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漢典漢典里查了「鬼」一字,對於字形的解釋如下:象形。甲骨文字形,下面是個「人」字,上面象一個可怕的腦袋(非「田」字),是人們想象中的似人非人的怪物。「鬼」是漢字部首之一,從鬼的字大多與迷信,鬼神有關。本義:迷信的人認為人死後有「靈魂」,稱之為「鬼」。

從「鬼」字的字源演變看以看得出,在商朝晚期的甲骨文,「鬼」字是以「人」為身,加上可怕的「腦袋」,「腳」看起來也不太正常的樣子,那時期的「鬼」大概就泛指一切「人形怪物」吧!

而盛行西周時期的金文的「鬼」字更為恐怖了,斗大的「腦袋」上長起了尖角,「人」身也變得更為詭異,但感覺還一樣是「人形怪物」,而非無形無影的靈體。

到了秦皇朝時期的小篆,「鬼」字算是最有「鬼味」了!長著尖角的「腦袋」,下半身的「腳」適度的彎曲,有點飄逸之感,右邊的那團「鬼火」而是畫龍點晴讓整個字「活」了起來!

從這個字源演變,我忽然有一個想法:「鬼」這個字,會不會原本代表著所以一切超自然力量的事物,然後再逐漸演化、區分成「神」、「魔」、「妖」、「怪」、「精」等等其他種類。

何以見得呢?

首先是從字源的演變,「神」以示為部,「魔」以鬼為部,「妖」以女為部,「怪」以心為部,「精」以米為部,而「鬼」卻本身就是一個獨立的字,是一個部首。而且從漢典附的字源演變來看,只有「鬼」一字最早可追溯到甲骨文時期,「神」最早追溯到金文時期,「魔」、「妖」、「怪」、「精」幾字則是小篆時期。如果這資料是正确的,那很明顯的,在商末周初以前,所有一切不可解釋的,超自然的力量都歸於「鬼」,連「神」也沒有!

中國歷史從軒轅黃帝統一黃河流域開始,經三皇五帝時期禪位政治,這時的政治體系很單純,所謂的「皇」或「帝」都是真正為人民服務的首領,而非魚肉鄉民自肥的肥差,首領者有德者居之,做得不好就得下台,人心純樸,不必費神掌握,加上當時生活條件困苦,人們心智未開,也沒心思去想怪力亂神的事情,頂多偶爾遇到一些有著人身的怪物,因此有一個字在代表這些怪物,這就是「鬼」!至於人身怪物是什麼?也許是基因突變的天生殘缺的人?例如有婦女生了一個連體嬰、雙頭嬰之類的,你想想,以當年近乎原始人的心智,看見這種異胎會有多驚嚇!若有一些這類的異胎因緣際會下得以在野外存活,又完全脫離人類的習性,被正常人遇到的話,又會有多驚嚇!


王位到大禹後建立夏朝,開始父傳子家天下的政治模式,這時候政治體系開始轉變,不再是有能者居之,為了要确立王權能順利的傳下去,開始需要懂得操縱人心,加之王位的性質開始慢慢轉變,從一人奉天下而變成天下奉一人,那當然更得大耍手段!

當然,一開始還沒那麼的成熟,夏朝,商朝,至周朝,都只是這政治模式的萌芽期,所以這些意識也同樣處在萌芽時,所以在金文里,我們開始有了「神」這個字。

而「神」字在金文的字形,右邊的「申」字原本是天上閃電的形狀,大概當時的人恐懼雷電這奇妙,恐怖,又威力無窮的現象,在有心人的宣染下,就開始有了「神」這個觀念。

之後再經諸子百家爭鳴的春秋戰國時代,天下大勢紛亂之極,地方群雄割據,人類思想大躍進下產生了儒家、道家、法家、墨家、名家等等的百家思想。一方面學術流派開始逐步流入民間,一方面生活條件也比較穩定,有些人有餘裕去思考一些大自然和人類的關聯,開始為種種不可思議的現象展現探討,加上掌權者發現利用人們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懼和敬畏,有助於操縱人心,擴大自己的政治利益和壽命,種種因素加起來,於是滿天神佛一個一個的冒出頭來。

於是人類開始相信皇帝是天之子,是神龍的化身,天威不可欺,君威同樣不可欺。

於是,天之子的敵人就是妖魔鬼怪,是九尾狐妖的代身,是雉雞精,是琵琶精。

天庭的眾神也如朝庭般有了階級,有了制度。玉皇大帝是天上眾神之首,有天兵天將,有仙女王母,有散仙遊神。

說實在的,這些鬼神之論中,有幾分真實?有幾分虛假?沒有人能有一個定論,傳說中有定論的人也不見得能告訴你,不見道教老祖老子說過:「道可道,非常道。」;世尊也說:「吾有正法眼藏,涅盤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嗎!

