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能平靜地對待他們的死亡了?

很多時候,我根本想不起他們,

這是否意味著

他們已徹底離開?

但只要想起他們,

想起他們的臉,他們的笑,他們的愁容,

他們的眼淚就會比別的眼淚更大,

他們的笑就會比陽光燦爛,

他們的愁容就會令我心碎。

他們的肉身毀滅五年,十年,

這麽長的時間裏我變成什麽?

沒有被親人的死亡教導成更好的人,

反倒成了刻薄的,忘恩負義的家夥。

 

唉,我需要一個小教堂,

一個從未被不潔的腳踏入的小教堂,

去對著他們的笑容和淚水懺悔,

去挖出壓在心中的悲憤的石頭,

去冷酷的冰雪中浸洗我那一刻也沒停止放縱的肉身,

讓它把我遷徙到我能認清自己是什麽的地方。

 

2002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