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戲曲片《高夢九》拍攝現場。

舞台布置成民國時期縣衙大堂模樣。雖有改革但基本上還是沿襲舊制。大堂正中高懸一塊匾,匾上有“正大光明”四個大字。匾額兩邊懸掛一副大字對聯。上聯:一陣風一陣雨一陣青天;下聯:半是文半是武半是野蠻。堂案上供著一只碩大的鞋子。

高夢九身穿黑色中山裝,頭戴禮帽,胸前口袋里露出懷表的銀鏈子。舞台兩側站立著幾個衙役,手持水火棍,但服裝卻改穿黑色中山裝,看上去頗為滑稽。

導演、攝影、錄音等電視劇工作人員在忙碌著。

導演:各就各位,預備——開始!

高夢九:(抓起鞋底,猛拍案桌)嗚呀呀呀……煩惱!(唱)高知縣坐大堂審理疑案一有張王二家人爭奪田產一張有理王有理家家有理一到底是誰有理還看本官!——本縣,姓高名夢九,原本是天津衛寶坻縣人氏,少年從軍,跟隨馮玉祥馮大帥轉戰南北,屢建奇功,被馮帥提拔為警衛營長。某日,部下一兵戴墨鏡攜妓女招搖過市,恰被馮帥瞧見,馮帥責高某治軍不嚴。高某羞愧難當,深感辜負大帥栽培之恩,即辭職還鄉。民國十九年,當年袍澤鄉黨韓覆榘兄主席山東,三顧茅廬請高某出山,高某難卻韓兄厚誼,赴魯上任,先任省參議員,後任平原、曲阜縣長,今春改任高密。此地民風刁頑,匪盜猖獗、賭博盛行、煙毒肆虐,社會治安相當糟糕。高某到任後,大刀闊斧,銳意改革,根絕匪患,提倡孝道,尤好微服私訪,善斷疑難案例,(悄聲)當然也鬧出了一些笑話,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聖賢就沒過了嗎?鄉紳們送高某一副對聯:一陣風一陣雨一陣青天,半是文半是武半是野蠻。寫得好!好!他們還送了高某一個外號:高二鞋底!其源蓋因高某好用鞋底打那些刁民潑婦的顏面也!(唱)亂世做官用重典該野蠻時就野蠻詭計誘殺眾土匪鞋底打出個高青天我說夥計們

眾衙役:有——!

高夢九:準備妥當了沒有?

眾衙役:妥當了!

高夢九:傳原告被告兩家上堂!

衙役甲:傳原告被告兩家上堂哆——!

陳眉抱著孩子跌跌撞撞地跑上。

陳眉:包大人,您可要為民女做主啊——

小獅子、蝌蚪等人陸續跟上。

原戲中扮演張、王兩家的演員也摻雜其中,混亂上場。

導演:(氣急敗壞地)停!停!這是怎麽回事?亂七八糟的!劇務,劇務!

陳眉:(撲跪到大堂前)包大人,包青天,您可要為民女做主啊!

高夢丸:本縣不姓包,姓高。

陳眉:(在孩子的哭聲申)包大人哪,民女有千古奇冤,您可要秉公審理啊!

袁腮和小表弟拉住導演,悄聲地說著什麽,導演連連點頭。只能依稀聽到袁腮說:我們公司讚助十萬!

導演走到高夢九身邊,附耳說了幾句。

導演對攝影等做了個繼續的手勢。

袁腮走到蝌蚪和小獅子身邊對他們低聲交代了幾句。

高夢九:(拿起鞋底,猛拍案桌)堂前民女聽著,本官今日法外開恩,加審一案,將你的姓氏、籍貫、所訴何事、所告何人,從實講來,若有半句虛謊,你可知道本官的規矩?

陳眉:民女不知。

眾衙役:(齊聲)嗚餵——!

高夢九:(抓起鞋底,猛拍案桌)若有半句謊言,本官就要用鞋底抽你的臉!

