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伽丘 《十日談·第十日》故事 5

狄安瑙拉太太為安薩多糾纏不已,推說他若能在正月里布置出一個萬紫千紅的花園,她就讓他如願。安薩多重金聘請魔術師作法,果然辦到了。她丈夫知有此事,便叫她去履約,安薩多聽得她大夫如此慷慨,立即讓夫人取消諾言。

這一群愉快的青年男女,沒有哪一個不是盛讚金第先生,簡直把他捧上了天。國王命令愛米莉亞接下去講一個故事,愛米莉亞胸有成竹,仿佛早已作好準備,開始說道:

溫雅的小姐們,金第先生的慷慨大度,實在是誰也不能否認,可是,如果誰認為他這種豪舉是絕無僅有,那我倒很容易舉出反證。諸位聽了我這個短短的故事,就知道我說的不是假話。

弗留里這個國家,雖然氣候寒冷,卻是山明水秀,景色絕佳。那里有個城市,名叫烏丁,這城里從前出過一個美麗的貴婦人,名叫狄安瑙拉,她的丈夫吉爾貝托是當地的一位豪紳,為人很是風流瀟灑。她因為長得美貌。給一位名叫安薩多·格拉登斯的爵爺愛上了。他地位既高,驍勇過人,為人又殷勤多禮,所以遠近聞名。他因為熱愛這位夫人,想盡了辦法去博取她的歡心,情書也不知寫了多少,可是都是枉費心機。

後來那位夫人見他這麽糾纏不清,實在有些討厭了。無奈盡管她一次次拒絕,他還是不肯死心,依舊在愛她,求她;她便決心向他提出一個離奇的要求,叫他知難而退;因此有一天,她就對那個經常替他作說客的婦人說道:

“好大娘,你一再對我說過,安薩多先生愛我勝於一切;他曾經送給我多少寶貴的禮物,我都叫他自己留著受用,因為我決不會見了他的財物就動心,而去愛上他,滿足他的心願上;不過,如果我能夠相信他當真是象你所說的那麽愛我,那我一定會愛上他,叫他稱心如願。我現在只求他一件事,他倘若辦得到,我才能相信他是真的愛我,那我自然也願意聽他吩咐。”

那女人說:“那麽夫人對他有什麽要求呢?”

夫人說:“我的意思是這樣,下個月就是正月,我要他在這城市附近開辟一座花園,園里要象五月里一樣,長滿了紅花綠草,還要有蔥郁的樹木;如果他辦不到,那麽就請他再也不要打發你或是任何人到我這里來了;倘若他還是糾纏不清,我就不會再替他在我丈夫和我家里人面前保守秘密了,我一定要把這事情告訴他們,叫他們把他攆走。”

安薩多聽了那位夫人的要求和許諾,覺得實在是個難題,幾乎不可能辦到,也明知那位夫人提出這個要求,無非是叫他死了這條心,可是他依然要想盡辦法試一試。他於是到處去打聽,是否有人能夠在這件事情上替他出個主意,想個辦法。最後他果然找到了一個魔術師,答應用魔術替他辦到這件事,只要他肯給以重酬。安薩多豈有不願之理,所以立即答應,然後高高興興地等待著指定的日子來到。

到了那天,天氣嚴寒,遍地冰雪。在新年的前夜,那個魔術師選擇了城郊的一塊草地施展魔術,據當時一些親眼看見的人說,第二天早上那里居然出現了一座美麗無比的花園,園里草木蔥蘢,還結滿了各色各樣的果子。安薩多先生看得高興極了,連忙采了幾種最美麗的花,最好的水果,悄悄送去獻給那位夫人,還邀請她趕快來欣賞她所要求的花園,也好知道他究竟愛她愛到如何地步,又向她提起她自己許下的莊嚴諾言,她既是個講信義的夫人,就得設法踐約了。

那夫人早已聽人家紛紛說起那個奇跡似的花園,一會兒又看見送來了鮮花水果,很有些悔諾之意。她雖然悔恨,可還是存著極大的好奇心,想要去看看那些奇跡,便和城里其他幾位夫人一同去觀賞那座花園。她見了之後,讚不絕口,又驚異不置,等到回得家來,想起了自己這一下非得踐約不可了,真是說不出的悲傷。她因為心事重重,免不了流露出一些形跡,她丈夫看見了,就再三詢問她是何原因。起初她因為此事實在難以啟齒,一言不發,後來被逼不過,只得把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向她丈夫和盤托出。

吉爾貝托聽了,先是非常氣憤,後來再一想,他妻子這種用心完全是純潔的,便按下了氣憤,說道:

