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決定坐船到橄欖壩去。從允景洪到橄欖壩雖然並不遠,水路旱路都只有八九十裏路,但我們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從水路走。這不僅僅是因為順流而下可以到得更快些,而且,我覺得,能夠沿著瀾滄江的激流和兩岸奇峰連雲、綠陰映波的熱帶景色,做一次賞心悅目的航行,這本身對人便是一個最大的魅惑。

我曾經有過許多次在江河上旅行的經歷。我私下裏得出了一個也許是有些偏頗的結論:只有當你在江河上航行,通過水光山色來觀察那隨時變化的景色的時候,才能夠真正領略得到我們祖國錦繡河山的全部的豐饒和美麗。我曾經在氣象萬千的長江上航行過,為那煙波浩瀚、壯麗森嚴的奇景而留連詠嘆,胸中充滿了壯闊和自豪的情感。我曾經在珠江上航行過,沿著峰連壁立的兩岸溯流而上,飽嘗過那充滿熱帶情調的麗強烈的南國風光。我也曾經在祖國邊疆的許多不知名的小河中航行過(如像雲南的南溪河和猛拉河),坐在精巧輕盈的獨木舟中,在茂密的花叢和藤蔓間逐波而行,"秋水才深四五尺,野航恰受兩三人",林碧峰青,觸目成趣,極目所至,都是一片蓬勃的生氣,胸中不禁激蕩著對於祖國邊疆的無限摯愛之情。

但是,我還沒有探訪過我們祖國最偉大的河流之一--瀾滄江。

我曾經許多次地橫渡過瀾滄江。當載著汽車的渡船在鋼纜牽引下緩緩橫過江心時,巨大的船只在激流沖擊下不停地顫抖著,使人立時感受到了瀾滄江的不可抗拒的龐大的威力。遠眺江面,似乎是波平浪靜的,但平靜的水面下卻隱藏著胸懷叵測的激流。在夕陽的照射下,江心泛發著鋼藍色的光亮,間或從水底湧出一兩個急旋著的渦流;浮在江上的朽樹斷枝,像箭似地被沖到遠方去。這一片雄偉景象使人不禁感到:瀾滄江啊,你真是一條矯健剽悍、深邃莫測的巨龍。

但是,我卻沒有真正探訪過瀾滄江,沒有親自沿著江流領略過它的雄偉的力量。

我便是帶著這樣一種得遂心願的心情,坐著那種用柚木薄板做成的傣族的小木船,欣然上路了。

我們坐的小船,實際上只是兄弟民族所慣用的那種獨木舟的變種。船身是窄長而輕巧的。旅客們坐在中央,兩個船工分別站在船頭和船尾,船小得像公園裏的小劃子一樣,坐了四五個人,便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和我們結伴而行的,還有另外兩只小船,一只是為農場的拖拉機送柴油的,另一只則坐了一群到景洪來趕街的花枝招展的傣族姑娘。就這樣,我們駕著一葉扁舟,駛向波濤滾滾的瀾滄江。

小船剛一駛進江心,我們便感受到了瀾滄江的威力。江水湍急地流向東方,小船一只接一只地向下遊駛去,快得像離了弦的箭一樣。烈日當空,在貌似平靜的水面上,閃耀著萬點金光。在我們眼前,好像是倏然閃過的電影鏡頭似的,出現了一個接連一個的美妙風光的絕妙畫幅。江水忽而流過懸岸,忽而越過森林,忽而沖過木棉成林、芭蕉成陰的江心沙洲,忽而繞過掩映在密林深處的山村。有時我們穿過了一片浩浩蕩蕩、波平如鏡的江面;有時我們穿過了一道群峰聳立、懸岸夾峙的奇險的山峽;有時我們駛過了一片波濤洶湧、水勢陡急的險灘。不論江水流過什麽所在,到處都遺留著瀾滄江這位性格暴烈的巨人的憤怒的痕跡。巖石、陡壁、森林和山箐,都顯露著一層層由於江水沖擊而形成的灰白色的跡印。江心,時常從水底聳出一座座孤島似的礁石和石筍,有的異峰突起,有的群集成陣,把寬闊平整的江面頓時分割成許多湍急如瀑的細流。江心和江岸的巖石都是黑藍色的,經過了江潮的千百次的沖擊,它們變得像金屬一樣亮,在陽光下,好像鋼鐵鑄就般地在閃爍發光。

瀾滄江的兩岸是壯麗的,豐饒的。無論是山峰上,懸崖邊,都密生著郁郁蔥蔥的亞熱帶森林。密林都被叢生的藤蔓攀附著,纏繞著,許多參天巨樹身上都披滿了各種各樣的附生植物,從樹頂一直垂掛到江邊,有的好像是串串瓔珞,有的又好像是老人的長須。我還是第一次發現,那些生長在江邊和崖壁上的樹木,竟有著這樣驚人的頑強的生命力量。隨著年復一年的江水的漲落,它們所據以生長的土層都被波浪沖刷幹凈了,但它們仍然是在枝葉繁茂地生長著。許多大樹的根,幾乎全部裸露在外面,只有少數的根須依附著懸崖的石壁,在它們的樹幹上,水淹的跡印一直達到半腰,但它們仍然頑強地聳立著。在一塊嶙峋的巖石上面,壓著一塊從山頂上坍落下來的巨石,就在兩塊巨石之間的縫隙中,就像銜在一張嘴裏一樣,生長著一棵亭亭玉立的巨大的芒果樹,樹上正盛開著黃色的小花,它的茂盛的枝葉,說明了它的旺盛堅強的生命力量。

