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柯克·根特城的“鉆子”基多

一個騎士浪漫故事

故事發生在騎士制度盛行的年代,俠義精神正方興未艾。

太陽緩緩東沈,偶爾上下晃動。縷縷殘陽斜照塔樓,布根斯堡城堡一片陰森。

“苗條女”艾素苔站在一座塔樓上,樓外圍著高高的城墻。她雙臂伸向前方,前方只有空幻的空氣;她臉兒向上仰著,有如在和天堂對話;她的臉色如此愁悶,流露出無盡的思戀。

不久,她開始喃喃念叨:“基多!”——接著,從她的胸膛發出一聲五臟俱裂似的嘆息。

她纖巧輕盈,美如精靈,看上去好像沒有呼吸似的。

事實上她幾乎就不呼吸。

她的身材苗條而秀麗,雅致如地球儀的經線。她的身體那麽虛弱,看起來幾乎連動一下都不行。而她的臉蛋兒,更是精致無比,予人以此臉只應天上有的感覺。

她身穿飄拂的深藍色長袍,系著一條帶銀制皮帶扣的腰帶,還穿著一件及腰的有針織花邊的三角胸衣,胸衣上端在她的喉口處與帶皺邊的鯨骨圈連在一起。她的頭上是一頂棒棒糖帽子,它形狀像個滅火器,呈45度斜向后方。

“基多!”她喃喃地呼喚,“基多!”

接著她又像心亂神迷的人那樣一邊扭自己的手,一邊對自己咕噥:“他沒有來。”

太陽沈落,黑夜降臨,陰森的布根斯堡城堡和它腳下的根特古城被陰影吞沒了。夜色越來越濃,城堡的窗戶射出火紅的燈光。今晚是聖誕節,城堡的大廳里正在熱火朝天地大宴賓客。今晚布根斯堡侯爵設宴志慶,一為聖誕佳節,二為女兒訂婚——他把女兒艾素苔許配給了“十點”譚克雷德。

他請來赴宴的貴賓有王侯大公,也有他的部屬,如“壯漢”赫伯特、“小蜈蚣”愛德華、“酒瓶”羅洛以及其他很多人。

在眾人歡宴的同時,艾素苔小姐獨自站在城垛上,在為遲遲不來的基多傷心。

基多和艾素苔之間的愛屬於純潔而近乎神聖的那一種,這種愛只有在中世紀才能找到。

他們倆誰也沒見過誰。基多從沒有見過艾素苔,艾素苦也從沒見過基多。他們倆從沒聽對方說過話。他們也從沒在一起呆過。他們彼此根本就不相識。

然而他們彼此相愛。

他們的愛是突然而浪漫地迸發出來的,它具有構成愛的最大幸福的所有神秘的魅力。

幾年以前,基多在一道柵欄上看到了“苗條女”艾素苔的名字。

他當場臉色變白,暈厥過去,然后就立即啟程去了耶路撒冷。

也就在同一天,在經過根特城的街道的時候,艾素苔在一根晾衣繩上看到了基多的紋章。

她當場暈眩過去,倒在侍女的懷里。

從那一天起他們就相愛了。

此后艾素苔經常在清晨走出城堡四處漫遊,同時不斷地念叨基多的名字。她把他的名字告訴樹木。她把它悄悄說給花朵聽。她還叮囑小鳥不要把它忘記。它們大家都知道這個名字。有些時候她會騎上她的小馬,在海邊的沙灘上走來走去,同時對著海浪大聲呼喚:“基多!”而在其他時候,她不是對小草說這個名字,就是對一段木頭甚至一噸煤喃喃細語:“基多!”

雖然基多和艾素苔從來沒有會過面,可是他們都珍愛對方的容貌。在他的盔甲下面,基多珍存著艾素苔的一幅用象牙刻成的小像。他是在城堡和它腳下的根特古城之間的城堡巉崖下找到它的。

他怎麽知道那就是艾素苔呢?

