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聽回來的故事》四種本領

從前有個年輕人,名叫胡安。他同祖母魯菲娜住在一間破舊小屋裏。四周的土地十分貧瘠,祖孫倆的全部財產只有一頭瘦弱不堪的母山羊。他倆的日子過得十分貧困。可胡安早已下了決心,他常對自己說:“等我滿二十歲那一天,我就到別處尋找出路。”

這一天終於來到了。

魯菲娜站在屋門口,不停地揮手,直到孫子消失不見了才放下手。胡安沿著大路走去,一路上沒遇見一個行人。小夥子走了很久,終於來到一個巖洞前。他停住了腳步。這個神秘的巖洞外面冷冷清清的。胡安俯下身,將頭伸進洞去瞧瞧,不料嚇了一大跳,急忙站起來。原來他看見巖洞裏有一只老鷹,一頭美洲獅,一條雌獵狗和一只螞蟻。它們正圍著一頭死鹿。

巖洞的主人們齊聲叫道:“年輕的朋友,你幹嗎跑呀?來,我們很需要你!”

胡安是個樂於助人的小夥子。於是他又蹲下來,將頭伸進洞去。“先生們,我能為你們做點什麼?”

美洲獅站起身來,神氣活現地走到年輕人跟前,說道:“你瞧這頭鹿,是我們的一頓豐盛食物。可是,我們不知道該怎樣分配它。要是分配不當,我們中間有人會不滿意。”

胡安從來沒吃過這肉,感到很難辦。但他頭腦靈活,很快就想出了辦法。

他對美洲獅說:“你嘛,啃大腿。你是食肉動物,理所當然拿最大的一份。”

然後他又對雌獵狗說:至於你,善於啃肋骨。你應當保持苗條、靈活的身材,不應該吃過多的食物!”

小夥子不願得罪任何人,尤其不願傷害任何一個朋友。他想了想,然後對老鷹說:“你吃內臟,飛起來就更輕松了。”

胡安和螞蟻面對面坐著。可他差點把最後這位主人忘記了。只要有一只鹿腳,便夠它啃上幾年。胡安想了想說:“給它鹿頭吧,它會心滿意足的。”

胡安說完最後一點建議,便毫不遲疑地上路了。

四只動物對各自獲得的食物都十分滿意,於是他們開始吃了起來,老鷹吞咽了一大堆內臟後突然叫道:“我們都是些忘恩負義的家夥!這可憐的小夥子臨走時,我們沒想到送他一份禮物!”

老鷹一展翅,追上了胡安,對他說:“回去吧,回到我們那兒去,朋友們想見你。我說不上是個高明的預言家,但我可以肯定,只是你繼續往前走,就需要我們的幫助。”

於是小夥子又回到巖洞前,蹲下去將頭伸進洞裏對美洲獅說:“我回來了,你要我幹什麼?”

美洲獅剛吃完自己那份食物,躺著對老鷹說:“你能看見我們看不見的東西。你來決定我們該怎樣幫助胡安。”

老鷹圓睜著兩眼回答說:“地上到處是危險。所有的人都夢想征服天空,遺憾的是他們不會飛翔。好吧,胡安,你將會飛翔。這樣你遇到危險時,就會想到我。你只要喊聲‘上帝和老鷹都是天空的主宰!’你的雙臂就會長滿羽毛,變成一對翅膀,你就能夠把太陽固定住!”

