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我的孩兒,你聽得見嗎?”

胎兒:“我在哪里?!”

母親:“啊孩兒,你聽見了?!我是你媽媽啊!”

胎兒:“媽媽!我真是在你的肚子里嗎?我周圍都是水……”

母親:“孩兒,那是羊水。”

胎兒:“我還聽到一個聲音,咚咚的,像好遠的地方在打雷。”

母親:“那是媽媽的心跳聲……孩兒,你是在媽媽的肚子里呢!”

胎兒:“這地方真好,我要一直呆在這里。”

母親:“那怎麽行?孩兒,媽要把你生出來!”

胎兒:“我不要生出去,不要生出去!我怕外面!”

母親:“哦,好,好孩子,咱們以後再談這個吧。”

胎兒:“媽,我肚子上的這條帶子是干什麽的?”

母親:“那是臍帶,在媽的肚子里時你靠它活著。”

胎兒:“嗯……媽,你好像從來也沒到過這種地方。”

母親:“不,媽也是從那種地方生出來的,只是不記得了,所以你也不記得了……孩兒,媽的肚子里黑嗎?你能看到東西嗎?”

胎兒:“外面有很弱的光透進來,紅黃紅黃的,像西套村太陽落山後的樣子。”

母親:“我的孩兒啊,你還記得西套村?!媽就生在那兒啊!那你一定知道媽是什麽樣兒了?”

胎兒:“我知道媽是什麽樣兒,我還知道媽小小的時候是什麽樣兒呢?媽,你記得什麽時候你第一次看到自己嗎?”

母親:“不記得了,我想肯定是從鏡子里看到的吧,就是你爺爺家那面好舊好舊的,破成三瓣又拼到一塊兒的破鏡子……”

胎兒:“不是,媽,你第一次是在水面兒上看到自個兒的。”

母親:“嘻……怎麽會呢?咱們老家在甘肅那地方,缺水呀,滿天黃沙的。”

胎兒:“是啊,所以爺爺奶奶每天都要到很遠的地方去挑水。那天奶奶去挑水,還小不點兒的你也跟著去了。回來的時候太陽升到正頭上,毒辣辣的,你那個熱那個渴啊,但你不敢向奶奶要桶里的水喝,因為那樣準會挨罵,說你為什麽麽不在井邊喝好?但井邊那麽多人在排隊打水,小不點兒的你也沒機會喝啊。那是個旱年頭,老水井大多干了,周圍三個村子的人都擠到那口深機井去打水……奶奶歇氣兒的時候,你扒到桶邊看了看里面的水,你聞到了水的味兒,感到了水的涼氣兒……”

母親:“啊,孩兒,媽記起來了!”

胎兒:“……你從水里看到了自個兒,小臉上滿是土,汗在上面流得一道子一道子的……這可是你記事起第一次看到自個兒的模樣兒。”

母親:“可……你怎能記得比我還清呢?”

胎兒:“媽你是記得的,只是想不起來了,在我腦子里那些你記得的事兒都清楚了,都能想起來了。”

母親:“……”

胎兒:“媽,我覺得外面還有一個人。”

母親:“哦,是瑩博士。本來你在媽媽肚子里是不能說話的,羊水里沒有讓你發聲的空氣,瑩博士設計了一小機器,才使你能和媽媽說話。”

胎兒:“噢,我知道她,她年紀比媽稍大點兒,戴著眼鏡,穿著白大褂。”

母親:“孩兒,她可是個了不起的有學問的人,是個大科學家。”

瑩博士:“孩子,你好!”

胎兒:“嗯……你好像是研究腦袋的。”

瑩博士:“我是研究腦科學的,就是研究人的大腦中的記憶和思維。人類的大腦有著很大的容量,一個人的腦細胞比銀河系的星星都多。以前的研究表明,大腦的容量只被使用了很少的一部分,大約十分之一的樣子。我領導的項目,主要是研究大腦中那些未被使用的區域。我們發現,那大片的原以為是空白的區域其實也存貯著巨量的信息,進一步的研究提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那些信息竟然是前輩的記憶!孩子,你聽得懂我的話嗎?”

胎兒:“懂一點兒,你和媽媽說過好多次,她懂了,我就懂了。”

瑩博士:“其實,記憶遺傳在生物界很普遍,比如蜘蛛織網和蜜蜂築巢之類我們所說的本能,其實都是遺傳的記憶。現在我們發現人類的記憶遺傳,而且是一種比其它生物更為完整的記憶遺傳。如此巨量的信息是不可能通過DNA傳遞的,它們存貯在遺傳介質的原子級別上,是以原子的量子狀態記錄的,於是誕生了量子生物學……”

母親:“博士,孩兒聽不懂了。”

瑩博士:“哦,對不起,我只是想讓你的寶寶知道,與其他的孩子相比他是多麽幸運!雖然人類存在記憶遺傳,但遺傳中的記憶在大腦中是以一種隱性的、未激活的狀態存在的,所以沒有人能覺察到這些記憶的存在。”

母親:“博士啊,你給孩兒講得淺些吧,因為我只上過小學呢。”

胎兒:“媽,你上完小字後就在地里干了幾年活兒,然後就一個人出去打工了。”

母親:“是啊,我的孩兒,媽在那連水都是苦的地方再也呆不下去了,媽想換一種日子過。”

胎兒:“媽後來到過好幾個城市,在當過飯店服務員,當過保姆,在工廠糊過紙盒,在工地做過飯,最難的時候還靠撿破爛過日子……”

母親:“嗯,好孩子,往下說。”

胎兒:“反正我說的媽都知道。”

母親:“那也說,媽喜歡聽你說。”

胎兒:“直到去年,你在瑩博士的研究所當勤雜工。”

母親:“從一開始,瑩博士就很注意我。她有時上班早,遇上我在打掃走廊,總要和我聊幾句,問我的身世什麽的。後來有一天,她把媽叫到辦公室去了。”

胎兒:“她問你‘姑娘,如果讓你再生一次,你願意生在哪里?’”

母親:“我回答‘當然是生在這里啦,我想生在大城市,當個城里人。’”

胎兒:“瑩博士盯著媽看了好半天好半天,笑了一下,讓媽猜不透的那種笑,說:‘姑娘,只要你有勇氣,這真的有可能變成現實。’”

母親:“我以為她在逗我,她接著向我講了記憶遺傳那些事。”

瑩博士:“我告訴你媽媽,我們的研究已經形成了這樣一項技術,修改人類受精卵的基因,激活其中的遺傳記憶,這樣,下一代就能夠擁有這些遺傳記憶了!”

母親:“當時我呆呆地問博士,他們是不是想讓我生這樣一個孩子?”

瑩博士:“我搖搖頭,告訴你媽媽:‘你生下來的將不是孩子,那將是……’”

胎兒:“‘那將是你自己。’你是這麽對媽媽說的。”

母親:“我傻想了好長時間,明白了她的話:如果另一個人的腦子里記的東西和你的一模一樣,那他不就是你嗎?但我真想不出那是一個什麽樣的娃娃。”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