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誤入桃源

那是一家小店,位置在一間大醫院側面。小店門口有個小招牌,招牌上二排大字,第一排是:

影躺小雕

第二排是:

印椅說刻

什麽叫“影躺小雕”呢?向來只聽說藝術家雇用模特兒來鑄造其形,沒聽說可以雕鏤人家的影子的。雕影子也就罷了,還為什麽要躺著雕呢?而且,什麽叫小雕?只聽過浮雕,居然還有什麽小雕,也真出奇。

至於“印椅說刻”又是什麽鬼呢?我姑且來大膽猜一猜,也許是一種古董椅子,椅子的木料是明人小說的刻版,刻的也許是金瓶梅。也許是“杜十娘怒沈百寶箱”。總之,人一旦坐下來,背上可能印出一段“白娘子永鎮雷峰塔”,腿股上也可能捺下一頁“孫悟空大鬥白骨精”……

我走進店家,想一探究竟,答案出來了,原來這小店有四項服務:

影印

躺椅

小說

雕刻

我把橫排看成了直排,竟產生那些一相情願的聯想!唉,我多麽希望看到什麽是“影躺小雕”,什麽是“印椅說刻”啊!

“男女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離”,這是才子王爾德非常有深度的“數貧嘴”,令人不得不佩服他滑舌之下的真智慧。

可惜文字也常如此,絕妙好詞常來自誤會,一旦可解,則詩意頓然歸回凡俗,消失殆盡。

有位香港牧師講了一個故事:

“四十年前,在沙田,有間教會做了六個霓虹字:‘信耶穌,得永生’,但燈管壞了,映出來的竟是‘信耶穌,得水牛’,農民一時大喜,紛紛跑到教會去……”

唉,想想,那些農民在誤讀那六個字的時候是多麽快樂啊!永生不永生,他們不在乎,但水牛是多麽好的禮物啊!

羅馬尼亞裔的戲劇家尤涅斯柯(台灣在1982年曾以平劇演過他的名劇《椅子》),在嬰兒時期就學了法文,以後也一直以法文寫作。三十多歲,卻因當英文校對,自覺應該學點英文,於是便去學了。用的課本叫“學英文不費力”,課本裏充滿了大串的“無聊的真理”。例如:“一星期有七天”啦,“地板在下,天花板在上”啦。他受這事刺激竟創出了一部劇本,劇本原來想用他課本的名字,就叫“學英文不費力”,一度又想改成“英國時間”。事有湊巧,當時戲已開始排,有位演員念錯了台詞,把一句“金發碧眼的女教師”念成了“禿頭女高音”。不料,尤氏一聽之下驚為天啟,立刻就采用這句話作了劇名。尤氏自此開了“反劇派”新宗,全仗著那演員一時口誤之功。想想看,金發碧眼的女教師,有什麽意思?“禿頭女高音”才好玩咧!

人類大部分的生涯都受控於語言,很難想象念錯字說錯話、看錯行,是那麽有趣的事。人生苦短,希望有機會多看錯一些文字,多念錯幾行句子,想必好玩得很。桃源,向來是誤而後入的。

——原載1996年4月1日《人間副刊》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