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燈光斜照,滿台金輝。

娘娘廟一角,粗大廊柱下,蜷縮著陳鼻和他的狗。狗可以由人扮演。他的面前擺著一個破鐵碗,鐵碗里有幾張鈔票和幾枚硬幣。兩支木拐放在身側。

陳眉身著黑袍,面蒙黑紗,幽靈般上場。

兩個身穿黑衣、面蒙黑紗的男人尾隨她上場。

陳眉:(哀嚎著)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哪里……我的孩子……你在哪里……

兩個黑衣人向陳眉逼近。

陳眉:你們是誰?你們為什麽也穿著黑衣,蒙著面孔?哦,我明白了,你們也是那場火災的受害者……

黑衣人甲:對,我們也是受害者。

陳眉:(清醒地)不對,那次火災受害者都是女工,可你們分明是男的。

黑衣人乙:我們是另一場火災的受害者。

陳眉:那你們很可憐……

黑衣人甲:是的,我們很可憐。

陳眉:你們很痛苦……

黑衣人乙:是的,我們很痛苦……

陳眉:你們植過皮嗎?

黑衣人甲:(不解地)植什麽皮?

陳眉:就是從你的屁股上,大腿上,從你沒被燒傷的地方,把好皮剝下來,貼到被燒傷的地方,你們難道沒植過?

黑衣人乙:植過,植過,我們屁股上的皮,都被醫生剝下來貼到了臉上……

陳眉:他們給你們植過眉毛嗎?

黑衣人甲:植過,植過。

陳眉:他們用的是你們的頭發還是你們的xx毛?

黑衣人乙:什麽呀?xx毛也能變成眉毛?

陳眉:如果頭皮全部燒壞了,那就只有用xx毛,xx毛也比沒毛好啊,如果連xx毛也沒有了,那就只好光溜溜,像青蛙一樣了。

黑衣人甲:對對對,我們什麽毛都沒有了,我們光溜溜的像青蛙一樣。

陳眉:你們照過鏡子嗎?

黑衣人乙:我們從來不照鏡子。

陳眉:我們燒傷病人最怕的就是鏡子,最恨的也是鏡子。

黑表人甲:對,我們見鏡子就砸。

陳眉:那沒有用的,砸了鏡子,但你砸不了商店的櫥窗,砸不了大理石的地面,砸不了能照出人影的水,更砸不了那些看我們的眼睛,他們看到我們就會驚叫,就會逃跑,小孩子甚至會被嚇哭,他們罵我們是鬼,是妖,他們的眼睛都是我們的鏡子,因此,鏡子是砸不完的。最好的辦法,就是把自己的臉藏起來。

黑衣人乙:對對對,所以我們用黑紗把臉蒙起來。

陳眉:你們想過自殺嗎?

黑衣人乙:我們……

陳眉:據我所知,我們那些受傷的姐妹們,已經有五個人自殺了。照過鏡子後自殺了……

黑衣人甲:都是鏡子害的!

黑衣人乙:所以我們見鏡子就砸。

陳眉:我原本想自殺,但後來我不想了……

黑衣人甲:活著好,好死不如賴活著嘛!

陳眉:自從我懷孕之後,自從我感覺到那個小生命在我肚子里跳動之後我就不想死了。我感到自己是一個醜陋的繭,有一個美麗的生命在里邊孕育,等他破繭而出,我就成了空殼。

黑衣人乙:說得真好。

陳眉:等我把孩子生下來後,我並沒有成為一張空殼自己死去,我發現我活得更歡實了,我不但沒幹巴,沒抽抽,反而更水靈了,我臉上緊繃的皮似乎滋潤了,我的Rx房里全是奶……生育給了我新的生命……可是,他們把我的孩子搶走了……

黑衣人甲:你跟我們走吧,我們知道你的孩子在哪里。

陳眉:你們知道我的孩子在哪里?

黑衣人乙:我們來找你就是幫你去見你的孩子的。

陳眉:(興奮地)謝天謝地,你們快帶我走,快帶我去見我的孩子……

黑衣人架著陳眉欲下。

陳鼻身邊的狗如離弦之箭撲上去,咬住了黑衣人甲的左腿。

陳鼻也跳起來,駕著雙拐,蹦上前來,用單拐支撐著身體,用另一支拐,搗向黑衣人乙。

黑衣人擺脫了狗和陳鼻,退到舞台一側,手中亮出匕首之類的兇器。陳鼻和狗站在一起。陳眉站在前台,與他們形成一個三角。

陳鼻:(咆哮著)放開我的女兒!

黑衣人甲:你這老不死的,老酒鬼,老無賴,老叫花子,竟敢來冒認女兒。

黑表人乙:你說她是你的女兒,你叫她一聲,看她答應不?

陳鼻:眉子……我可憐的女兒……

陳眉:(冷冷地)你認錯人了吧?你一定認錯人啦。

陳鼻:(沈痛地)眉子,我知道你恨爹,爹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姐姐,對不起你們的娘,爹害了你們,爹是罪人,爹是廢人,爹是一半死了一半活著的死活人……

黑表人甲:這就叫懺悔吧?附近有沒有教堂?

黑衣人乙:沿河往東走二十里,有一座剛剛修覆的天主教堂。

陳鼻:眉子,爹知道你上了他們的當,騙你的人是爹的老朋友,爹要幫你討回公道!

黑衣人甲:老東西,到一邊待著去。

黑衣人乙:姑娘,跟我們走吧,我們保證讓你見到你的孩子。

陳眉向黑衣人走去,陳鼻與狗上前阻攔。

陳眉:(憤怒地)你是誰?你憑什麽攔我?我要去找我的孩子你知不知道?我的孩子從生下來就沒吃過一口奶。再不餵他就要餓死了你知不知道?

陳鼻:眉子,你恨我,我理解;你不認我,我同意。但你不能跟他們走,他們把你的孩子賣了,你如果跟他們走,他們就會把你推到河里淹死,然後偽造一個你跳河自殺的現場,這樣的事,他們幹過不止一次-了……

黑衣人甲:老東西,我看你真是活夠了,有這樣汙人清白的嗎?

黑表人乙:你胡說什麽?我們這樣的社會里。哪有你說的這些兇殺、暗殺的醜惡現象?

黑衣人甲:一定是去路邊店里看錄像看多了。

黑衣人乙:腦子里出現了幻覺。

黑衣人甲:把社會主義當成了資本主義。

黑衣人乙:把好人當成了壞人。

黑衣人甲:把好心當成了驢肝肺。

陳鼻:你們本來就是驢肝肺,牛雜碎,是貓、狗唚出來的臟東西,是社會渣滓下三濫……

黑衣人乙:他竟然還罵我們是社會渣滓下三濫?你這頭從垃圾堆里找食吃的豬,知道我們是幹什麽的嗎?

陳鼻:我當然知道你們是幹什麽的。我不但知道你們是幹什麽的還知道你們幹過一些什麽。

黑衣人甲:我看,該把你請到河里去洗個冷水澡了。

黑衣人乙:明天早晨,前來燒香拴娃娃的人就會發現,那個在廟門口乞討的老叫花子失蹤了,連他的那條瘸腿狗也失蹤了。

黑表人甲:沒有人會關心這事。

黑衣人甲、乙與陳鼻和他的狗搏鬥,狗被打死,陳鼻被打倒。兩個黑衣人正欲刺死陳鼻時,陳眉撕開面紗,顯出猙獰恐怖的面孔,發出鬼一樣的尖叫聲,將兩個黑衣人嚇得扔下陳鼻逃走。

——幕落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11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12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13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13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