也許真的,生者只能了解生者的世界,而死者的世界,也唯有死後才能了解吧!

這幾千年來,神鬼之說越來越系統化,也越來越科學化了。當然科學家是不可能承認傳統的說法,例如有一隻叫孫悟空的猴子,千變萬化火眼金晴銅皮鐵骨法力無邊,但至少能以科學的角度提出「磁場」、「能量」、「空間」等等的理論來對應傳統的說法。
玄之又玄的「精氣神」、「風水」,也就是人體和大自然的「磁場」。
「鬼魂」說起來很可怕,也不過是一種「負能量」,這股「負能量」偶爾和人腦腦電波產生共鳴,於是人就會「見鬼」,如那人本身的「正能量」不足,被「負能量」影響了行動,就是「鬼上身」。而所謂的「驅鬼」,也不過以充滿「正能量」的一些音頻(咒語)或符號(符紙)把「負能量」給中和掉。這樣一說,你還會覺得「鬼」很可怕嗎?
當然,很多人都不如古時那麼的「迷信」,已經不會那麼畏懼神鬼,甚至於我們常常會聽到很多人會說:「鬼有什麼好怕的,人心比任何妖魔鬼怪都可怕!」
其實對於這樣的話,我會很感慨,也很同情真的那麼認為的人。因為他們未必有見過鬼,但很肯定的是他們身邊都有很多人,這些人活在比妖魔鬼怪都可怕的群之中,那豈不是比死後下地獄更可憐嗎?這算不算是一活受罪呢?
其實在我看來,人和鬼最大的分別,在於鬼只是一堆的執念或怨恨,身既已死,再也沒有改變的可能和希望,只能徘徊在原地不斷的悔恨直到永遠。
而人呢,則是充滿了信念和希望的個體,雖然間中也免不了受傷,迷失,甚至萬念俱灰憤世嫉俗,但只要一天不死,終究有希望能把不好的改變成好的!
當你覺得人心可怕,已沒有救時,你就會對世間失去信念,不再有希望,不再有慈愛,此時你心中的怨恨就有機可趁,把人心化成鬼,把世間化成鬼域煉獄啊!
希望下次當你說:「人心比鬼可怕!」,別忘了摸一摸你自己的心,看看是否已忘了慈愛化為鬼。
後記:篇名為「謬論鬼神」,乃因全篇論調皆由一網上字典的字源演化加上一些個人平日所接触到的鄉野奇譚為基础想像而編,沒有任何宗教或學術的正統論調支持。所以並無任何學術價值可言,純為作者寫來自high的一篇謬論,切勿當真。

Views: 68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JC on August 25, 2011 at 12:31pm

淮南子里記載:昔者蒼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

文字乃智慧的像征,也是智慧文化流傳的工具,常看著文字想像前人的智慧久久不能自已,奈何今天由繁化簡,又由簡變火星文......可嘆也!

Comment by Kreatif on August 20, 2011 at 6:10pm

老实说,我以前猜测过“鬼”这个字,就只是猜测,没什麽水准的。我想鬼其实蛮有头脑,那麽大的头,是一块那麽大的“田”地,什麽也弄得出来,然後去“勾”引人做坏事。你看见鬼字右下角,不是有个像是“勾”的部位吗?

今天终于有机会看到一个高手,引经据典来分析这个字,才发现华人原来是那麽尊重鬼的,特地给它在字典里安排一个重要的部首。以後,要是骂人是鬼,不管是红毛鬼、日本鬼、马来鬼,人家要是翻脸,我们可以自保的说,鬼这字在中华文化里可是个大学问呢,骂你是鬼是抬举你!

论历史,我们也可以说,鬼字出现得比神字早,论资排辈,鬼的江湖地位高过神,以前我们骂人印度神,真的是过誉了。而神是为了巩固统治者地位才出现的概念,所谓天子、龙的化身,讲来其实都不是人,是懵人的神。

我对神的了解很简单,那是我们的“精神”,精神够,做事就神,好像昨晚下雨睡得早又睡得好,一早起来办了许多事,还有闲情上上网,今晚还准备看天映波道放映《狄仁杰》。做事顺利,犹如神助。

讲鬼讲神,JC说得对,还是回来做人好。有什麽不如意,不够神,还可以再来尝试;把不好变好;那些明明做坏事的,却满嘴借口、推搪,不长进,就算身旁的人怎样给他“造神”、打“真命天子”的形象,无疑都是鬼啦。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