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飛:國際軟實力傳播戰略分析(5)

四、總結

源於文化、制度、價值觀之上的軟實力,確實是一種重要的力量體現,但這種力量是需要有硬實力支撐的。畢竟跨文化溝通可以澄清事實進而有利於化解沖突,但兩情相悅也未必能建立起平等的權力的關系。二次世界大戰都與歐洲強國有關,顯然不是因為卷入的歐洲列強之間有多少的價值觀、體制和文化的差異(這與十字軍東征不同),而是因為利益沖突。戰與和,不是因為溝通才化解,而是硬實力在說話,是利益分割的妥協與平衡而短暫休止。也許正是認識到這一點,美國現代國際政治理論奠基人、古典現實主義大師漢斯·摩根索(HansJ.Morgenthau)明確表示不讚成將人權、民主等屬於意識形態的東西摻雜進美國的外交政策中去,認為外交政策的第一考慮應是美國的國家利益[42]。哈佛大學教授塞繆爾·亨廷頓(SamuelHuntington)也認為,硬權力決定軟權力,或者硬權力是軟權力的基礎。他認為,物質上的成功使文化和意識形態具有吸引力,而經濟和軍事上的失敗則導致自我懷疑和認同危機。[43]

 十八大以來,新一屆領導集體多次提出中國夢問題,這是一個充滿張力的概念。如何深入理解、詮釋和傳播好“中國夢”、“中國的核心價值體系”,向世界說明中國的道路、理論體系和制度是下一步推進中國國際軟實力傳播的難度與重點。需要指出的是,習近平已經明確指出了中國夢和美國夢是相通的。如果在國際傳播場,試圖割裂中國夢與美國夢、英國夢、印度夢的聯系,不承認中國的核心價值與世界各國核心價值可溝通性,那麽,中國的軟實力傳播就存在嚴重的斷裂。

 

 註釋

 [1] 周憲編著:《文化研究關鍵詞》,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第337頁。

 [2] Nye, Joseph S.,Bound to Lea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 Basic books, New York, 1990,p.33.

 [3] [美]約瑟夫·奈:《硬權力與軟權力》,門洪華編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第97-111頁。

 [4] See Joseph S. Nye, Soft Power: 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2004, pp.2、11.

 [5] Robert Keohane and Joseph S . Nye .Jr., Power and l Interdependence in the Information Age, Foreign Affairs,September/October 1998.

 [6] 張小明:約瑟夫·奈的“軟權力”思想分析,《美國研究》2005年第1期。

 [7] [美]約瑟夫·奈:《柔性權利》,吳家恒、方祖芳譯, 台北:時報文化2006年版,第56頁。

 [8] Joseph S. Nye, The Challenge of Soft Power , Time ,1999 ,February22 :21.

 [9] Joseph S. Nye, Soft Power: 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2004,p.25.

 [10] [美]約瑟夫·奈:《硬權力與軟權力》,門洪華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第118頁。

 [11] See Suzanne Nossel, Smart Power, New York :Foreign Affairs, Volume 83, Issue 2 , March/April 2004, p131.

 [12] Joseph S. Nye, Jr. , Think Again: Soft Power,Foreign Policy , 1 March, 2006,p. l.

 [13] 參見尹斌:《軟實力外交:歐盟的中東政策》,北京:光明日報出版社2010年版,第19-20頁。

 [14] Joseph S. Nye: Bound to lea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 New York: Basic Books, 1990, pp. 32~33.

 [15] Joseph S. Nye: Bound to lea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 New York: Basic Books, 1990, pp. 33.

 [16] 約瑟夫·奈:《美國霸權的困惑:為什麽美國不能獨斷專行》, 鄭志國、何向東、楊德、唐建文譯,世界知識出版社2002年版,第104頁。

 [17] [美]約瑟夫·奈:《柔性權利》,吳家恒、方祖芳譯,台北:時報文化,2006年版,第19-20頁。

 [18] [美]約瑟夫·奈:《柔性權利》,吳家恒、方祖芳譯,台北:時報文化,2006年版,第19-20頁。

 [19] [美]約瑟夫·奈:《柔性權利》,吳家恒、方祖芳譯,台北:時報文化,2006年版,第20頁。

 [20] 亨利·基辛格曾指出,美國的對外政策中歷來存在著一種顯而易見的矛盾:一方面,沒有一個國家“在日常外交活動中比美國更務實”,而另一方面,又沒有一個國家像美國那樣“一廂情願地認定美國的價值觀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參見亨利·基辛格:《大外交》,海南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10頁)。羅伯特·達爾也認為:“美利堅是一個高度註重意識形態的民族,只是作為個人,他們通常不註意他們的意識形態,因為他們都讚同同樣的意識形態,其一致程度令人吃驚。”(轉引自傑裏爾·A.羅賽蒂:《美國對外政策的政治學》,世界知識出版社1997年版,第354頁)。由此可以意識形態在美國外交政策中的地位是什麽突出的。

 [21] 溫燕、陳偉等:“巧實力”外交欲改變美國,《環球時報》2009年1月16日第7版。

 [22] 引自陳潔華:日本積極謀求參與歐洲事務,《國際展望》1990年第12期。

 [23] 參見[日]堀內生太郎:日本基金會的歷史與發展,《國外社會科學》2007年第4期。

 [24] [法]弗雷德裏克·馬特爾:《主流——誰將打贏全球文化戰爭》,劉成富等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2年版,第214頁。

 [25] Christopher B. Whitney & David Shambaugh, "Soft Power in Asia: Results of a 2008 Multinational Survey of Public Opinion", the 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 in partnership with East Asia Institute,(2016-01-14 愛思想網站)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