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萬華·人經風雨陰晴 文成鼎鼐滋味

王鼎鈞一九二五年生於山東蘭陵,自幼受中國古典文學的熏陶,一九四九年後到臺灣,一九七九年應聘至美國西東大學任教,之後定居紐約至今。迄今已出書近四十種,在散文、評論、劇本、小說等領域都有過建樹,但尤以散文見長。

王鼎鈞的散文寫作有過相當長的累積。從廿世紀七○年代起,其散文被歸入以許地山為開山人的博學沈潛“寓言派”散文,被視為“人生說理”的代表作。八○年代移居海外後,王鼎鈞不斷將文體實驗和語言修辭推入新境地,被視為“鄉土派”散文的代表。進入九○年代以後,人們在他的散文中發現了出入於魔幻和現實空間的廣闊世界,發現了將民族審美心理推向陽剛之極致的藝術境地。從九○年代末,王鼎鈞的“宗教散文”更是給他的“散文江山”籠上一層悟境。

王鼎鈞的散文可以歸入感時憂世的文學傳統,但又充滿現代生命體驗的孕育感。他激勵青年人要有“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的人生,字句之間映照著作者全身心投入的體悟。他以“寫出全人類的問題”的胸襟來關註人生,文中躍動著切實有力的辯證思維。經歷了戰亂與憂患的王鼎鈞對於社會歷史、人生與人性有著深刻的省察與體悟,這使他的散文常呈家常話風,流露出一個散文大家的親民心態,滲透著對世態民心的真切體悟。

為人謙和的王鼎鈞以“蘭有劍氣,不能傷人”的獨異大氣,形成了其獨特的“鄉愁美學”,這也許是王鼎鈞海外創作對中國文學的重要貢獻。他的“鄉愁美學”孕成於“經歷七個國家、看五種文化、三種制度”的人生經歷,也雜成於一代中國人跨越幾個時代的幾度漂泊中。鄉愁在其筆下有著種種復雜的變奏,並將其融入人類的生命原型之中:由於原鄉的失落和尋找,人類在其生存中始終是漂泊不定的。

王鼎鈞自言:“我長期出入於散文、小說,戲劇之間兼收並蓄的表現技巧漸能得心應手。重要的是,我覺得生命的酸甜苦辣已調和成鼎鼐滋味,心如明鏡、無沾無礙的境界可望可即。”正是這種心靈的“無沾無礙”和表現技巧的“得心應手”,配以全身心投入寫作,“把文字當作宗教”,使得王鼎鈞在溝通人生、藝術、宗教三者中呈現出澄澈、寧靜,他的散文回蕩於天地間的中國智慧和精神。

學者樓肇明先生有過一番議論:“人們熟悉作為散文革新家的余光中的名字,而另一位也許藝術成就更大、意境更為深沈博大的旅美華文散文家王鼎鈞,則是為內地讀者所知不多和相當陌生的了。”同時他也認為,余、王二氏“共同為完成對現代散文傳統的革新,奠定了堅實穩固的基石。”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