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敬文《談中國民俗》(9)民間美術與民族文化的保存、發展

民族文化的保存、發展關系到能不能正確、有效地吸收和消化外來文化的問題。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生活在世界上卻采取與世界文化隔離的辦法是不會有好效果的。為什麽在漢唐時代,特別是在唐代中國文化有相

當的發展,這與當時開放西域,開辟海道通商,吸收別的民族的文化有關系,或者說這是使它得以發展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我們今天實行開放政策,改變過去的文化封鎖狀態,完全是正確的、必要的。但是,在開放過程中,外國的東西不但要進來,而且會沖過來,湧進來,像潮水一樣,假如我們固有的東西不能保住,不能在自己的根基上發展前進,那麽,至少在文化上可能成為外國文化的附庸。對我們這樣一個有著悠久歷史,文化相當豐富的多民族國家,這種情況是不可想象的,也是不能允許的。任何一個沒有自己文化的民族,不管它的物質方面如何“發達”,它在精神方面也必然成為外國文化的俘虜。所以,我們一方面要接受吸收外國的好東西,特別是科學技術,即使一般的生活文化,只要是好的,就拿來作為我們的文化補養。另一方面,還要警惕和抵制那些腐朽文化的侵襲,假如我們沒有自己的東西或者說自己的東西不能保存下來,不去發揚光大,要想抵制外國文化的不良 影響,那也是很困難的,甚至是不可能的。

世界上有些國家有過這種事例和教訓,日本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輸進了大量的美國文化,許多學者都去過美國。連國民日常生活方式也改變了,幾乎把他們原有的文化都擠掉了。日本現在的朝野人士很重視他們原有的傳統文化,如祭歲、鼓勵人們欣賞傳統的歌舞等。目的就是要求他們的人民和青年,腦子裏能時常記掛著本民族固有的東西。現在法國的文化界人士也很重視保護他們固有文化的工作,抵制美國文化的侵襲。這裏我只是舉一兩個例子,說明保存、發展和吸收的關系。

僅從民間藝術的角度看,我們實在是一個非常富有的民族。中國的民間藝術真是一個海洋,這個海洋,我們應該好好地利用它。利用不僅是保留下過去的東西,更重要的是使它作為我們民族文化的根本及精神力量的一種支柱,進而創造社會主義新文化。沒有這個基礎,創造的新東西就沒有根,民族化的重要性就在這裏。發展民族文化必須有自己的特點,沒有特點,意義也就不大了。民間美術是風俗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年輕時就比較重視它。記得在上世紀30年代,我在杭州召開了一個“民間繪畫展覽會”,展出民間木刻印畫和神馬之類。僅在浙江 一省,隨便收集一下,就有3000多件展品。收集到了,我們看到了,也就知道了。從全國範圍講,我們不知道的東西比知道的要多得多。比如高密的撲灰畫技術,我就沒有聽說過。

一滴水的意義是不能低估的。一個高密縣在短時期內就搜集到30個品類,1000多件物品,1000多件與我國擁有的這方面藏量相比,當然是很少的,但是,這次收集不但顯現了本身的工作,還起了帶動作用。如果各個縣的人都能想想:“我們縣也有許多好東西啊!為什麽我們不收羅、不挖掘、不展覽、不整理呢?”那就好了!關於今後的工作,希望你們一方面繼續挖掘作品、發現藝人、培養新秀,一方面把收集來的作品,不論多少,分類編目,可以利用現代技術,如照相、錄音錄像等,進行科學的分類整理,然後編成目錄,傳播出去。同時,假如有兩三位同志進行適當的研究工作,意義就更大了。本地人研究本地的文化物產最方便,最有利。民間美術是一個地區整體文化的一部分。民間美術與人民的生產活動,人民的社會組織以及其他文化方面構成一個地區完整的文化整體面貌,它並不是孤立的東西。有些外國學者把民間美術研究稱作“地區文化研究”是有道理的。高密縣的人研究本縣和附近幾個縣的民間美術,由於範圍小,容易看清它們的文化關系,由於他們從小在那裏長大,熟悉那裏的一切,也容易取得成就。若能從本地特點中摸索出規律,揭示出內在聯系,既有一定的典型性,對全國也是有意義的。