他沒有必要去問個究竟。

他的心明白一切。

愛情之眼是不會受騙的。

艾素苦怎麽樣呢?她的三角胸衣下也珍存著“鉆子”基多的一幀小像。她在一個雲遊的小販那里發現了這幀小像,並用一些珍珠把它買了下來。她怎麽知道像中是他呢?那得歸功於小像下方所畫的盾形騎士紋章。正是這一盾形標志首先從心靈深處打動了她。無論她在睡覺還是醒著,它總是出現在她眼前:一頭毛色純正的獅子,臥於占據紋章四分之一的紅底色之中,還有一頭雜毛狗,躺在占紋章四分之三的喬麥地里。

如果說艾素苔心中有一團愛的烈火在為基多純潔地燃燒,那麽基多對艾素苦的愛也吐著同樣純潔的烈焰。

愛情一進入基多的心靈,他就立刻下定了決心,發誓要去完成一項偉大的冒險事業,建立非比尋常的功勳,以便自己有資格去向她求婚。

他發誓要克己立功,除了飯菜什麽都不吃,除了烈酒什麽都不喝,一直要到大功告成方才開禁。

為了實現宏願,他立即奔赴耶路撒冷,去為她殺一個伊斯蘭教徒。他果真殺了一個,一個塊頭兒大大的阿拉伯人。由於仍然誓願未了,他接著又再一次出征,向帕諾尼亞境內挺進,要在那兒為她殺一個土耳其人。然后他又從帕諾尼亞遠征到不列顛島的蘇格蘭高地,在這里為她殺了一個蘇格蘭人。

每一年每一月基多都要為艾素苔完成一項新的壯舉。

而與此同時,艾素苔在苦苦地等待。

並不是說求婚者少。事實上“苗條女”艾素苦的傾慕者多得數不清,他們隨時準備所從她的使喚。

為了她,每天都有很多勇武之事發生。為了贏得她的青睞,求婚者們信誓旦旦,赴湯蹈火都在所不惜。為了她,“海獺”奧托跳進了海里。為了她,“椰子”康拉德從城堡最高的城垛上跳了下去,頭點地倒栽在泥巴里。為了她,“絕望者”雨果用皮帶把自己吊在一棵山胡桃樹上,拒絕任何人把他放下來。“多情客”西格弗萊德大口吞咽硫酸,也是為了她的緣故。

但是“苗條女”艾素苔對諸如此類獻殷勤的行為不予理會。

她的繼母,“瘦俏女”阿加莎,徒勞地催促她結婚。她的父親,布根斯堡的侯爵,命令她在求婚者中任選一個,可命令終歸只是命令。

她的心對“鉆子”始終堅貞不渝。

戀人們之間互贈信物是常有的事情。從耶路撒冷基多贈給她一根棍子,上面刻著一個象征愛的忠貞的V字。從帕諾尼亞他寄來一塊木板,從威尼斯則寄來一塊大約兩尺長的石料。艾素苔對所有這些都視著至寶。晚上她把它們都放在枕頭下。

然后,在漫遊了多年之后,基多決定為艾素苔完成最后的壯舉,好替他的愛錦上添花。

他的計劃是,他要重返根特城,夜里攀上城堡的巉崖,而且為了證明他對艾素苔的愛,他要為她殺死她的父親,要把她的繼母扔下高高的城垛,還要燒毀城堡並且把她帶走。

他現在正忙於實施這一計劃。在“螺絲刀”卡羅和“小錠子”貝奧武爾夫所率領的五十名忠實追隨者的陪伴下,他踏上了重返很特城之路。在夜幕的掩護下,他們來到了城堡的巉崖下。接著,他們排成一列縱隊,手膝並用沿盤旋而上的小徑朝堡壘的門爬過去,到六點鐘時他們已爬完一圈。七點鐘時他們已完成第二圈。在城堡正廳的歡宴達到高潮的時候,他們已攀援在第四圈上了。

爬在最前頭的是“鉆子”基多。他的盔甲隱藏在一件雜色的披風下面,他的手里拿著一個號角。

按計劃他將喬裝打扮並從后門溜進城堡,要用詭計從侯爵身上竊取大門的鑰匙,然后吹響號角招呼他的追隨者發起進攻。啊!是得趕快干才行,因為就在這個聖誕節,就在今天晚上,厭倦了艾素苦的抗拒的侯爵已下定決心要把她許配給“十點”譚克雷德。

