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堂《中國傳奇》輾玉觀音(下)

張白只是看著她苦笑。他於是開始做些平庸的耳環一類的東西。可是玉石,需要玉石自己的精神,需要特別的做法。用玉石雕刻耳環,縱然做成了可愛的東西,像猴子偷仙桃,究竟性質不對。所以他偶爾──最初是偷偷兒的,良心上很感覺不安──偶爾雕刻些獨具匠心,非常可愛的東西,特別顯出他創造的天才。這些他自己心愛的作品,剛一雕完,就被人搶購了去,比一般庸俗的東西獲利優厚得多。

日後來,我聽說太後還願找一個雕像,好和那個觀音像配一對,我於是想到了那個人。我在廣州買到了一塊絕美的玉石,又請了那個人來。他到了,好像很害怕,好像做賊的教人捉住了似的。我費了好大工夫,才跟他說明我要雕個觀音像。他一聽我形容那副可以旋轉的耳環,他有點兒畏縮,可是倒沒有說什麽。他慢慢走近那塊玉石,把那塊玉石從各個角度端詳了一番。我問他:‘怎麽樣?這一塊玉石好嗎?’後來,他轉過了臉來,很傲慢的說:‘這塊玉石可以用,很值得雕刻一下。多少年來我總想找這麽一塊白玉,現在才找到。大人,我要雕一個像,可不要給我報酬──我心想怎麽做就教我怎麽做,不要幹涉我。’

口我給了他一間房子,屋裏有簡單的床和桌子,還有他需要的別的用具。這個人可真夠怪他跟誰也不說話,對送進東西去的仆人,多少有點兒粗暴。他工作起來,好像有神靈附體一樣。五個月的工夫,他不許我把雕像看一眼。又過了三個月,他才把成品拿了出來。我剛一看,都覺得自己有點立腳不穩,就跟諸位剛才看見這個雕像時一樣。他看著自己的創作,臉上有一種極其特別的神情。

‘我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麽,他已經走了。等我追出去,已經看不見他,早已無影無棕了。’

贛縣在一帶高山峻嶺之下。那時正是冬天。張白迷戀那蔚藍的天空和山裏清新的空氣。他和太太打好主意在此停留下去。孩子的病已經好了些,張白決定再開個鋪子。贛縣是個大城市,他們覺得再搬遠一點,在離城大約二十裏的地方,總還妥當些,張白現在必須再賣一件玉器才行。

‘我告訴你,我真不明白你說的話。’張白說。

一年過了,沒有張白的消息。一天,廣州的楊知川來到京都。張尚書為楊知州設宴洗塵。在席間談話裏,楊知州透露了他帶來了一件極其珍貴的雕像,可以和張尚書獻給皇後的玉觀音比美,並且風格特別相似,手工的細膩也極其相似──可以說h更是特別精美。這個雕像打算獻給皇後,好和以前那個玉觀音配成一對。

美蘭回家一看,媽媽死了,父親老了,她向父親問好,父親的臉上並沒有饒恕她的笑容。尚書看了外孫子一眼,臉上才溫和了一點兒。張白既然已經逃走,張尚書也松快了一些,因為張白若是沒有逃走,他真不知道怎麽處理這件事才好。不過,他仍然不能饒恕張白,因為張白毀壞了女兒的終身,弄得他全家落得這樣淒慘。

飯後,桌子收拾幹凈,楊知州吩咐人抱進一個光亮的木頭匣子。楊知州把白玉觀音拿出來往桌子一放,全屋立刻寂然無聲。當時桌子上擺的正是我現在收藏的這個淒慘的大慈大悲的觀音像。

‘咱們還要用錢開鋪子啊。’

‘那麽h等我拿來給諸位看看。’楊知州很高興。

美蘭進了尼姑庵大概二十年才死的。那個有生有死的肉體觀音.是已經死了,這個碾玉觀音都還活在世界上。

由那天起,美蘭越來越消瘦,好像一種神秘的痛銷蝕了她的身體。現在尚書只願能把張白找到,以往的一切都可以饒恕的。第二年春天,廣州楊大人來信說,找張白已經用盡了方法,毫無結果。

‘我剛從吉安回來。’王某說著打開包袱,‘你看,這就是寶和現在出的東西。’

看見他兩眼的怒火,美蘭怕得不得了,急得說:‘這不是要命嗎?’

‘那位藝術家是不是還活著呢?’是一個客人問的。

客人們聽見隔壁屋裏一聲慘叫,一個女人的慘叫,真是震動人的心魄,痛斷人的肝腸,人人都驚呆了。老尚書跑到美蘭身邊,她已倒在地下。

‘這回要聽我說,這回我們開個膠泥鋪子吧。’

王某從容不迫的說:‘你說得不錯。猴見的臉上沒有神氣。聽你說話,你很內行啊。’

兩年以後,一陣瘟役傳染了全城,張白的兒子一病而死。美蘭就削落了頭發,在一個尼姑庵裏出了家。美蘭只帶著這個觀音像,算是她唯一的財產。據庵裏的老主持說,美蘭好像是生活在另一個世界裏。她不許別的尼姑進她的屋子,連老主持也不許。

楊知州說:‘說到這個人,可是特別的很,他並不是個平常的玉器匠。我是聽我的內侄女說的。內侄女出嫁時,借了內人一只古鐲子戴,兩只鐲子一副,上面雕刻著兩條糾纏在一起的龍,雕工非常精美。她不留神給打斷了一個,心裏非常害怕,也的確怪可惜,因為那副鐲子那麽精致,簡直無法再配。她一定要找人再配一只不可。她到過很多的玉器鋪,但是沒有一家鋪子能接這件活,鋪子的人都明說,現在誰也做不出那麽好的東西。於是她在茶館裏貼廣告,公開請人。過了不久,來了一個衣衫襤褸的人,他說願意應征。鐲子給他一看,他說能夠雕,他就給雕刻了一只配上了。這是我頭一回聽說這個人。’

尚書很如近的一個朋友,看見楊知州惶惑不知所措,就小聲告訴楊知州,‘尚書的小姐美蘭就是這個觀音哪。我敢說,那個藝術家絕不是別人,一定就是美蘭小姐的丈夫張白。’

張白的蹤影完全消失之後,美蘭才回到裏頭,到鋪子的前面,鎮靜如常。她把一些東西往口袋裏放,仿佛只是忙著裝東西。他教一個衙役給她抱著孩子,一邊裝東西一邊和他們說話。等到衙役們起了疑心,一搜查屋子,張白已經不見了。

楊知州聽完那件事情的經過,他對美蘭說:‘孩子,你留著這個雕像吧,我給皇後再找一件別的禮品好了。我盼望這個雕像能夠給你一點兒安慰。你一天沒見你的丈夫,這個雕像就算是你的。’

老主持告訴尚書大人說,有人看見美蘭在夜裏寫一張一張的祈禱文,在雕像前面焚燒。她不許別人進入她那個神秘的世界。她似乎很快樂,從來不傷害什麽人。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