但是,所有這一切,多半都是我在歸途的航程中註意到的。去的時候,在疾駛如箭的航行中,我應當坦白地說,我們的全部註意力都被行船的驚險和船工們那種舉重若輕、履險如夷的高度純熟技巧所吸引了。我還是頭一次經歷這樣驚險的航程。在江上,我們的小船走得和汽車一樣快。我覺得,我們的小船幾乎是隨時都有被驚濤急浪撞翻的危險。但是,在我們心目中的每一次難關和險境,在我們的船工的控馭自如的掌握下,都輕易地平安渡過了。和我們同舟共濟的這兩位傣族青年,不論遇見什麽風浪、險灘、暗礁、渦流,總是那樣地從容不迫、泰然自若,甚至在最緊急的時刻也還是在小聲地唱著歌。他們有時搖著木槳,有時拿起竹篙。這兩件平常的東西,在他們手中仿佛具有著某種神奇的力量。當小船被卷進一片兇險的漩渦當中時,只見他們不慌不忙地左搖幾下,右搖幾下,小船便馬上順從地劃出了險境。

在九十裏路的航程中,我們要經過三個危險的"溜子",也就是險灘。這些險灘,實際上是由江面的突然的落差所形成的一段瀑布似的急流。從幾裏路以外,便可以聽得見這些險灘的吼聲,好像是沸騰的開水一樣。這時,江面突然下降,黃綠色的濁流把一只只小船好像是一段段木料似地從上面拋下去。我幾乎沒有看清我們的船是怎樣沖下去的,我只聽見了一片水聲。我們的小船好像是被一支無形的巨手一下舉到浪頭,接著又扔到浪底,然後,又像是坐滑梯似地朝著下遊急駛而去。但是,前面也不是坦途,一座陡峭的石壁正筆立在急流沖去的方向,一個個浪頭沖到黑色的砏巖上,又被撞得粉碎。難道我們的小船可能不跟著急速的浪頭一直撞到那座懸崖陡壁上去麽?我們把一切都交給我們的船工了。他們的鎮定,使我們不能不信任他們,因為即使是在這時,他們也還是在小聲地唱著歌。果然,他們是值得信任的,他們一個在左、一個在右地輕輕撥動了幾下木槳,我們的直奔石崖而去的小船,在離石崖一丈開外的地方,馬上便馴順地向右面改變了方向,就仿佛我們不是置身險境,而只不過是在平靜的湖水中行船一樣。但是,我們的險境並沒有完全過去。另外的險灘又在前面窺伺著我們了。在雷鳴般的波濤聲中,一列黑色的高大礁石,像一排鋒利的牙齒似的矗立在前面。在它們之間,浪花飛濺,洶湧澎湃,好像是開了鍋的水。我們的小船又像個火柴盒似地被扔到了一片急浪和亂礁中間。但是,即使是在這裏,我們的船工也仍然是不動聲色的。他們左回右轉,前劃後撥,輕而易舉地便把我們的小船從亂礁陣中劃出,送到一片平靜的春水當中來了。一直到這時,我們才舒了一口氣,放松了緊握著船舷的雙手,註意到四圍的景色。群山被紫色的霧靄籠罩著,水面上翺翔著一群白鶴和沙鷗。江岸上,一群傣族姑娘正在用三角網捉魚。我們離橄欖壩不遠了。我們的一位船工已經在大聲向岸上的姑娘唱起情歌來了。

但是,我在這時卻完全陷入到沈思中去了。從這兩位樸質的船工身上我仿佛受到了深深的啟示。這是兩個普通的傣族青年,他們的身材並不高大,但他們卻具有著一種我們所難於設想的巨大的力量--能夠馴服驚濤急浪的力量。瀾滄江是一個性情兇險、桀驁不馴的巨人,可是,當人們研究和洞悉了它的一切習性和特點,熟悉了它的每一段激流和險灘、每一座懸崖和暗礁的時候,人們就變成了比它更加高大的巨人。當我們也能夠像這些船工們一樣,把自己的對手了解得這樣真切和透徹,在我們前面難道還會有什麽不可跨越的風浪和不可戰勝的困難嗎?

