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深秋的一天,英國納皮爾船廠廠長皮爾遜奉政府和海軍部之命率領“亞馬爾號”商船在日本公海附近遊弋著,期望搜集到日本海軍、特別是潛艇的一些活動和訓練動向,幾天來一無所獲。這天清晨,聚精會神的船員們突然聽到一個女人恐怖、微弱的呼喊聲:“嗨爾普!嗨爾普!……”(英語:救命啊!)“喀幽美希喲!喀幽美希喲!……(日語:救命啊!)海面上大霧茫茫,視距不到10公尺。

皮爾遜命令:“救生艇立即起航,沿著呼喊聲方向搜索!”

30分鐘後,救生艇拖回一摩托小艇,吊上甲板。

隨船而來的特工人員立即對摩托艇進行檢查。小艇由艇體和一台小型發動機構成,十分簡單。發動機的燃料已經耗盡。一個失去知覺的年輕姑娘,橫躺在一具男屍上。

“緊急搶救!”特工隊長波特上校命令。醫護人員迅速把姑娘推進醫療室。

“死屍立即送特檢室!”隨著波特的第二道命令,男屍被特工人員推走了。

“哈維!繼續檢查摩托艇!”第三道命令下達後,人員均離開甲板,只有哈維一個人繼續察看小艇。

一個細微的嘀噠嘀噠聲,從摩托艇里傳出。哈維立即呼喊:“有——情——況!”話音剛落,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船長和波特迅速趕到甲板,只見小艇已經粉碎,哈維的屍體橫掛在船舷邊。

事非尋常,船長把一切希望寄托到姑娘身上。

失去知覺的姑娘約25歲,身著日本海軍軍官服裝,蒼白的臉上還掛著十分驚恐的神色;但透過這些,依然能看出她那瑩潔俊美、溫柔多情的面容。容貌十分迷人!

強心針打過了,葡萄糖液正在一滴一滴地從靜脈輸到體內。波特反覆思考後決定,趁她昏迷時進行一次徹底的檢查。

治療室只留下波特、弗朗克醫生和朱麗亞護士3人。姑娘的衣服被小心翼翼地全部剝去,並沒有發現任何線索。姑娘的頭發、口腔、胸下、腋下、直到生殖部位都經過仔細察看,依然一無所獲。除了下腹部最近做過闌尾切除的刀口明顯可見外,什麽也沒有查到。

特檢室的察看結果是,男屍也是一名海軍軍官,頭部有被擊傷的痕跡,從背部向胸腔直刺進一把匕首。這顯然是姑娘的搶先行動。在死者的內衣里,有一張沾滿血跡的小紙條。經清水化開血跡後,現出了一行字。日語通一眼就辨認出,這是一張秘密手令:“遠離海上試航區後干掉她!”

船長和隊長又露出了希望的微笑、再次向醫護人員關照:“救活她!一定要救活她!”

蘇“亞馬爾號”返航的第三天,穿過了馬六甲海峽,駛進了印度洋。

姑娘的心臟漸漸有力,臉色也變得潔白而略帶緋紅。忽然間,姑娘吃力地移動了一下身子,漸漸地,她那兩顆熠熠閃光的丹鳳眼微微地開啟了,可她依然疲乏,兩眼又又過了很久,姑娘再次睜開了她的眼睛。她的手握著護理她的朱麗亞的手。用熟練的英語吐出了她的第一句話:“Dear!謝謝你們救了我!”

朱麗亞高興地拿起牛奶咖啡瓶,讓姑娘吸吮。她緩慢地吸著,漸漸地清楚了周圍的一切。

“小姐!我想單獨見船長。我有話對他說。”姑娘懇求道。

朱麗亞回答:“我就去,一定轉告船長!”

吐皮爾遜和波特在船長室迎候,姑娘她心情異常激動,臉上掛著淚。般長迎上前去握住她的手。姑娘的臉緊緊地貼在船長的臂膀上。經過談話了解,姑娘名叫松崎立原,專門從事潛艇設計建造。父親北川茂是國會議員,家庭本來美滿幸福。10多天前,父親因在國會進行反戰演說,在回家的路途中慘遭殺害。

“父親去世後的第一個周末,我忍耐不住內心的悼念之情,去墓地探望。在返回的路上,天已一片漆黑,一個身影始終遊蕩在我的身後,我好像就要遭到父親的同樣命運,一切是如此嚇人。”她難過而又憤怒地敘述著,“第二天,意外地通知我繼續參加海軍試驗。我居然還可以參加我的事業;可我已經厭倦,甚至仇視這一工作了。

