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罕城(上)

罕城仿佛是土裏長出的,巨大,荒蕪,看上去接近永恒。

旅人來到罕城,是因為一個男人。他被人謀殺了。兇手是他的妻子與妻子的情人。他死不瞑目,想知道為什麼。這不困難,旅人讓他回到過去(那時他還是一個少年,因為舞弊被教師斥罵,輟學,就做了小偷,摸走一個中年男人的錢包。男人丟錢後,撞車自殺。他很沮喪,改邪歸正,從做小生意開始,發家致富,後來遇上他的妻),命運像蜘蛛結的網,像漂浮的葉子,像一根長長的繩索,但他顯然不能明白這三個比喻的真諦,求旅人給他機會補償遺憾。這也不困難。時間並非箭頭,它同時存在於過去、現在、將來。旅人把他帶到鏡前。他又回到教室裏,沒有舞弊,考上大學,做了醫生。他抓住小偷的手,把錢包送還中年男人。但他還是遇上了他的妻……不管中間發生了什麼,過程多麼匪夷所思,終點仍然是他被她殺死。

他失去控制,號啕痛哭。眼淚跌在地上,卻不濺開,像晶瑩透明的小球,一下一下地跳。

知道這些直徑半厘米的球體的秘密嗎?旅人輕聲問道。

他搖頭,註視著它們,臉上的淚水猶在流淌,會聚於下頜,形成淚滴,墜著。黏度極大,所以拉長。最後終於承受不了這重,輕輕一顫,墮在巖石地板上。

“你能數得出這裏有多少顆小球?”

十顆?一百零七顆?三十三顆?十萬四千零一顆?

“萬物之和必然會帶大於或小於其數學概念上的整體範疇。沒有精確的‘等於’。不管杯子的大小形狀,也毋論給杯子斟水的那只手多麼穩健,裝在杯子裏的水一定不會與杯口完全絕對地持平,它會少那麼一丁點又或者溢出那麼一丁點,盡管這一丁點是肉眼難以覺察常為人所忽略不計,但它的狀態確是萬物存在的真相。數字可以抽取出事物的某部分本質進行歸納總結,在此過程中,當會喪失或增加許多不可控制的衍生物。這即是純粹意義上的‘阿萊夫’,是我們所生活的罕城。它永遠在,永遠在變。”

旅人所說的並非他所能理解的,他不吭聲,目光轉移到鏡中一個突然出現的形象,那是他的妻。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