美洲獅也不甘落後,說:“我可以給你力量,你只要喊聲‘上帝和美洲獅一樣強大’就行了。”

雌獵狗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呵欠,然後對小夥子說:“跑起來像飛一樣,這也是一種值得驕做的本領。既然我有這種本領,我就把它傳授給你。當你想到我的時候,你就說‘上帝和雌獵狗同樣強大’就可以了。”

呆在角落裏的螞蟻,聽完朋友們和話,從它吃的肉上慢慢爬下來,爬到小夥子跟前,尖聲尖氣他說:“也許我很渺小,但我也不是沒有本領。有些地方,跟你一樣高的人不能進去,因為他們身材太高了。當你想進這樣的地方時,你就呼喚上帝和我的名字,你馬上就會變得跟我一模一樣。”

胡安重又上路。這回他比從前顯得更有勇氣。一路上他念叨著巖洞主人們對他說的話。

天黑了,胡安看見一座很大很大的農舍。農舍的入口用木柵擋起來。胡安走過去喊了一聲:“餵,善良的朋友,你們好啊!”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候。這時空中彌漫著一股烤肉的香味。胡安餓極了,貪婪地望著院子裏火盆上正烤著的半頭牛。

突然一個人走了出來,他的身子又高又大,胡安不得不擡起頭來看他。

“你想於什麼?”

巨人問。他穿著一條燈籠褲,差不多能裝下十個胡安這樣的小夥子。

胡安嚇壞了,但他還是大著膽子懇求道:“給我一點烤肉吧,從昨天起我就沒吃過東西。”

巨人帶著厭惡的聲調說:“你休想,這肉是我的晚餐。我什麼也不給......你從哪裏來還是滾回哪裏去吧!”

正在這時,胡安聽見一聲喊叫。

一個金發姑娘出現在裝有木柵的窗臺後面,眼神十分憂傷。

巨人轉身朝著她大聲叫嚷:“誰讓你叫喊的?你會受到懲罰的!”

巨人說完就朝烤著牛肉的火盆走去。

胡安想起了自己的朋友老鷹,便低聲念道:“上帝和老鷹都是天空的主宰。”

他立即感到自己的身體在縮小,雙臂上長滿了黑色的羽毛。胡安的眼睛也起了變化,目光變得敏銳起來。小夥子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只巨鷹,於是便展翅飛落在窗臺上。那個可憐的小姑娘就關在窗臺後面。

“我來救你。”

老鷹說。

關在那裏的小姑娘見這老鷹會說卡斯蒂尼亞話,嚇了一跳。她恐懼地瞧了瞧院子,巨人正在那兒撥旺火苗,火上面烤著牛肉。

“你在和誰說話?”

巨人邊咆哮,邊抓起一塊牛肉吞了下去。

老鷹現在想變小。於是它想起了螞蟻,便說出了救星螞蟻的話:“上帝和螞蟻一起變成最小的。”

老鷹立刻變小,眼睛也起了變化。一只螞蟻毫不費力地爬進了屋子,那個溫柔的小姑娘正在裏面哭個不停。

螞蟻轉眼間變成了一個小夥子。胡安又變回到本來面目。

可憐的小姑娘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呢!她嚇得驚叫了一聲。她剛才看見老鷹變成螞蟻,現在又看見螞蟻變成人。

巨人推門走了進來。

胡安嚇壞了,立刻將自己又變成一只小螞蟻。

巨人咆哮說:“出了什麼事?你幹嘛這樣驚叫?”

可憐的小姑娘眼睛盯著螞蟻,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後來,這個可憎的巨人說要去睡覺,不準她再打擾他,便回自己的房間去。

螞蟻蹦跳了幾下,用一種母親安撫孩子的語調細聲細氣他說:“別害怕,我來救你。現在你再看我變化。”

胡安又在姑娘面前出現。這一次姑娘笑了,沒有作聲。

胡安接著又說:“我是來幫助你的。不過你得把你的秘密告訴我。”

可憐的姑娘向這位樂於助人的小夥子講述了隱情。

她說:“巨人不像其他人,他是高丘人。如果說他專橫殘暴的話,這都是箭豬造成的,它是這場災難的首惡!”

胡安說:“啊,這畜生究竟幹了些什麼?”