大廳里的歡宴正熱火朝天。身材臃腫的侯爵坐在大餐桌首席,他大壺大壺地喝酒,並頻頻敬酒祝“十點”譚克雷德身體健康,此公身著盔甲坐在侯爵旁邊。

侯爵大人本來就興致勃勃,由於有一個新來的弄臣蹲在旁邊的地板上講笑話為他促興,他的高興勁兒就更無說的了。這個弄臣是剛由總管從后門放進大廳的,他那別出心裁的插科打渾使侯爵笑得前俯后仰樂不可支。

“好家夥!”他歡叫道,“這故事真是又新又奇!瞧那個馬車夫,他對朝聖客說,既然朝聖客說過要在那個小鎮下車,那他就非讓他下車不可,雖然當時是三更半夜——天啦!這夥計是從哪兒聽來這麽個新奇故事的?——餵,再給我講一遍,也許我能記住它哩!”然后侯爵大人又激動萬分地坐回到椅子里。

侯爵剛坐回座位,基多——那個喬裝打扮的弄臣不是別人,正是他——就往前一躍,從侯爵的腰帶上奪下了掛在他腰間的那把大門鑰匙。

緊接著,他飛快地拋開弄臣服和帽子,整個兒站了起來,露出一身掙掙盔甲。

他一只手拿著一把十字軍的兩頭釘頭槌,另一只手拿著一只號角。

來賓們紛紛一躍而起,大家都手按佩劍。

“‘鉆子’基多!”他們喊道。

“別動,”基多說,“你們的命捏在我手里!”

然后他把號角湊到唇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使出全身力氣吹號。

接著他又吹了一次——再用力不過了。

可是沒有一點聲音。

號角居然不響!

“拿下他!”侯爵說。

“慢著,”基多說,“我要求按騎士守則了斷。我此行是為艾素苔小姐而來,而你把她許配給了譚克雷德。讓我和譚克雷德一決雌雄,一對一。”

一聲讚同的高呼響徹大廳。

接下來的決鬥真是可怕。

先由基多出手,他用雙手高高舉起釘頭槌,狠狠地朝譚克雷德那戴著頭盔的腦袋砸了下去。接下來基多一動不動地站著,輪到譚克雷德了,他高高舉起他的釘頭槌,使勁地砸向基多的頭。爾后譚克雷德轉過背去又一動不動站著,基多揚起釘頭槌從后面狠狠地砸將過去,正砸在腰部中間。譚克雷德也照樣做了還擊。然后譚克雷德手膝著地跪在地上,基多用釘頭槌猛擊他的背部。這純粹是在比試技巧和敏捷。一時間還真難料勝負。可是后來譚克雷德的盔甲開始變形了,他的攻擊力減弱了,最后他趴到了地上。基多乘勝前進,把他打得扁扁的,像一個沙丁魚罐頭。然后他一邊在譚克雷德的胸口上踏上一只腳,一邊拉下頭盔的面甲並環視四周。

就在這時傳來一聲響亮的尖叫。

“苗條女”艾素苔被打鬥的聲音驚醒了,她猛地沖進了大廳。

有那麽一個片刻,這對戀人都盯著對方的臉。

接著他們的臉因痛苦而變了形,他們倆朝不同的方向暈倒在地。

錯了!錯了!

基多不是基多,艾素苔也不是艾素苔。他們把那兩個小像弄錯了。它們其實是別的人的畫像。

悔恨的狂滔淹滅了兩個戀人的心。

艾素苔想到不幸的譚克雷德,他被砸得薄如一張畫片,已無可救藥。她想到了倒栽在泥里的“椰子”康拉德,想到了因硫酸的折磨而蜷作一團的“多情客”西格弗萊德。

基多則想到了他殺掉的那些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

一切都白費了!

他們的愛情結果是一場空。他們誰都不是對方想象中的那個人。這個世界里其他人的愛情又何嘗不是如此呢?這個故事的寓意不僅僅適合中世紀。

兩個戀人的心同時碎了。

他們斷氣了。

與此同時,“螺絲刀”卡羅和“小錐子”貝奧武爾夫,還有他們的四十個追隨者,連滾帶爬沿盤山小徑往山下倉皇逃去,屁股撅得老高老高的。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