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還想引幾首雪萊,魏爾侖,馬拉美,韓波 (Rimbaud) 底小詩,很小很小的待。但是不引了,橫豎你對於英文詩的認識,比我深造得多。而馬拉英、韓波底濟,除了極少數的兩三首,幾乎是不可譯的,因為前者差不多每首詩都是用字來鑄成一顆不朽的金剛鑽,每個字都經過他像琴簧般敲過它底輕重清濁的。後者卻是天才底太空里一顆怪宿,雖然只如流星一閃 (他底詩都是從十四歲至十九歲作的) ,它猛烈逼人的intense光芒斷非倉猝間能用別一國文字傳達出來。而且,志摩,我又何必對你嘮叨? 我深信你對於詩的認識,是超過"新舊"和"大小"底短見的;深信你是能夠瞭解和感到"剎那底永恆"的人。


ToutI'universchancelleettremblesurmatige!

全宇宙在我底枝頭顫動,飄搖!


這是年輕的命運女神受了淑氣的振蕩,預感陽春之降臨,自比一朵玫瑰花說的。哥德論文藝上的影響不也說過麼? —一線陽光,一枝花影,對於他底人格之造就,都和福祿特爾及狄德羅 (Diderot與福祿特爾同時的法國散文家) 有同樣不可磨滅的影響。志摩,宇宙之脈搏,萬物之玄機,人類靈魂之隱秘,非有靈心快於,誰能悟得到,捉得住? 非有虛懷慧眼,又誰能從恆河沙數的詩文里分辨和領略得出來? 又何足語於今日中國底批評家?

至於新詩底音節問題,雖然太柔脆,我很想插幾句嘴,因為那簡商是新詩底一半生命。可惜沒有相當的參考書,而研究新詩的音節,是不能不上溯源流的。現任只把我底眾見略提出來。

我從前是極端反對打破了舊鐐銬又自製新鐐銬的,現在卻兩樣了。我想,鐐銬也是一樁好事 (其實文底規律與語法又何嘗不是鐐銬) ,尤其是你自己情願帶上,只要你能在鐐銬內自由活動,梵樂希詩翁嘗對我說:"製作底時候,最好為你自己設立某種條件,這條件是足以使你每次擱筆後,無論作品底成敗,都自覺更堅強,更自信和更能自立的。這樣無論作品底外在命運如何,作家自己總不致感到整個的失望。"我似起幼年時聽到那些關於那些飛牆走壁的俠士底故事了。據說他們自小就把鐵鎖帶在腳上,由輕而重。這樣積年累月,—旦把鐵鎖解去,便身輕似燕了—自然也有中途跌斷腳骨的。但是那些跌斷腳骨的人,即使不帶上鐵鎖,也不能飛牆走壁,是不是? 所以,我很贊成努力新詩的人,盡可以自制許多規律;把詩行截得齊齊整整也好,把腳韻列得像意大利或莎土比亞式底十叫行詩也好;如果你願意,還可以採用法文詩底陰陽韻底辦法,就是說,平仄聲底韻不能互押,在一節里又要有平仄韻底互替,例如:

Toutenchantantsurmodemincur (陽)

L'amourvainqueuretlavieopportune (陰)

Ilsn'outpasI'airdecroirealeurbonheur, (陽)

Etleurchansonsemeleauclairdelune, (陰)

他們雖也曼聲低唱,歌頌 (仄)
那勝利的愛和美滿的生; (平)
終不敢自信他們底好夢, (仄)
他們底歌聲卻散入月明 (平)


不過有一個先決的問題:徹底認識中國文字和白話底音樂性。因為每國文字都有它特殊的音樂性,英文和法文就完全兩樣。逆性而行,任你有天大的本領也不濟事。關於這層,我也有幾條意見:

中國文字底音節大部分基於停頓,韻,平仄和清濁 (如上平下平) ,與行列底整齊底關係是極微的。自始《詩經》和《楚辭》底詩句就字數不劃一,如屈原底《山鬼》通篇都是七言,中間忽然生出一句

余處幽堂今終不見天

九言的來,不但不突兀,反而有無限的跌蕩。詩律之嚴密,音節之纏綿,風致之婀娜,莫於過詞了;而詞體卻越來越參差不齊,從李白底《清平調》以至姜白石底《暗香疏影》,其演變底程度極顯而易見。自然,從四言以上,每行便可以容納許多變化和頓挫,如王昌齡底


寒雨連江夜入吳,

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
一片冰心在玉壺。


足何等悠揚不盡? 何況我們底詩句,很容易就超過十言,並且還要學西洋詩底跨句 (法文Enjambement英文Encroachment) ,正不妨切得齊齊整整而在一行或數行中變化。

但是我們要當心,跨句之長短多寡與作者底氣質 (lesouffle) 及作品底內容有密切的關係的。試看歷史上詩人用跨句最多的,莫過於莎翁,彌爾敦和囂俄,這因為他們底才氣都是大西洋式的。而莎翁也只在晚年底劇本中,才盡跨句氣象萬千的大觀。即我國李白底歌行中之長句如


噫籲噓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可不也是跨句底一種? 而鐵板銅琶的蘇東坡,在極嚴密的詩體中,也有時情不自禁地逸軌,如"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的"了"字顯然是犯規地跨過下一句。至於那些地中海式的晶朗,清明。蘊藉的作家 (馬拉美是例外) 如臘莘 (J.Racine) ,卻非為特殊表現某種意義或情感,不輕易使用,最顯著的是他底傑作《菲特兒》中菲特兒對她底侄子宣告她底愛情最後兩行:


EtPhedreaulabyintheavecvousdescendue

Seseraitavecvousretrouveeouperdue.

而菲特兒和你一起走進迷宮
會不辭萬苦和你生共,或死同。


因為這兩行是她宣言中的焦點,幾年間久壓在胸中的非分的火焰,到此要一口氣吐了出來,可是到"生共"便又嚥住了,半響才說出"或死同"來。由此觀之,跨句是切合作者底氣質和情調之起伏伸縮的,所謂"氣盛則節奏之長短與聲音之高下俱宜";換句話說,它底存在是適應音樂上一種迫切的 (imperious) 內在的需要。新詩壇所實驗是怎樣呢?


……兒啊,那秋秋的是乳燕
在飛;一年,一年望著它們在梁間
兜圈子,娘不是不知道思念你那一啼……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