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慧樹·一棵南京法國梧桐樹的訴說

朋友,你來過六朝古都南京嗎?

朋友,你在南京見過我們的身影嗎?

朋友,你享受過我們給你遮陽擋雨嗎?

朋友,你聽說過我們屢遭屠宰的悲慘命運嗎?

(網摘照片)


我們,是世界行道樹之王;

我們,是南京不是市樹的市樹;

我們,是民國文化的見證;

我們,是南京市民的親人;

我們,是南京特有的城市名片;

我們,是六朝古都血脈的傳承。


朋友,你若遊覽過金陵第一美景――中山陵,

你肯定見過我們那高大挺拔、張開巨臂歡迎你的身影;

朋友,你若是夏季曾漫步在南京的中山路上,

你肯定會享受過我們高大身姿給你帶來的清涼溫馨;

朋友,你若回味與感概過南京的特色與美麗,

你肯定不會忘記我們的名字,

我們――法國梧桐。


朋友,其實我們的名字是個美麗的誤會,

我們原本是個“混血兒”。

我們的始祖有兩個,

大名都叫懸鈴木。

一個在美利堅,小名叫一球;

一個在法蘭西,小名叫三球。

難忘1646年,

難忘英國牛津,

難忘此時此地人類科學家把一球三球結為秦晉之好,

從此有了我們的祖先叫二球。

也許是我們的祖先與中國的梧桐很相象,

也許是我們漂洋過海最先到中國上海法租界來安家,

也許是我們的同伴是從上海法租界開始走向中國的四面八方,

於是我們就有了一個新的響亮的中國別名――法國梧桐。


我們得以到南京來安家,

首先要感謝中國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他老人家。

為了迎接他入寢中山陵,

南京當局決定我們從下關沿10公里中山路一直排列到中山陵。

還要感謝第一夫人宋慶齡,

沒有她一塊大洋一個同伴替我們買身2萬兄長同時在南京安家咋能行!

更要感謝南京人民對我們的愛,

使我們的隊伍最多壯大到20多萬。

南京老城主要街道有二十,

我們作行道樹的佔十六。


公園裏,

小區內,

名湖畔,

古河旁,

處處可見我們的同伴在成長。


我們,感謝南京人民對我們的選擇,

我們,回報南京人民對我們的厚愛。

當我們達到小夥子年齡的時候,

我們已經是個個參天氣勢磅礴。


在小區公園,

我們枝連著枝,葉挨著葉,形成了一頂頂綠色的華蓋;

在主要街道,

我們手牽著手,頭靠著頭,築成了一道道綠色的拱廊。

我們,頂著的是炎炎夏日,

獻給南京人民的是陰涼。

我們,擋住的是突然雨淋,

獻給南京人民的是乾爽。

我們,吸附的是空氣塵埃,

獻給南京人民的是潔凈。

我們,吞噬的是二氧化碳,

獻給南京人民的是純氧。


人類常說:金無足赤,人無完人,

我們同樣:三分是短,七分是長。

春天掉毛,讓人們五官遭罪,

秋冬掉葉,讓環衛工人很忙。

但朋友你可知道:

掉毛說明我們已經成熟為了播灑孕育後代的種子,

掉葉這是我們新陳代謝為了獻給你們更好的陰涼。


南京人民知道我們的缺點十分短暫,

感謝我們給他們的回報是彌久天長。

不知何故我們得罪了南京市長,

他們一上臺卻每每讓我們遭殃。

為了出政績他們往往都要大興土木,

他們好像見不得我們處處茁壯生長。


最可狠的是要數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上臺的那個王姓市長,

他竟然把中山路上我們年超六旬的六排兄長屠殺成兩行。

同樣的屠殺發生在整個南京城所有的大街小巷,

首批落戶南京的2萬兄長傳剩3千但數字不詳。

我們的罪名是妨礙交通影響亮化掉葉又掉毛,

先是將我們斬頭斷臂爾後將我們徹底連根刨。

為平民怨宣稱把我們暫時移到郊區去過渡,

適當時機還要將我們回遷進城重新來落戶。


此時我們的腿臂全失經絡受損已經是高度殘疾,

進培育地時我們十有八九的同伴早已奄奄一息。

我們絕大多數的同伴就在培育地無疾含悲而亡,

幸運回遷者僅剩軀幹也已無力為市民擋雨遮陽。


遭受厄運的並非我們法國梧桐一宗,

同樣包括南京官定民隨的市樹雪松。

中央路曾是金陵古都聞名遐邇的雪松大道,

幾天之內雪松蹤影難覓全都成了建築材料。

許多道路換上了我們的同類四季常青的南國香樟,

可它生長緩慢猴年馬月才能為南京市民遮風擋陽。

南京城市建設是快馬加鞭日新月異,

我們的命運卻是吉兇難卜危在旦夕。


近期最危險的一幕發生在二0一一年三月,

地鐵三號線差點讓我們兩千同伴同時命絕。

就在我們同伴剛剛遭受屠殺之時,

我們的命運成了網上火爆的話題。

可敬的南京市民與海外同胞,

共同把我們攬進他們的懷抱。

強大的輿論迫使行刑者放下了屠刀,

我們躲過了一劫從死亡變成了微笑。


尊敬的南京市長,

難道我們就那麽令你們生厭?

尊敬的市政專家,

難道我們就那麽讓你們為難?

可我們到南京落戶的前七十年,

我們的生活充滿歡笑比蜜還甜。


我們與南京的古代與民國建築相映成趣,

我們與南京的市民與中外來客親密和諧。

難道城市建設一定要拿我們作為祭奠?!

難道美化亮化非得要砍去我們的手臂?!

難道我們的存在不能凸現南京的風貌?!

難道我們的存在扼殺了大都市的風騷?!


非也!非也!!

自從十九世紀二十年代到南京來落戶,

南京人民深知我們的功勞遠遠大於過,

我們無怨無悔地為南京人民來服務,

還為南京爭來一張特有名片南京樹。

欣喜我們的同伴已在中國的多個城市安了家,

現任市長也說梧桐是南京的記憶不能嫌棄它。


市政建設方案已經調整讓地鐵從我們身旁繞,

事實說明我們並非城建障礙一定要宰殺才好。

但願我們的命運從此能好轉,

祈禱我們的同伴能夠再增數。

但我們現在已經不再整天擔驚又受怕,

因我們的保護神人民的力量無比強大!

幸哉!樂哉!!


原載:新浪网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