陳眉:民女知道!

陳眉:大人容稟。民女陳眉,系高密東北鄉人氏。民女自幼喪母,跟隨姐姐長大成人,後隨姐去玩具廠打工。一場大火,燒死了民女的姐姐,又燒毀了民女的面容……

高夢九:我說陳眉。你摘下面紗,讓本縣看看你的面容。

陳眉:包大人,不能摘啊——

高夢九:為什麽不能摘?

陳眉:戴著面紗,民女是個人;摘下面紗,民女就成鬼了。

高夢九:我說陳眉,本官判案,是講法律程序的。你戴著面紗,我知道你是誰啊?

陳眉:大人,你讓他們都捂著眼睛。

高夢九:都捂上眼睛。

陳眉:大人,您可看好了。大人啊。民女命苦啊(放下孩子)摘下面紗,又用雙手遮臉。

高夢九對堂前示意,小獅子猛撲上去將孩子抱到懷里。

小獅子:(哭腔)寶寶,金娃,小金娃兒。快讓媽媽看看……蝌蚪,你看,金娃這是怎麽啦……這個狠心的瘋子,把孩子摔死了啊!

陳眉:(一邊喊叫著,一邊瘋狂地向小獅子撲去)我的孩子……大老爺啊,她搶了我的孩子……

眾衙役將陳眉制住。

姑姑緩緩上場。

蝌蚪:姑姑來了!

小獅子:姑姑,你看看金娃是怎麽啦?

姑姑在孩子的某幾個部位掐摸了凡下。孩子哭了起來。蝌蚪將一只奶瓶遞給小獅子,小獅子將奶瓶餵到孩子嘴里,哭聲停止。

陳眉:大老爺啊,不要讓她給我的孩子餵牛奶啊,牛奶里有毒,大老爺,我自已有奶啊……不信。我擠給您看哪,大老爺……

陳鼻、李手上。

陳鼻:(用拐杖搗著地)天地良心啊!天地良心啊……

高夢九:(悲惻地)我說陳眉,你還是把臉蒙起來吧!

陳眉:(惶恐地摸到黑紗蒙上臉)大老爺,我嚇著您了吧……對不起大老爺……

高夢九:陳眉,你的案子既然落在本官手里,本官一定要問個明白。

陳眉:謝大老爺。

蝌蚪、袁腮簇擁著小獅子欲走。

高夢九:(鞋底拍案桌)不許走!本官尚未審理判決,哪個敢走!衙役們,把他們看住!

導演對高夢九打手勢、使眼色,高佯裝不見。

高夢九:民女陳眉,你口口聲聲說這個孩子是你的,那麽我問你,孩子的父親是誰?

陳眉:他是個大官,大款,大貴人。

高夢九:無論他多大的官,多大的款,多大的貴人,也應該有個名字吧?

陳眉:民女不知道他的名字。

高夢九:你跟他何時結婚?

陳眉:民女沒結過婚。

高夢九:噢,非婚生子女。那你何時跟他……行過房事?

陳眉:大老爺,民女不懂。

高夢九:嗨,你何時跟他睡過覺,怎麽說呢?做愛,你明白?

陳眉:大老爺啊,民女沒跟什麽男人睡覺,民女是處女。

高夢九:嗨,越講越不清楚了。沒跟男人睡覺,如何能懷孕,生孩子?你難道連這點生理常識都不懂嗎?