“狄安瑙拉,一個謹慎而貞潔的女人,根本就不要去理睬那些牽線的人,更不應該拿自己的貞潔去跟人家講條件。對於一個墮入情網的男人來說。一旦把這些話聽進耳里,記在心里,就會生出一種遠非人們所想象得到的力量,天大的難事也能辦得到。你去聽那些牽線的人的話,這就是一個大錯;以後又提出條件,那更是錯上加錯。不過我知道你的動機是純正的。為了解除你自己的諾言所加給你身上的束縛,我姑且允許你做一次任何男人也難以答應的事;這也是為了生怕安薩多受了你的欺騙,會叫那個魔木師來加害於我們。我看你勢必到他那里去一次,如果能設法履行你的諾言,而又不損害你的貞操,固然是好,萬一不能保全貞操,那也只得失身一次於他,只要不把靈魂輸給他就是了。”

他妻子聽了他的話,痛哭流涕,怎麽樣也不肯接受他這份寬大的情意。可是不管她怎樣表白,他非要她這樣做不可。於是第二天天一亮,他妻子起來胡亂打扮了一下,就帶了一個貼身侍女,由兩個仆人在前面引路,去到安薩多先生家里。安薩多聽到意中人來了,大為驚異,馬上把那個魔術師請來,跟他說道:

“你瞧,你的高明的本領給我帶來了多麽珍貴的寶貝啊!”

接著他就走出去迎接那位夫人,極其恭敬得體,沒有流露出一點輕薄。於是三人一同走進一間華麗的內室,室內生著一大盆火。安薩多先生讓她坐定之後,就說:

“夫人,我愛你愛了這麽久,如果我這一份愛情還值得你給我一點報答的話,那麽,我請求你告訴我一聲,你這麽早趕到我這兒來,而且帶了這些人來,是為了什麽事?想來你不致於不屑回答吧。”

夫人滿面羞慚,眼淚汪汪地回答道:

“大爺,我來到這里,既不是為了愛你,也不是為了有約在先,迫不得已;而是我丈夫命令我到這兒來的。你雖然用情不正,他卻體念你為我費盡心機,因此也顧不得我和他自己的名譽,打發我到這里來了。我奉了他的命令而來,準備讓你這一次得到滿足。”

安薩多剛才一見她進來,已是十分驚異,如今聽了她這番話,更是驚異不置。吉爾貝托宏大的氣量使他大為感動,他本來的滿腹欲念都化作了一腔同情,說道:

“夫人,聽了你的話。我覺得既是你丈夫這樣顧念我對你的愛情,若是我再玷汙他的名譽,那實在是天主所不能容忍的。我現在要把你當作親姐妹一般,留你在這兒待一陣,你愛什麽時候回去就什麽時候回去,只希望你代我好生謝謝你的丈夫,還請你從今以後把我看作你的兄弟,你的仆人。”

夫人聽了這話,喜不自勝,立即說道:

“我憑你以前的高尚的行為,斷定今天來到府上,不會有什麽意外,一定會得到你的寬恕;我一輩子都會感激你的!”

說完,她就告辭回家,安薩多還派了好些人一路護送。回到家里,她把這一切情形都告訴了她丈夫吉爾貝托,他從此果然和安薩多結成了極其親密的朋友。再說那位魔術師,安薩多把酬金如數給他,他因為看見吉爾貝托居然有那種雅量,並不計較人家看上了他的妻子;而安薩多對自己的意中人也居然那樣大度,他便說道:

“我看見吉爾貝托先生慷慨到竟連自己的名譽也在所不惜,你連自己的愛情也可以舍棄,倘若我連幾個酬金還舍不得放棄,那真是上天所萬難容忍了!我知道這筆錢對你是大有用處的,所以我希望還是由你留著吧。”

安薩多先生覺得不好意思,再三請他把錢拿去,至少也得拿一部分,可是他哪里肯收?三天以後,魔術師把那座花園撤掉,接著就告辭而去。安薩多祝天主降福於他。從此安薩多完全打消了對那位夫人的淫念,只是對她懷著一種正當的敬愛。

可愛的小姐們,你們覺得這個故事怎麽樣?金第固然讓他的情人歸於她原來的丈夫,但是當初他的情人可說已經死了,那時候,他本已絕望,感情也冷淡了;而安薩多則是好容易把自己追求了好久的意中人弄到手,當時他的熱情只有比以往更為熾熱,燃起了新的希望,可是他竟然慷慨大度,抑制了淫欲;這兩件事比起來,哪一件更值得我們讚美呢?如果有人認為這兩件慷慨行為能夠相提並論,那在我看來,未免太可笑了吧。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