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峰·哈薩克斯坦情思(下)

在洗星海故居

一間普通的房子,盛滿著中哈兩國人民真誠的情意,一段難忘的故事,密切著黃河與烏拉爾河的聯系。一位中國人在阿拉木圖的故居,在這裏成為中哈人民友誼的象征和共同抗擊世界法西斯強盜的歷史見證。它像一枝珍貴的紀念章,綴在哈薩克斯坦的衣襟上,鑲嵌在哈薩克草原的掛毯上,也珍藏在中國人民的心上,又像一束絢麗的鮮花,盛開在中哈人民歷史久遠的藝術交往的原野。

50多年前,出生於澳門,留學於巴黎,在中國人民的抗日烽火中,創作了著名的《黃河大合唱》的人民音樂家冼星海,在前蘇聯治病、休養期間,曾在阿拉木圖度過了一段他生命中珍貴而又永遠值得紀念的時光。這段曾經鮮為人知的經歷,不僅永久地寫在了他光輝的人生史冊中,也永遠地寫在中哈友誼的歷史篇章中。

在抗擊德國法西斯強盜的最困難時期,哈薩克斯坦的各族人民在這裏熱忱地接待和關懷了他,他也在這裏以飽滿的戰鬥激情留下了辛勤工作的足跡。在那個全力以赴抗擊侵略的戰鬥年代,他以忘我的工作熱情,高度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和哈薩克斯坦的音樂家、藝術家們一起,為發展和推進哈薩克斯坦的群眾文化藝術事業,為中哈人民之間的文化交流,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和積極的貢獻,與哈薩克斯坦的藝術家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留下了一段被人們廣為盛傳的佳話。

今天,有幸來到這裏觀瞻這座普通的房屋,我深深被這位音樂家獻身正義和藝術事業的崇高精神所感動。他曾在這裏與哈薩克斯坦的同行們共同籌建了庫斯坦納依音樂館,從大批的民間藝人中選拔出了歌唱家、演奏家和舞蹈家。在此基礎上進行鼓舞人民鬥志的文藝節目的排練,並到廠礦、鄉村進行演出,他還常常親自登台,用小提琴為哈薩克斯坦的各族人民演奏哈薩克族樂曲和中國樂曲,受到各族人民的熱烈歡迎。
一位人民的音樂家,來到了一個酷愛音樂的民族中,來到了一塊到處都飄蕩著音符的土地上,就像是海豚遊入了一片新的明麗的海區,天鵝落在了一泓新的優美的湖泊,讓他欣喜不已。哈薩克人民獨具特色的音樂讓他新奇,令他陶醉,在辛勞的工作之余他情不自禁地潛心於哈薩克音樂素材的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異域的人文景觀和豐富的哈薩克族音樂素材,激發著他強烈的創作激情。在哈薩克斯坦不到一年的時間裏,他就創作出了多首哈薩克音樂素材改編的小提琴獨奏曲《郭治爾———比戴》等,完成了交響音詩《阿曼格爾達》的創作,獻給哈薩克人民傳奇式的英雄阿曼格爾達·伊曼諾夫。

中國內地的各族人民對哈薩克族音樂文化的了解,特別是中國內地的音樂人通過到哈薩克地區采風,通過對哈薩克音樂的搜集、整理和再創作,把這些優美的音樂介紹給中國內地的各族人民並把中國內地的音樂介紹到該地區,除了抗戰時期到過我國青海省哈薩克地區的王洛賓外,恐怕最早並且到了哈薩克斯坦共和國的要數冼星海了。我為“音樂是沒有國界的”這句名言而感動,更為中國人民,為中國的音樂藝術家們,多年來廣泛采擷世界各國、各民族的音樂文化成果,豐富中國人民的音樂世界所做出的卓越的成就而深感欽佩。

中國文化和中國人民民族精神的印跡,以一間房屋的形式永久地留在了這裏,留在了人們的視線中,留在了人們的話語中;留下了懷念,留下了回想,也留給了世人一份驚奇和讚嘆:50多年前,在那個戰火紛飛、路途堵塞、溝通艱難的歲月裏,一位享譽中外的中國音樂家,竟能以飽滿的獻身正義的激情,把心靈的音韻和人生的足跡輾轉帶到了在當時一般中國人還很難涉足的位於中亞腹地的哈薩克斯坦,就是在今天看來,也是多麽的難能可貴啊……