陳眉:大老爺,民女句句是實,(指小獅子等)他們用玻璃管子給我……

高夢九:試管嬰兒。

陳眉:不是試管嬰兒。

高夢九:我明白了,就像畜牧站人工授精一樣。

陳眉:大老爺(跪下)求您開恩明斷。民女本來想生出這個孩子,賺到代孕費替父還了醫療費就去跳河的,但民女自從懷上他,自從感覺到他在民女肚子里活動之後,民女就不想死了。同時與民女懷孕的還有好幾個人呢,她們不愛肚子里的孩子,但民女愛。民女的臉上有傷,身上也有傷,每到陰天下雨。傷口就奇瘁奇痛,天氣幹燥時,還會崩裂出血。大老爺啊,民女懷胎十月,不容易啊。大老爺,民女忍受著說不盡的痛苦,小心翼翼,總算把孩子生出來了,可他們騙我說孩子死了……我知道孩子沒死……我找啊找啊,終於找到了……我不要代孕費,給我一百萬一千萬我都不要,我只要孩子,大老爺,求您開恩把孩子斷給我……

高夢九:(對蝌蚪、小獅子)你們兩位,是合法夫妻嗎?

蝌蚪:結婚三十多年了。

高夢九:結婚三十多年一直沒生孩子?

小獅子:(不滿地)這不剛生了嗎?

高夢九:看您這歲數,五十好幾了吧?

小獅子:我知道你要這樣問,(指姑姑)這是我們高密東北鄉的婦科醫生,接生過幾千個孩子,治療過無數倒不孕癥,沒準連您都是她接生的吧?您可以問問姑姑,我從懷孕到分娩的整個過程,姑姑都可以作證。

高夢九:本官早就聽說過姑姑的大名,您也算個鄉賢了,德高望重,一言九鼎!

姑姑:這個孩子確實是我接生的。

高夢九:(問陳眉)是她為你接的生嗎?

陳眉:大老爺,進產房前他們就給我蒙上了眼睛。

高夢九:這案子,本官看來是斷不清楚了!你們去做DNA吧。

導演上去附耳對高夢丸說話。高夢九與之低聲爭辯。

高夢九:(長嘆一聲,唱)奇案奇案真奇案——讓俺老高犯了難——孩子到底判給誰——一條妙計上心間——(下堂)我說各位聽著,既然你們訴到本官堂下,本官就假戲真做,把這案子給斷了!衙役們——!

眾衙役:有!

高夢九:如有不聽本官號令者,用鞋底子掌臉!

眾衙役:是!

高夢九:陳眉、小獅子,你們兩個各執一詞,聽上去似乎都合情合理。本官一時難以判斷,因此,請小獅子將孩子先交到本官手里。

小獅子:我不……

高夢丸:衙役們!

眾衙役:(齊聲)嗚餵……

導演附耳對蝌蚪說,蝌蚪戳了一下小獅子,示意她將孩子交給高夢九。

高夢九:(低頭看看懷中的孩子)果真是個好孩子,怪不得兩家來搶。陳眉,小獅子,你們聽著,本官無法判斷孩子歸誰,只能讓你們從本官手中搶,誰搶到就是誰的,糊塗案咱就糊塗了吧!(將孩子舉起來)開始!

陳眉和小獅子都向孩子撲去,兩人拉扯著孩子,孩子哭起來。陳眉一把將孩子搶到懷里。

高夢九:眾衙役!給我將陳眉拿下,將孩子奪回來。

眾衙役將孩子奪回,交給高夢九。

高夢九:大膽陳眉,你謊稱是孩子的母親,但在搶奪孩子時毫無痛惜之心,分明是假冒人母。小獅子在爭奪時,聽到孩子痛哭,愛子情深,生怕孩子受到傷害,故而放手,此種案例,當年開封府包大人即用此法判決:放手者為親母!因此,援例將孩子判歸小獅子。陳眉搶人之子,編造謊言,本該抽你二十鞋底,但本官念你是殘疾之人,故不加懲罰,下堂去吧!

高夢九將孩子交給小獅子。

陳眉掙扎喊叫,但被衙役們制住。

陳鼻:高夢九,你這個昏官!

李手:(戳戳陳鼻)老兄,就這樣吧,我已經跟袁腮、蝌蚪說好了,讓他們補償陳眉十萬元。

——幕落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11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12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12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13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