“夜晚,我在檢查儀器時,一個意外的無線電訊號吸引我。我弄清了這是一艘英籍商船,初步判明了它的航速和走向。它完全可能在我們試驗時距我們不遠。我覺得這是個難得的機會,魚雷試驗沒有擊中目標,袖珍潛艇也沒有返航。我完全不相信我研制的袖珍潛艇和魚雷發射管會有意外。正在思考之中,艦長命令我與一個”“不相識的助手,駕駛摩托艇去探明究竟。

“這家夥鬼頭鬼腦,使人疑慮,更奇怪的是,他全然不聽我的指揮,艇飛快而筆直地朝遠方駛去。我明白了一切!我感到末日來臨,滿腔怒火再也抑制不住。我要活,我要給父親報仇,不知從哪里來的勇氣和力量,搶先干掉了他。然後我操縱小艇,全速向預測的方向開去,大霧幫助了我的行動,我知道已經逼近你們了,可就在這時,油燒完了。我一陣心慌,往後的情況就不清楚了。”

“請問你今後的意願是什麽呢?”船長問。

“我要求到貴國避難,如果有我從事的工作更好。我要用自己微弱的力量,為消滅日本戰爭勢力出力。當日本戰爭勢力滅亡之後,再回日本從事和平勞動。”

波特說:“姑娘!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想問你,你有什麽證據能表明你的誠意呢?“松崎從容地回答:“我能夠表明我的誠意。不過,請原諒,這只能在貴國接受我避難之後,談話的地點在貴國海軍部。”

獻海軍總參謀長威尼斯把幾張《朝日新聞》放在姑娘面前。《北川茂遇刺身亡》的消息登在報紙的第一版上方,還有幾則對北川茂進行人身攻擊的消息。姑娘感到心酸。

威尼斯說:“我們知道了你的不幸,你是一個堅定、勇敢的女性,我們祝願你開始新的生活。”

松崎說:“我帶來了日本潛艇的重要資料,我要向您獻上這份珍貴的禮物。”

威尼斯早已獲悉波特的檢查報告,驚異她還帶有資料,問道:“在哪里?”

姑娘十分害羞,但還是慢慢地吐出:“在——我——下部身子里。”

威尼斯壓抑不住內心的高興,親吻了她的臉,並通知外科室作好準備。

外科室里,身著海軍裝的,正是普朗克醫生和朱麗亞小姐。

醫生擴開下身,打開側壁縫線,小心地取出兩顆膠囊似的東西。

松崎感到疼痛、羞愧,她吃力地說:“請威尼斯長官進來,我要親自獻上這份珍貴的禮物。”

威尼斯把一些高級點心和水果放在床頭,接過禮物,親切地安慰她先好好養傷。

微縮膠卷迅速地放成照片,它清晰地顯示出日本最新研制的袖珍潛艇設計資料。它是由一名敢死隊員駕駛的魚雷,攻擊時靠與敵艦相撞、同歸於盡獲勝。膠卷最後也是其父遇難的新聞。

威尼斯頓時驚訝失色:“日本人對我們該是多大的威脅呀!我們還沒有任何措施對付這一威脅,我們必須迅速行動,尋求對策!”

兩天之後,威尼斯再次探望松崎,並代表海軍部對她致以謝意。

松崎懇求地說:“尊敬的總參謀長,我是潛艇設計師,我不知道是否可以繼續我的工作。我要為我的父親報仇呀!”說著,她又失聲痛哭起來。

威尼斯說:“姑娘!不要難過,我們會認真研究你的願望的。”

顯隨著戰爭氣氛的逼緊,英國最大的納皮爾船廠一片繁忙景象。幾艘萬噸貨輪在船台上同時建造,松崎被派到船廠從事民用船舶的設計制造工作。船廠遙遠的一角,是英國最新潛艇研制基地。但那里戒備森嚴,必須持有特別通行證方可入內。

納皮爾船廠的人們對這位東洋女郎非常欽羨。她長長的黑發,迷人的目光,纖細的腰肢,豐滿的乳房,無處不給人以優美絕倫之感。盡管姑娘對這歐洲的裝飾還顯得不習慣、不自在;可在歐洲人的眼底里,這種靦腆更增添了她的俊美。

經過半個多月的工作,她那橫溢的才華更為迷人。她不費多大功夫,就能看出各種船只的設計特點。她能準確透徹地說出英國各種船只的結構特點以及各種結構的理論依據。

1個月之後,船廠舉行一次學術會,松崎也參加了。

當會議主席和報告人走進講台時,松崎目不轉睛地望著那位主席。旁邊的人告訴她:“這就是廠長皮爾遜博士。”松崎斷定沒有認錯,她沖向前去,握住廠長的手:“原來‘亞馬爾號’船長就是您。”

會議就要開始,松崎也感到過於激動,退回到自己的坐位。

主講人講完了準備的內容。又有一、二人做了補充發言之後,會場便開始寂靜了。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