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織結束熟食店的打工後,回到家已過晚上八點。平常她習慣立刻換運動服,但今晚決定穿著外出服等冬樹進門。

今天下午五點多,香織收到冬樹的簡訊,說是找到可能錄用他的公司,馬上要去面試。香織原本打算,冬樹若順利錄取,兩人便到附近的居酒屋慶祝──冬樹點最愛的啤酒,我就來杯烏龍茶吧。

然而,冬樹遲遲不見人影。時針很快通過九點,到了十點依舊沒消息,打手機也沒接。於是,她傳簡訊關切:“你在哪里?我很擔心,看到留言回我一下。”

大概是面試沒通過吧,之前也曾發生類似的狀況。冬樹告訴她,要去應征池袋一家飛鏢酒吧的店員,但直到天亮都沒回來。香織不安地外出找人,發現他醉倒在公園,身旁的啤酒空罐堆成小山。一問之下,才曉得店家以“表情太陰沈”為由拒絕他。大受打擊的他自暴自棄,跑去便利商店買一堆酒狂灌。雖然這行徑很傻,香織卻頗能理解他的心情。他肯定是覺得沒臉見女友,也很氣自己這麽沒用吧。

至於冬樹今天前往哪里面試,香織並不清楚,但應該不是服務業。因為冬樹天性木訥,不擅長與別人相處,一旦面對陌生人,便會當場口吃。

他常說,還是面對機械比較輕松。實際上,他至今幾乎都在工廠上班。這次同樣想找類似的工作,但或許是不景氣,加上他本身有些狀況,人力派遣公司那邊一直沒適合的職缺。

不過是工作沒著落,幹嘛這麽自責?盯著手機屏幕顯示的時間,香織暗想。待機畫面是兩人慶祝聖誕節的合照。

剛過十一點不久,手機響起,是冬樹。香織立刻接起,連珠炮似地說:“喂,冬樹嗎?你在哪里?”

一時之間,電話那頭沒響應,但似乎也沒掛斷,因為背景隱約傳來車輛駛過的聲響。“喂?”香織又喚一次。

“香織,”冬樹終於出聲,卻是痛苦的呻[yín]:“怎麽辦?我犯了不該犯的錯……”

“咦?”

“這下糟糕了,怎麽辦才好?”

“等等,你到底犯甚麽錯?講清楚呀!”

沒等到他的回答,電話就切斷。香織連忙回撥,卻只聽到待接訊號,一直沒人接。

香織一頭霧水,究竟是怎樣的情況?冬樹幹了甚麽事?

焦急的香織不停按下重撥鍵,不曉得撥出幾十次時,好不容易接通。


“喂?”對方先出聲,卻不是冬樹的嗓音。香織嚇得說不出話,對方繼續道:“喂,聽得見嗎?”

香織咽下口水,“請問……你是誰?這是冬樹的手機吧?”

“我是警察。”

對方出乎意料的響應,教香織錯楞不已。

“警察?”

“這支手機的所有人是八島冬樹先生,對吧?駕照上寫的是這個名字。”

“對……”

為甚麽要查看他的駕照?

“八島先生出車禍,正送往醫院。”

“啊?”香織腦中一片空白。車禍?怎麽會?剛剛不是還在通話嗎?由於太過震驚,她竟一時問不出口。

“抱歉,妳是哪位?和八島先生是甚麽關係?”

“我是他的同居人。呃,您說車禍是怎麽回事?他的傷勢如何?”

“目前詳情不明。不好意思,方便確認一下妳的姓名嗎?手機通訊簿標記著‘香織’,所以是香織小姐本人嗎?”

“是的,我叫中原香織。”

“好的。中原小姐,請別關機,之後我們可能會用別支電話打給妳,到時就麻煩了。”對方迅速交代完便掛斷。

香織楞在原地。究竟發生甚麽事,她毫無頭緒。

算得上線索的,只有冬樹的幾句話。他說“犯了不該犯的錯”、“這下糟糕了”,所以是面試出狀況嗎?可是怎會與車禍扯上關係?
是自殺嗎?這個臆測掠過腦海,隨即被她排除。不過是沒錄取,不可能沮喪到想死吧?但聽電話里的語氣,他顯然情緒相當低落。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