皮影戲觀後


皮影戲是民間藝術的一個特殊種類,因為皮制人物和布幕舞台等特殊條件,使它過去只限於表演幻想性、誇張性的題材。回想那靈活的、色彩絢麗的種種形象,同時耳朵邊還回蕩著那些優美的歌唱和音樂,不免為劇中那些悲苦的情狀蹙眉頭,為那些滑稽風趣的動作、對話愉快地一笑……

總之,那個面積不大但光亮的窗子上所映射出來的形態、動作和波蕩開來的聲音,是富於魅惑力,是具有強烈的沖擊力的。其實,皮影戲能夠表現的題材範圍是相當廣泛的,至少那種說它不能夠或不容易表現現實生活題材的老說法應該毫不吝惜地拋棄。《劉胡 蘭》這個現代革命鬥爭故事劇目演出的成功,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關於這種戲劇的起源,雖然現在只有一些神話、傳說或揣測的說法,可是,遠在宋朝,它已經確實存在,並且在一些主要方面和這種戲劇的情形大致相近了。以它內容的豐富有趣,以它表現的巧妙,加上設備簡單,易於流動,對於過去城鄉的廣大人民(特別是農村的貧苦人民),正是一種容易接近、樂於接受的文化食糧。

今天,皮影戲這種民間藝術已經有著煥然一新的面貌和精神。它要跟其他姊妹的劇種一樣,用它提高了的內容和演技,對千千萬萬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起到精神上的愉悅和激勵的作用。它具有這種使命,也富有這種能力。

首先,我以為可以擴大各種題材的劇目,尤其是取材於現實生活,特別是革命鬥爭生活的劇目。幻想性題材的劇目(神話、傳說等題材的劇目),在這種戲的傳統劇目上,我想一定不少。但是,它還可以適當增添一些新的題材。因為這種戲劇在表現這類題材上更容易顯示出自己的優點,而這類題材在我國傳統及近代的人民創作中又是一個取用不竭的寶庫,其中有許多還是經過其他的藝術形式(如說唱等)或別的劇種運用過,並且取得成功的。

在擴充劇目的問題上,我還想到幽默、諷刺故事的題材,換一句話說,就是希望新編演一些取材於民間笑話或喜劇性的現實生活故事的劇本。這不僅是為了適應人民精神生活的某些需要,也是要使這種劇種便於誇張的特點能夠更好地發揮。已有的腳本似乎不妨慎重地改動一下。自然,要的確勝過原來的,又沒有顯著的副作用(如破壞劇情的統一性或固有風格等)才好。至於新編寫的腳本,這方面自然比較容易處理了。文字既是整個戲劇的一部分,又是它相當重要的一部分,而且那些唱詞又是映在字幕上,因而白紙黑字清楚地印入廣大觀眾腦裏的,這就必須盡可能地使它完美些。這樣做,歸根結底,是要使整個戲劇發生更大的魅力,發揮更深入的作用。

再次,我覺得在常用技術上,有些地方也可以考慮改進。例如更好地處理劇中活動人物和人物的活動部分。就我所看到的大多數劇目,活動人物大都限於一個主角,那主角的活動部分往往又限於一只手和頭、胸部。是否可以考慮:在某些較多人物出場的場面中,活動人物的範圍和人物活動的部分適當擴大些?又如人物轉動方法也要改善。 在演出時,由於劇中多少影響了觀眾的註意力和感染力。

從皮影戲的地域分布看來,它無疑是世界性的一種藝術,而中國的這曾經有好些外國研究員記錄和談論過它。他們把我們這方面的情形寫在《世界傀儡戲年鑒》

《世界各國的傀儡劇》裏,或撰成《中國影子戲》一類的專著刊布,有的大學的演劇部還演出過我們這種戲劇。

對於這種有世界聲譽而又在新社會裏繼續發揮著作用的民間藝術,我們在整理、研究工作上怎麽能夠不盡更大的努力呢?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