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歡葡萄嗎?你聽過野葡萄的故事嗎?

秋天裏的葡萄,水靈靈的特別甜。尤其是那些紫葡萄,一顆顆亮晶晶的,又大又圓,薄薄的皮裏,包著蜜一樣的汁,遠遠的望著,像成串的紫水晶球兒。所以,鄉村裏的人們,誇女孩的眼睛好看的時候,都說:像葡萄珠兒一樣。

人們傳說著:荒山裏還生長著一種野葡萄,顏色是深紅的,一串串就像那紅色的珍珠。這樣的葡萄,可不比一般啊!瞎眼的人吃了它,就會好起來。從前有一個小姑娘,瞎了眼睛,就是吃了這種葡萄又重新看見光明的。

那是一個偏僻的小村莊。村外邊有一條大河,村裏的人,差不多每家都養鵝。村東頭有一個李媽媽,她家養鵝的年代最久,養的鵝也最多。李媽媽夫婦倆,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小女兒。這小姑娘說來真出奇,長得像鵝毛一樣白凈,一對閃亮閃亮的眼睛,人人見了都說:"哎呀!看她的眼睛多美啊,像荷葉上的露珠兒一樣。"四鄉八裏的人知道了,也都說:"那個小村子裏出了仙女了!"

小姑娘越長越聰明,越美麗,剛滿八歲,就到河邊去放鵝。她常常在水淺的地方和白鵝一起玩水,親自餵飽那只最小的白鵝。一年的工夫,那只最小的白鵝,長得比所有的鵝都大,羽毛放著光澤,美極了。她這樣愛白鵝,簡直不能和它們分開,那些美麗的白鵝,也親熱地跟她生活在一起。因此,村裏的人都喊她"白鵝女"。

白鵝女長到十歲,爹娘先後都死去了。狠毒的嬸娘霸占了兄嫂的家,就苦待起侄女來。小姑娘白天出去放鵝,夜裏就睡在河邊高大的柳樹下,每日裏只能吃到一塊冷餅子。善良的白鵝,好像知道小主人的苦楚,夜裏,都把翅膀蓋在她的身上,守護著她。那最小的白鵝,把頭伸在小姑娘的肩膀上,跟她更是親密。

日子就這樣過著,本來還可以將就的活下去。

可是過了一年,嬸娘也生了個小姑娘。這個小姑娘,長得和白鵝女一樣俊,只是兩眼是瞎的,眼珠兒瞪著,一動也不會動。所以村裏人都喊她"瞎閨女"。嬸娘聽了,心裏很惱怒,一見白鵝女那對水靈靈的大眼睛,心裏就氣得慌,恨不得把它們挖出來。

一個秋天,紅艷艷的蘋果壓彎了枝子,黃澄澄的梨子像金鐘一樣在樹上懸掛著,葡萄一串串的吊在架上,月亮又大又明,安靜地照著草地。中秋節到了。白鵝女望著河水遠遠地流去,不覺難過起來。家家都在過節,誰管自己呢?那厲害的嬸娘會不會來喊自己回家?就在這時候,嬸娘挎著一只籃子,走到河邊上,狠狠地說:"把鵝蛋給我裝起來!"白鵝女說:"嬸娘,八月十五,人人都過節,帶我回家,給我一串葡萄吃吧!"嬸娘哼了一聲說:"你就知道葡萄!別人都說你的眼睛像葡萄珠兒,給我來看看!"說罷,從河邊抓起一把沙子,揉進了白鵝女的眼睛裏。

