是大陸問題,因為中國三分之二是陸地,三分之一海洋,因此顧慮大陸遠比海洋來得重要。


他認為,雖然中國面對大陸邊界問題,不過海上絲綢之路顯示中國也要顧慮到海洋,因為中國過去30年的發展是依靠海運,海洋的重要不僅是政治問題,它在經濟上也非常重要,因此中國非常認真看待航海自由。


談到東南亞,王賡武分析,東南亞五分之四為海洋,在這種情況下,東協的前途,和印度洋及太平洋有著重要關系。


“目前全球化經濟朝東移,若移到亞洲,作為中心點的東南亞顯得十分重要,東協必須統一,以建立穩定和平集團,對付各方國家可采取健全政策。” (收藏自30.10.2014 南洋商報 )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