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想著你,就不怕行走的孤單(上)

想著你,就不怕行走的孤單

這一夜,居然連夢都沒做就過去了。睜開眼的時候,窗外已經大亮。

我收拾好行裝,下樓退房。今天計劃休養生息,坐班車到芒康,然後好好休養,做好在西藏打持久戰的準備。

出門之後,看見索朗木措靠在摩托車前,正對著旅館。

那一霎,心裏是溫暖的。我問他:“你在這裏多久了?”

他說:“我來送你。”

下山的路很多急拐彎,可是風景已經變得秀麗多彩,有種植青稞的田地,常青的樹林,少不了的還有藏民房屋。

很奇怪,大家都說藏民兇殘,為什麽我從甘南到這裏,遇見的藏人都如此親切?

我掏出兩支棒棒糖,笑瞇瞇遞給他一支。

直到我上了前往芒康的大巴,他也沒有離開,隨著汽車開動,索朗木措的身影越來越小,最終消失在視野盡頭。

我拍了拍他,說:“不是送我嗎?走,咱們去車站!”

索朗木措沒有發動摩托車,而是徒步帶著我走到汽車站。

汽車緩緩行駛,出了巴塘就是金沙江畔的竹巴龍。我們從這裏上了金沙江大橋,從這裏開始,離開四川,正式進入西藏。

好不容易走到西藏,一路同行的人怎麽都不見了?這種感覺,說是說不明白的。

唐立很快就給我回了短信:“歡迎來到西藏。”

我忽然有點想哭,掏出手機給唐立發短信,問:“你們到哪兒了?我到西藏界了。”

從山下沿著國道一路向前,看見不遠處有一輛越野車被藏族的小孩攔了下來,團團圍住。

我從來不喜歡看熱鬧,瞥了一眼便繼續埋頭趕路。

小孩開始拉扯我的背包,我忽然想起還剩下一些棒棒糖,便從兜裏掏出來兩支,說:“給你這個吧!我真沒錢。”

前方路上好像有些滑坡的大小石塊,大巴車行駛得更慢了。

回到一個人的旅途,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我似曾經夢見這樣一個遙遠的地方:有低暗的天空,無垠的土地,天與地的一寸空間裏生長著隨風搖曳的黑色小野花,細細的長莖,像是被風一吹就要折斷的模樣。

這輛車爬行在川藏線上,車內很擁擠,奇怪的是並不嘈雜。我別過頭,把目光投向窗外,不是為了看風景,只是想給目光找個停留的空間。

不料,忽然沖過來一個小孩,拉著我要錢。我說:“我沒錢,有錢我就不走路了。”

透過雲層,我竟然想起了董翔。

孫皓和隊友打招呼,說好前面一個地點等著。我忽然鼻子有點酸,看看人家,那麽多人一起走,有個什麽事也有人搭把手。

他曾經無數次告訴我,彼此可以相愛,但不要將對方的影子築成阻擋自己陽光的墻。他說愛是自由不是負擔,相愛不該為此改變生存方式。

笨一點,也許會幸福一點。

我和董翔的故事,早已是一地碎屑。他從未給我任何許諾,我知道,他愛的只有自己的吉他和自由組合的音符。我卻總會在一個人的時候,在某一瞬間,就忽然想起他。如果再見面,除了問一句:“你好嗎?”不知道還有什麽可說的。

往前走了沒多遠,我竟然又遇到了孫皓和梅子他們的車隊。

旅人在路途中給這些孩子錢,到底是對他們好還是害了他們呢?

十一點的樣子,就到了芒康縣。路邊有大大的廣告牌“芒康人民歡迎您”。

每一段路都是相似的,比如眼前的盤山公路,和我去井岡山、廬山、九寨溝時的路並無多少不同。習慣了高原的海拔之後,4000多米的中巴拉山口已經不算什麽。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