狠毒的嬸娘提著一籃鵝蛋回家去了,留下白鵝女,獨自一人坐在河邊哀哀地哭。她什麽也看不見了,閉著痛楚的雙眼,坐了一夜,又坐了一夜,還是什麽也看不見。她哭得這樣傷心,連河水都喧鬧起來,好像那夏天的急雨,漲滿了小溪一樣。後來她想起來,媽媽活著的時候,曾告訴她,從前的人說:深山裏有一種葡萄,瞎眼的人吃了它,就可以看見光明。她想:呆在這裏,也是瞎著眼等死,倒不如往荒山裏去尋野葡萄,或許能找到,重新看見光明。於是她爬起來,順著河邊往前走。小白鵝嘎嘎地叫著,跟在她後邊。她抱起小白鵝來說:"小白鵝,我的親人,人說你們能聽懂河水的話,你向小河打聽一下,它能不能把我帶到一座高山跟前去?"小白鵝叫了兩聲,撲地一下跳進河裏,白鵝女騎在它身上,小白鵝拍拍翅膀就逆著水往上面遊去。一面遊,一面回頭嘎嘎地叫,好像說:"我的小主人!河水告訴我們:順著水遊容易,逆著水遊難,但水是由高山往下流,我們只有逆著水遊才能找到山呀!"白鵝女同意的點點頭,摟摟它的脖子,它就不叫了,愉快地向前遊去。

冷颼颼的風從河面吹過,水流越來越急,小白鵝不住地打旋,白鵝女渾身不住的抖著,她害怕起來,哪裏有高山呢?也許,還沒有找到它,就掉進河裏淹死了!可憐沒爹沒娘的孩子,誰也不會尋找她,只有小白鵝將為她難過。她撫著白鵝的羽毛,心裏想:小白鵝多麽可愛呀!假使我死了,誰又來照料它呢?越想越難過,不覺流下滴滴的眼淚來。

就在這時候,她聽到嘩嘩的山水聲,好像暴雨敲打著屋檐一樣。莫不是前邊有一座山了?或許這條河就是從那裏流出來的呢!她鼓足了勁,伸開兩條腿,幫著小白鵝用力劃水。山水的聲音越來越響,她的腳下觸到了圓滑的石頭,不是一顆顆的石子,是大塊大塊凹凸不平的石頭地。真的到了一座山腳下麽?白鵝女跳下來,淺淺的水流從她的腿旁流過,打著漩渦。她抱住小白鵝,親了又親,然後說:"我的小白鵝!你回家去吧!我到山裏尋找野葡萄去了。"說罷和它告別,就往前邊走。

她真的找到了一座山。這是一座荒山,從來沒有人來過,滿山的怪石頭,刺蒺藜,有眼睛的人都找不出路來。白鵝女到了山根下,就想:"但願能找到野葡萄就好啦!"她攀著山石往上爬,抓住一把草,草上有刺紮破了她的手,她踩住一塊石頭,石頭滾落下去,可是她就這樣:爬上去,滾下來;滾下來,又爬上去。爬了很久很久……

後來,她爬到一棵老松樹下,停下來,想喘喘氣。忽然,聽見兩聲怪叫,白鵝女急忙爬到老松樹的頂上,緊緊地摟著樹枝,一動也不敢動。她聽著那叫聲漸漸的近了。從聲音,她聽出來那是一只老熊。她害怕極了,她聽人說老熊站起來比一條大犍牛還粗、還大,它的眉毛和身上的毛一般長,前腳上的兩只大掌像銅盤一樣,上邊結著厚硬的繭子,它一下子能拔起一棵樹呢!它要搖這棵老松樹可怎麽辦呢?……但老熊前望望,後瞧瞧,山風一勁兒往它臉上吹,吹得眉毛擋住了它的眼睛,它就沒有能夠看見白鵝女。白鵝女把臉貼在樹幹上,悄悄地躲著,老松樹用葉子遮蓋著她。老熊叫了幾聲就跑過去了,只有那被驚起的鳥兒,唧唧喳喳叫著,滿山亂飛。

白鵝女累了。她坐在老松樹上,漸漸打起瞌睡來。山風搖動著松樹枝,百靈鳥叫得多好聽呀,好像媽媽唱的催眠曲,那樣輕,那樣溫柔。白鵝女睡了,睡得甜甜的。溫暖的陽光,透過樹蔭,映在她美麗的臉上。這時候,她夢見了什麽呢?