彼彼古麗的歌聲


現今的哈薩克斯坦,可以說沒有人不熟悉、不了解這樣一位歌手,她的歌聲曾讓老、中、青三代人為之傾倒,為之歡愉,為之自豪,唱紅了國內也唱紅了國外,並響亮了數十年而不衰。她,就是哈薩克斯坦著名女歌唱家彼彼古麗。

初次知道彼彼古麗,是在著名東幹族作家阿爾裏·爾布都的一篇小說中:“哈薩克斯坦的夜鶯———彼彼古麗,來到了吉爾吉斯斯坦的京城,大劇院門前頓時人山人海。”哈薩克人民熱愛唱歌是聞名的,這是個有著“伴著歌聲出生,伴著歌聲辭世”美稱的民族,出類拔萃的歌手多如群星是肯定的。但為什麽在這個歷史時期彼彼古麗的名字特別響亮呢?

終於有了這樣一天,在一次慶祝晚會上我有幸目睹和聆聽了彼彼古麗———這位年事已高,威望也極高的歌唱家的演唱。給我最強烈的印象和感受是,不論她的歌聲多麽絕妙和感人,除了作為歌唱家本人通過歌聲把自己深厚的思想修養、文化修養和藝術修養傳遞給了你以外,最主要的是她是在用精湛的聲樂藝術給你呈獻著一個民族的心靈。

我歷來認為,聽某一個民族的歌曲,是認識、感受和了解那個民族的歷史與文化及情感世界的最明快、最簡便的一種非常有效的方法和精神享受。哈薩克族的民歌我曾聽過不少,不論是土生土長在中國新疆的,還是從哈薩克斯坦傳唱進來的,那些特色鮮明,山泉般明朗、流暢的歌聲一旦流進你的耳朵,山坡上拂動著松林的風的潮潤,綠原上湧動著的馬群的豪放,草地上沐浴著野花的陽光的溫暖,夜色中撫照著甜密愛情的月光的柔媚也就同時流入了你的心田。這些野性的、自然的、不加任何修飾的歌聲,讓你一下子感到這歌聲其實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是從這片土地裏長出來的,是一種帶著這塊土地血氣的悅耳的精靈,是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精神世界的純粹自然的表露,而彼彼古麗的歌聲正具備了這一切。特別是在俄羅斯文化無處不在,西方現代歌曲及演唱方法充斥一些文化高層的今天,她的演唱方法和演唱題材在這塊土地上表達了她的同胞們的一種文化願望,滿足著他們一種文化心理的需要。當然這一切首先是建立在她高超的藝術水準上的。

從這個意義上說,彼彼古麗的歌唱已經不僅僅是一種歌唱了,而是這個國家在這個時期民族聲樂最高水準的坐標,是以愛歌唱民族的象征存在著的,是作為他們對民族歌手們的一種真摯的期待和情感的表達而存在著的,他們的民族文化傳統正是在這樣的存在和期待中得以不斷的發展和延續的。我從哈薩克斯坦人民對她們的民族歌手的熱愛和幾乎人人都會唱歌的對歌唱事業的敬重中,更深地了解了這個民族。不論在何時何地,在這種熱愛和敬重中,看不到狂熱和盲目崇拜的痕跡,沒有絲毫的浮燥和輕佻,即使是在劇場裏直接欣賞歌手的演唱,不論聆聽多麽動人的歌聲,他們總是那樣的文靜、儒雅、沈醉;而歌手們一個個也是那樣的謙和、真誠和執著,絕不去刻意追求聽眾的熱烈回應,表現出對人民的無比敬重。不知道這是音樂對民族性格的熏染,還是民族性格在音樂生活中的反映。但這肯定是一個民族對音樂達到了深層次理解的體現和結果。這使我想起初到哈薩克斯坦時,在對一位本地朋友說,“至今我還沒有直接聽到過彼彼古麗的演唱”時,那位朋友回答說:“其實,在哈薩克斯坦待的時間久了,也就等於直接聽到了彼彼古麗的演唱。”


此話直到今天,仍讓我回味著……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