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偶爾遠行》誘惑和危險

有關消息通過媒體傳開以後,朋友們普遍感到驚奇,驚奇之余,有的表示羨慕,有的表示擔心。這兩種反應都很正常,因為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南極是一片既神秘又危險的土地。

南極的魅力不容置疑。閉著眼睛想象一下吧:在那個晶瑩的冰的世界里,沒有人煙,沒有汙染,空氣無比潔凈;冰架向大海伸展,海面上布滿大小不等的冰山,在陽光下閃射奇異的光芒;海灘上棲息著無數憨態可掬的企鵝,海豹在岸邊自由地嬉戲。

可是,南極的危險也不容忽視。張開耳朵聽一聽南極的“世界之最”吧:最冷,年平均氣溫零下17度,冬季低於零下40度,最低曾測到零下89.2度;風暴最頻繁最猛烈,局部地區風速可達每秒85米以上;冰雪最多,占全球總儲量的90%,冰蓋終年復蓋整個大陸,平均厚度2450米,最大厚度4750米;最干旱,有“白色沙漠”之稱,會使你的指甲一片片脆落。

何況還有全球最大的臭氧洞,在紫外線直射之下,用不了幾小時,你的臉就會脫皮和變黑。

與在南極長期生活過的老隊員聊一聊,每個人都會告訴你一些較輕微的驚險的經歷。那些最嚴重的驚險的經歷無人能夠告訴你,然而記錄在案。冰蓋下有許多冰縫,大者深幾百米,寬幾十米,皆被茫茫白雪掩蓋著,某年某月,某國考察隊連車帶人掉了進去,從此永遠消失。暴風雪常常突如其來,如白色幕布推進,剎那間把人裹住,能見度為零,加上不可抵擋的風速,某月某日,某人被困凍死或者被刮得不見蹤影。

現在我最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是:“你的身體能行嗎?”問者大致是指南極的冷,擔心我不能適應。我原先也以為最嚴峻的考驗是寒冷,在了解情況後,這一層顧慮解除了。事實上,我們將要去的長城站位於南極洲最溫暖地區之一的喬治王島上,又正值那里的夏季,平均氣溫在零度上下,比北京的冬季還暖和。那個地區氣候的最大特點不是冷,而是極地氣旋的活動劇烈,暴風雪頻繁。在夏季,還要留心冰蓋和冰架的邊緣融化,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危險。

對於探險家來說,危險也是誘惑,甚至是最大的誘惑。可是,我不是探險家。即使是探險家,快樂也在於征服危險,勝利歸來。上世紀初英國著名探險家沙克爾頓幾度遠征南極和北極,名垂史冊,而他在征途上寫信給妻子說:“我猜你寧願要一頭活驢,也不要一頭死獅。”我欣賞他的幽默和健康。我深知我連說這話的權利也沒有,對於我來說,死了也不成其為獅子,選擇只在活驢和死驢之間進行。

所以,在出征之前,我要向我的妻子及剛兩歲多的女兒保證,我一定把安全放在首位,平安歸來。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