我的這個想法,在我們歸途的航程中,又得到了進一步的證明和充實。

我沒有聽從人們的勸告,走旱路回允景洪去。在橄欖壩的三天的愉快的訪問,不但沒有使我們感到疲勞,反而使我們更加充滿了精力。我們必須坐船回去。如果說,我們已經親身體會了這裏的船工們的馴服波濤的驚人技巧的話,那麽,我們就必須進一步了解一下,人們是怎樣地迎著激浪逆流而上,把船只劃到上遊去。

我們坐的是另外一只小船,船工是兩位更加年輕的青年,這使我們在開始時不免感到有些惋惜。但是,過了不久,我就發現,我的一切疑慮都是多余的。瀾滄江上的每一個傣族和漢族的船工,都值得我們同樣地信任和欽佩。他們對於江上的每一塊砏崖,每一道急灘,每一片浪花,都熟悉得像自己手上的掌紋一樣。不過,雖然如此,在這樣的水深浪急的激流中逆水行舟,卻不像是順流而下那樣地從容和愉快了。可是,不久,我在我們的新夥伴身上,又發現了另外一種令人欽敬的特點,這些熟知水性的年輕人,不但有著在激流中行船的純熟的技巧,而且還有著和驚濤駭浪進行堅韌頑強的鬥爭的堅強毅力。當我們的小船逆流而上時,他們不大使用木槳,更多地用那安著鐵尖的長竹篙作為武器。小船沿著江岸前進,他們用長篙撐住江底或者江岸的巖石,把船一丈一丈地、一尺一尺地撐向前去。波浪沖打著船身,船身抗拒著波浪。但是,人們終於還是顯示了更大的力量和智慧。雖然我們的小船只能以比步行略快的速度向前駛進,但我們終究是在不停地前進著。一切波濤和渦流都不能使我們後退一步。可是,這得需要人們付出多大的毅力和機智啊!當他們把長篙支撐在一塊礁石的一個圓洞裏(這是被無數長篙的鐵尖戳成的圓洞啊),用力把小船推到一丈以外的上遊之後,馬上便得把長篙急速地戳向另一塊礁石的另一個圓洞裏,不能有半秒鐘的遲疑和延誤。不然,船只便會被洶湧的波濤席卷而去,然後一切又得重新來過。但我們的船工一次也沒有失誤過。他們有時會從山峽中迂回一下,從右岸劃到左岸。但他們從來沒有在激流面前退縮過,他們從來也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手忙腳亂、束手無策來,而是一直保持著始終如一的頑強和敏捷,一篙接連一篙地把小船推向前去。他們從不環顧逡巡,便會知道在哪一塊巖石上面有可以落篙的圓洞,哪一片浪花下面有可以落篙的礁石。當江面被一堆亂峰割裂成許多細流時,他們也會毫不猶疑地決定從哪一條峽谷中穿過。他們對於一切水情和地形都了若指掌,他們的判斷總是毫厘不爽的。

有時,當我們的小船需要通過一段瀑布似的急流時,便開始了一場人和自然之間的角力。我們的船被推到了沸騰的浪花中,這時,我們的船工們便利用水底的石隙,用長篙把小船固定起來,不讓波濤把它沖走;洶湧的波濤不甘退讓,猛烈地擊打著我們的船身,企圖把它拋到下遊去。但是,它們一點也不能得逞。我們的小船在兩根竹篙上面穩固地停留著。波浪瘋狂地沖擊著,人們一點也不示弱,用盡全力地支撐著竹篙;竹篙逐漸被壓成了彎弓形,但人們仍然頑強地堅持著。最後,波濤終於松勁了,威力減弱了。於是,人們趁著浪頭與浪頭之間的半秒鐘的間隙,把船只勝利地推向前去,而且連續不停地把船撐到了平靜的江灣裏。歇憩片刻之後,我們又安然前進了。

就是這樣,我們越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山峽,撐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險灘,極其艱苦然而又是十分順利地走完了全部航程。使我們多少有些遺憾的是:我們在歸航的路程中雖然走了差不多一整天,但我們仍然沒有能夠恣意觀賞一下瀾滄江兩岸的雄偉森郁而又嫵媚動人的美妙風光。我們的船工的驚人的毅力吸引了我們的大部分註意力。兩岸的美麗風光,在我腦子裏只是印下了許多斷斷續續的印象:一片片蓊郁茂密的原始密林;一塊塊整潔高大的甘蔗田;一群群彩色繽紛的江燕;水獺在礁石上啃食著一條大魚;猴子在森林中泰然地摘食著果子;一船船的貨物和旅客從我們身邊飛速地掠過;隨處都可以入畫的、變幻萬端的南國風光……而這一切,又都匯成了一個總的印象:在偉大的瀾滄江的懷抱裏,在我們眼前呈現的是一片無比壯麗、無比豐富的大自然的面貌。

但是,人們比大自然更加壯麗、更加偉大。人們有著比大自然更巨大的力量。你看,和我們一同在瀾滄江上度過了兩個美好的日子的幾位平凡的年輕人,在他們身上就蘊蓄著何等深厚、何等堅強的力量!他們熟悉瀾滄江的一切,就像熟悉自己的母親一樣。他們掌握了瀾滄江的一切奧秘,他們又有著勞動人民的另外一種美德--百折不撓、堅韌頑強的毅力。這樣,就使這幾個瘦小的傣族青年具有著那種可以使江河為之讓路、山嶽為之俯首的征服一切困難的堅強力量。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