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碧雲《後殖民誌》我身,我說

瑪莉說:操,你媽操的,你媽操的種族主義者。答案是:你都沒有陽具。你是女人。你怎麼操。這樣他們就可以說,佛洛依德是對的,你們都沒有陽具,你們妒忌。

那個操的國度,操的語言,從來不屬於我們。

那是一個入侵,征服,破壞,強暴,控制的語言國度。被入侵,征服,破壞,強暴,控制的他者,可以是黑大陸,可以是“處女地”,可以是女子―――殖民地是女子。


約瑟


康洛的《黑暗之心》寫剛果河岸:她蓮步盈盈,披著條紋流穗衣裳,倨傲地踏著土地,戴著蠻荒的裝飾,細細響,細細閃。。。。。。她浩大而又野蠻,睜著大眼,華麗高貴。。。。。。剛果河岸是個野女子。詩人約翰

女身,在那個操的國度語言裏,被探索,征服,既被男性探索征服,也被拓殖者探索征服。

在馬丁尼克出生,在法國受教育,在阿爾及利亞工作的心理醫生法蘭斯

殖民地子民――連殖民地子民這麼委屈的身分,都是傳男不傳女的。殖民地子民憤怒了:帝國主義者,種族主義者,將我們女性化,矮化,兒化,無知化,無力化。對這些屈辱的殖民地子民來說,女性和矮,兒,無知,無力,意義一樣,都傷害了他們高貴的自尊。他們的高貴自尊裏面,只有他們自己,知識分子,男性,專業人士,一家之主;工人,無產者,同性戀者,傷健者,女性,異教徒,兒童,都沒有份兒,他們不知道她他們的存在――後殖民論述,原來沒有聯合陣線的。各人自求多福。

費奴可說是後殖民主義的啟蒙者。他以心理分析學說來解釋,黑/白,我/他,拓殖/殖民地的關系。並尋求軟弱和被壓迫的――黑人男人,想要什麼?――的解放與自由。黑人女子,想要什麼?他從來沒有問。他只說:黑人女子,我知道得很少。

妒忌陽具的女子,你想要什麼?不為人知的黑人女子,你想要什麼?XXXX的那個你,XXXX媽的那個媽,想要什麼?

女身作為實體呢?如果你不會擁有一個女身,你無法明白。很經濟主義,但沒有辦法。身體感覺,無可替代。站在街頭,陽光那麼好,你的皮膚暖和舒適。你吸一口氣。然後,你發覺,圍擁而來的,在你的眉頭,你的乳,你的肚皮,你的小腿,你那不會突出而誘發無窮想象的性,那些極為侵略性的目光。制度化的目光,就是媒介和攝影機。搞不好還有嘴跟著你,指著你的乳,你的肚皮,你大腿之側。女體受到最利害的制約,你胖了,你有毛,你有皺紋,你有煙袋,你乳房下墜,你真難看,你像一頭老母豬,你最好想想辦法。你年輕,瘦,沒有毛,身體符合那些制約標準時,你可以賣錢。然後丟進垃圾堆。你又老又醜。你覺得羞恥,渺小,想想我應不應該厭食或自殺。如果你不會擁有一個女身,你說你明白,但你無法感覺,那種火辣辣。有經期他們說你臟,到你沒經期他們嘲笑你更年期,不是女人了。你為女身感到煩惱不安。他們就說:因為你沒有陽具,你妒忌。

所以。。。。。。在那個慘烈的種族主義聖誕晚餐之後,第二天我在滑雪場的洗手間見到了瑪莉。她一樣好憤怒,好憤怒,罵的是用滑雪板撞傷了她腰的西班牙人,都是瘋的。我笑,這樣吧,你還疼的話,晚上七時你下來,我給你按摩。

晚上她沒有下來。在洗手間我替她按了幾下受傷的部位。她下午要跟教練練習滑雪。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黑人女子的身體,很厚,很有彈性,很強壯。(明報 後殖民誌1999年2月1日)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