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比我更喜歡旅行,因公或是因私,步行或是坐船,我都不在乎。任何時任何地方我都很樂意去。但是現在,我正坐在火車站的候車室里,詛咒著離開家的那個壞日子。

理由十分簡單,我的火車將晚點三個小時。我喜歡旅行——但我討厭等待!忽然,我有了個主意,為什麽不改乘長途汽車呢?我正要沖出候車室,一個服飾整齊的老先生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年輕的女士,在趕長途汽車之前為什麽不先看看時刻表?”我張大嘴吃驚地望著他:他如何知道我的心思?沒容我吐一個字,他又笑著說:“你很奇怪我怎麽知道你的計劃是不是?你看,我的火車也晚點了,我也動了同樣的念頭。但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出門在外時,頭腦太靈活往往得不償失。願不願聽我談談如何得此經驗的?愉快的談話能打發時間,在你知道這點之前,你的火車恐怕早到站了。”好吧,事實上我很喜歡聽故事,所以是不會拒絕的。

一俟我坐下,老先生便開始了他的故事。“你看見了,我帶著幾個照相機,我是個職業攝影師,幹得不壞,能自由選擇何去何從。但在我年輕的時候,情況可大不一樣。我必須接受給我的工作。那一年,我的主要工作是在奧地利冬季奧運會上攝影,我沒日沒夜地幹了8天。為了省錢,我和另外兩個攝影師合住一間旅客房。

我們趣味相投,相處得很融洽。只是有個問題,不能安靜地睡一覺。幹完活之後,我計劃再多住一宿,好好休養一下。那天下午,我進了房間,脫下衣服蒙頭就……睡一覺?我真希望能這麽說。但是,門響了,我去開門,一個服務員塞給我一份電報,上面寫著:乘第一班飛機去巴黎。天哪,可是我無法選擇,雖然我極需睡眠,但這個差事更重要,我得立刻出發。

我沖到樓下的咖啡廳,猛喝了幾杯咖啡,然後直奔旅行社訂票,下一班飛機是晚上7點起飛,現在是5點30,回旅館收拾了一下,半小時後便坐在了去機場的出租車上。一場小雪正輕盈地飄著,司機忽然說希望雪不要越下越大,否則機場將會被迫關閉。機場關閉?這個消息真是太棒了,我簡直不敢相信。噢,雪下得大點吧!我開始美滋滋地設想:航空公司會免費安排旅館的,我可以美美睡一覺,明天趕頭班飛機回巴黎“後來呢?”我迫不急待地問,“機場真的關閉了?”老先生頓了片刻,說:“我剛才告訴過你,那時我年輕,愛耍小聰明。他們真的關了飛機場。航空公司真的免費給我們安排了旅館,但並不是每人一間,單身的乘客被告知要和另一個人合住一間客房。我氣極了,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為自己爭取個獨住的房間。到了旅館後,乘客們在登記處前排起了長隊。輪到我的時候,服務員問:‘你是一個人嗎,先生?’我沒回答,反而閉上了眼睛。‘你覺得不舒服嗎?’語氣中並無關切之意。‘先生,’我說,‘我得了一種奇怪的病,一睡著呼吸就停止,我正要去巴黎看一位名醫,直到那時為止我不能睡覺,我必須整夜在房里亮著燈。’一個不壞的故事,我祖父曾得過這種病。我一本正經地看著服務員,也許他不會信我這個故事。

可是我猜錯了,他無奈地遞給我一把鑰匙。‘我們只有幾個房間,不過很顯然您得一個人住一個房間,這是202房間的鑰匙。’我無法形容我的喜悅之情,簡直想擁抱那個可憐的受騙者。但就在我接過鑰匙的時候,一個矮個子走到隊伍前面,戴著墨鏡,拄著金屬拐杖。他對服務員說:“我很高興能和這位先生共住一室,我不在乎燈,我是個盲人。’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服務員如釋重負,非常高興地將鑰匙交給我們,那個矮個子也很高興。只有一個人愁眉苦臉,你知道他是誰。

我提了兩個人的行李進了房間……”“好了,你雖然不能一個人住一間房,但是總能好好睡一覺了。”我說。“哪里。”老先生露出一絲苦笑。“那是個盲人,你總可以把燈關上吧?”“唉!我們進了屋,那人對我說:‘朋友,非常遺憾你得了那種怪病。但是我也有點高興,老實說我自己也很難入睡,今晚恐怕也睡不著,我有失眠癥。所以我想和你合住一室,你我都睡不著,倒可以聊聊打發時光。’他那麽滿懷希望地望著我,我實在不忍心告訴他真相,他需要我,他以為我也需要他,可憐的人。我謝過了他,於是和他吹了一個通霄,唉!噢,你的火車到站了,可愛的女士。”我擡頭一看,正是我要坐的列車,於是謝過了老先生:“真是一個有趣的故事!”火車啟動了,我把頭伸出窗外,準備和我的新朋友握手告別。你猜他在幹什麽?給我拍了一張照。噢,真棒!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