“這頭箭豬權力可大吶!它還是個魔法師。它把高丘人伊瓦涅斯變成巨人。以前,這個人本來善良又慷慨,可現在他心眼又壞又殘暴。”

胡安問姑娘:“你怎麼知道這事?”

金髮姑娘回答說:“一天晚上,巨人悶悶不樂,一副心慌意亂的樣子。他對我講述了在他身上發生的事。”

隨後她講述了這件對正直的高丘人造成莫大痛苦的事:這頭箭豬將寬厚的伊瓦涅斯變成巨人,同時攫取了他的靈魂,並把它囚禁起來。

胡安顯出一副堅定的神情說:“我明白啦。只有殺死這頭畜生,這不幸的高丘人的靈魂才會得救,你也才有可能獲得自由。”

姑娘回答說:“唉,要是這樣的話,伊瓦涅斯就再也不能獲得自由了。因為箭豬把一只獵狗吞進肚裏。獵狗的胸膛裏藏有一只鴿子,鴿子的心頭存著一只蛋,這蛋裏囚禁著伊瓦涅斯的靈魂。所以你殺死了箭豬,就等於殺死了伊瓦涅斯。”

胡安問姑娘:“要是誰有力量剖開箭豬的胸膛,就會得到獵狗;制服了獵狗,就會找到鴿子;有了鴿子,就有鴿蛋;有了鴿蛋,就能找到囚禁在裏面的人。是這樣嗎?”

接著小夥子告別姑娘,答應回來救她。

胡安召喚他的朋友老鷹,於是他就變成老鷹,朝兇猛的箭豬居住的村子飛去。

老鷹飛了很久、很久,終於望見那座村子,它就是胡安這次要去的地方,他降落在村邊的一條小路上。

老鷹一秒鐘也沒耽誤,召喚了一聲螞蟻,立刻就變成一只小螞蟻。

身旁的這條道路正通向箭豬的住處。那是一幢大房子,墻壁全是半透明的,因此螞蟻能看見那個兇猛的動物。它坐在一把大椅子上。螞蟻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僅看清了房子裏的一切,而且也看清了這可怕動物肚子裏的東西。螞蟻的眼睛能看到獵狗、鴿子和那只蛋。全是一個套一個地裝著,等待別人來解救。

螞蟻向這怪物的屋子爬去。胡安一進屋,立刻喊了一聲:“上帝和美洲獅一樣強大。”

於是胡安變成了美洲獅,向箭豬猛撲過去。經過一場可怕的搏鬥,箭豬支持不住了。

胡安恢復人形,動手剖開怪物的肚子,獵狗一下子蹦出來跑來了。

小夥子又召喚朋友獵狗。他立刻變成一只獵狗,去追趕那個逃犯。追上後破開它的胸膛,那只鴿子便飛了出來。

胡安又向老鷹求助。他變成老鷹向鴿子猛撲過去。撕開它的胸膛,取出那只蛋,老鷹帶著那只蛋朝牧場飛去。被囚的姑娘就在那兒等他。

胡安又變成原來的模樣。他找到姑娘時,她告訴他巨人病得很厲害,再也沒下床過。

小夥子走進那位暴君的房間。如今,他再也不能傷害人了。

“你一定是來索取我的生命,那就快點動手吧!”

胡安手裏拿著蛋。善良的高丘人伊瓦涅斯的靈魂就囚禁在裏面。

“拿去吧,我把它還給你!”

說完他走到巨人床前。他用蛋敲打巨人的前額,巨人當場就死去。高丘人的靈魂於是得救了。

胡安從暴君手裏救出姑娘後,他倆便結了婚,小夥子成了牧場的主人,把祖母魯菲娜也接來同住,讓祖母過著幸福的晚年。

美洲獅的巨大力量,老鷹的犀利目光,螞蟻的靈活機巧,獵狗的敏捷果敢就是一個人應具備的四種本領。

①,阿根廷平原上的土著,是西班牙——印第安血統,通常從事牧羊。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