忽然,一陣旋風刮過來,幾乎把白鵝女從樹上掀掉。原來是一只大野鷹。它飛到老松樹的頂上,扇動著兩只大翅膀,把整個樹頂都遮住了,兩只大爪,像鐵鉤子一樣,緊緊地抓住樹幹。老鷹張著尖利的嘴,狠狠地敲打著樹枝,像斧頭砍的一樣。但是老鷹高高地仰著頭,*'望著天空,卻沒有能夠看見白鵝女。白鵝女機警地從它的翅膀底下順著樹幹滑下來,老鷹張開大嘴叫了幾聲就飛去了,只有那老松樹,搖動著松葉沙沙地響。

白鵝女告別了老松樹,繼續往前爬。她的衣服撕破了,臉上手上都流出了鮮血。她爬呀,爬……摸到一塊大石頭,又涼又滑,好像那海水裏長滿青苔的巖石,她往上一坐,滑溜一下,石頭跳起來飛出了好遠。原來是一條盤臥著的大蟒。這大蟒有多少年了?誰也不知道,水桶還沒有它粗呢!但它沒有咬白鵝女,一直竄過山澗去不見了。白鵝女雖然很害怕,可是她想:找到野葡萄就能活了,這樣瞎著眼一直到死,還不如給野獸吃掉。於是她仍舊很勇敢地往前爬……

她爬到一座山崖下,實在沒有力氣了,就想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她伸出兩手尋摸一塊平坦的山石,預備坐下去,但是因為她看不見,兩手朝著懸崖的邊緣撲過去,一下子就掉進了山澗裏。直到深夜,她才蘇醒過來。山水沖積下的淤泥救了她。她沒有摔死,只是跌傷了。她聽見泉水淙淙的響聲,就摸著往前爬。爬到一股泉水邊,洗洗手,沖沖腳。真奇怪,摔破的傷痕立刻就好了,全身都恢復了力氣。她想:也許這條泉水,能把我帶到長野葡萄的地方去吧!她就順著這條泉水往前爬。爬著,爬著,一下子又跌進深谷裏,她閉著眼,聽著風聲從耳邊呼呼地飛過,她想:要摔死了!忽然,什麽東西接住了她,輕輕地蕩上蕩下,像秋千一樣。她伸出小手一摸,仿佛是幾根藤莖,手攀著藤子往上爬,一顆涼涼的水球,碰到臉上滾落下來。多奇怪!這是哪裏落下的水珠兒呢?她在四周摸來摸去,就摸到一串圓圓的,涼涼的東西。用力一抓,流出滴滴的黏汁來。放在舌頭上嘗一嘗,甜膩膩的,帶著一股醉人的清香。這不是野葡萄嗎?她摘下一串,又一串,把嘴塞的滿滿的,吃了又吃。一下子,兩眼忽地明亮了。她看見:滿山崖上,生長著野葡萄藤,藤蔓蔓上懸結著深紅色的野葡萄,薄薄的果皮像珍珠一樣透明,亮晶晶地閃著光,深綠色的葉子,像翡翠一樣,遮滿了山崖。白鵝女抱著藤子,望望天,天上藍藍的,飄著幾朵白雲,白雲下邊是山峰,山上的泉水是那樣的清,那樣暖,淙淙地往下流,沖洗著白鵝女身邊的野葡萄藤,流向那深深的山谷。也許,就因為被這樣的泉水澆灌著,這樣的山風吹拂著,這樣的陽光照耀著,這野葡萄才長得這樣甜,這樣美麗,像紅珍珠一般。泉水兩邊石頭縫裏的野花,開得多麽好看。花叢中的果木樹,結著累累的果子……世界是多麽美呀!白鵝女坐在藤子上,拍著手,兩腳蕩來蕩去,唱起快樂的歌。

她一邊唱,一邊用藤蔓蔓編籃子。籃子編成了,裝了滿滿一籃野葡萄。她高興地想:"好了!村內磨房裏那瞎眼的老頭兒,不用再摸著墻根兒走路了。讓他吃了野葡萄,睜開眼看看天上的星星,看看明亮的陽光!那吹笛子的盲藝人,不用再讓兒子領著走路了,給他吃些野葡萄,也讓他看看路邊的草長的多麽綠!還有那瞎眼的小妹妹,讓她看看我們的白鵝,多麽白,多麽漂亮……"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