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話沒有講完,海棠的假母也從門里跌了進來,帶了哭聲叫著說:

“海棠,不好了,快起來,快起來!”

質夫把衣服穿好之後,問海棠說:

“你的值錢的物事擺在什麼地方的?”

海棠一邊指著那床前的兩只箱子,一邊發抖哭著說:

“我的小寶寶,我的小寶寶,小寶寶呢?”

質夫一看海棠的樣子,就跳到里間房里去,把那乳母的小室寶拉了出來,那時的火焰已經燒到了里間屋里了,質夫吩咐乳母把小孩抱出外面去。他就馬上到床上把一條被拿了下來攤在地板上,把海棠的幾件掛在那里的皮襖和枕頭邊上的一個首飾丟在被里,包作了一包,與一只紅漆的皮箱一並拖了出去。外邊已經有許多雜亂的人沖來沖去的搬箱子包袱,質夫出了死力的奔跑,才把一只箱子和一個被包搬到外面。他回轉頭來一看,看見海棠和她的假母一邊哭著,一邊擡了一床帳子跟在後面。質夫把兩件物事擺下,吐了一口氣,忽見邊上有一乘人力車走過,他就拉住了人力車,把箱子擺了上去,叫海棠和一個海棠房外使用的男人跟了車子向空地里看著。

質夫又同假母回進房來,搬第二次的東西,那時候黑煙已經把房內包緊了。質夫和假母擡了第二次東西出來的時候,門外忽遇著了翠雲。她披散了頭發在那哭喊。質夫問她,怎麼樣?她哭著說:

“菊花的房同我的連著,我一點東西也沒有拿出來,燒得干干凈凈了。”

質夫就把假母和東西丟下,再跑到翠雲房里去一看,她房里的屋椽已經燒著坍了下來,箱子器具都炎炎的燃著了。質夫不得已就空手的跑了出來,再來尋翠雲,又尋她不著,質夫跑到碧桃房里去一看,見她房里有四個男人坐著說:

“碧桃、荷珠已經往外邊去了。她們的東西由我們在這里守著,萬一燒過來的時候,我們會替她搬的,請於老爺放心。”

原來荷珠、碧桃的房在外邊,與菊花、翠雲的房隔兩個天井,所以火勢不大,可以不搬的,質夫聽了便放了心,走出來上空地里去找海棠去。質夫到空地里的時候,就看見海棠盡呆呆的站在那里。

因為她太出神了,所以質夫走上她的背後,她也並不知道。質夫也不去驚動她,便默默的站在她的背後,過了三五分鐘,一個四十五六,面貌瘦小,鼻頭紅紅的男人走近了海棠的身邊問她說:

“我們的小孩子呢?”,海棠被他一問,倒吃了一驚,一見是他,便含了笑容指著乳母說:

“你看!”

“你驚駭了麼?”

“沒有什麼。”

質夫聽了,才知道這便是那候差的人,那小娃娃就是他與海棠的種了,質夫看看那男人,覺得他的面貌,卑鄙得很,一聯想到他與海棠結合的事情,竟不覺打起冷痙來。他搖了一搖頭,對海棠的背後丟廠一眼輕笑的眼色,就默默的走了。

那一天因為沒有風,並且因為救火人多,質夫出巷外的時候火已經滅了。東方已有一線微明,雞叫的聲音有幾處聽得出來。質夫一個人冒了清早的寒冷空氣,從灰黑清冷的街上一步一步的走上北門城下去。他的頭腦,為夜來的淫樂與搬火時候的雜鬧攪亂了,覺得思想混雜得很,但是在這混雜的思想里,他只見一個紅鼻頭的四十余歲的男子的身體和海棠矮小灰白的肉體合在一處,浮在他的眼前。他在遊藝場中感得的那一種孤獨的悲哀,和一種後悔的心思混在一塊,籠罩上他的全心。



第二天寒空里忽又蕭蕭的下起雨來,倪龍庵感冒了風寒,還睡在床上,質夫一早就跑上龍庵的房,將昨晚失火的事情講給了他聽,他也嘆著說:

“翠雲真是不幸呀!可惜我又病了,不能去看她,並且現在身邊錢也沒有。不能為她盡一點力。”

質夫接著說:

“我想要明先出五十元,你出五十元,我出五十元,送她。教她好做些更換的衣服。下半天課完之後,打算再進城去看她,海棠的東西我都為她搬出了,大約損失也是不多的。”

這一天下午,質夫冒雨進城去一看,鹿和班只燒去了菊花、翠雲的兩間房子和海棠的里半間小屋。海棠的房間,已經用了木板修蓋好,海棠一家,早已搬進去住好了。質夫想問翠雲的下落,海棠的假母只說不知道,不肯告訴質夫,質夫坐了一會出來的時候,卻遇見了碧桃。碧桃紅了一紅臉,笑質夫說:

“你昨晚上沒有驚出病來麼?”

質夫跑上前去把她一把拖住說:

“你若再講這樣的話,我又要咬你的嘴了。”

她討了饒,質夫才問她翠雲住在什麼地方。她領了質夫走上巷口的一間同豬圈似的屋里去。一間潮濕不亮的丈五尺長的小屋里坐滿了些假母妓女在那里吊慰翠雲。翠雲披散了頭發,眼睛哭得紅腫,坐在她們的中間。質夫進去叫了一聲:

“翠雲!”

覺得第二句話說不出來,鼻子里也有些酸起來了。翠雲見了質夫,就又哭了起來。那些四周坐著的假母妓女走散之後,翠雲才斷斷續續的哭著說:

“於老爺,我……我……我……怎麼,……怎麼好呢!現在連被褥都沒有了。”

質夫默坐在了好久,才慢慢地安慰她說:

“偏是龍庵這幾天病了,不能過來看你。但我已經同他商量過,大約他與許明先總能幫你的忙的。”

質夫看看她的周圍,覺得連梳頭的鏡盒都沒有,就問她說:

“你現在有零用錢沒有?”

她又哭著搖頭說:

“還……還有什麼!我有八十幾塊的鈔票全擺在箱子里燒失了。”

質夫開開皮包來一看里面還有七八張鈔票存在,但拿給了她說:

“請你收著,暫且當作零用罷。你另外還有什麼客人能幫你的忙?”

“另外還有一二個客人,都是窮得同我一樣。”

質夫安慰了她一番,約定於明天送五十塊錢過來,便走回學校內去。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