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底,一連下了幾天大雪,到處都是一片白芒芒,行人道上的雪被來往的鞋印“壓”成了冰。但突然在一夜之間,雪完全融化了,冰也變成了汙水,流入下水道。

雲層裏的太陽笑吟吟地伸出頭來,塞納河畔的風也牽來一絲兒暖意。春天,就這樣突然間降臨到了巴黎。

同樣是突然間,有一天我驟覺到巴黎是這樣地可愛,如同一位蓬頭垢面的美人。但我們要有一雙慧眼,一個寬大的藝術家胸懷,一份耐心,一份閑情,我們才能夠窺視到這位美人的姿色。

巴黎是屬於藝術家的。

巴黎如同一個汪洋大海,能夠容納一切合軌和出軌的思想和行動。所以,如果你有一份藝術家的創造力,如果你生命中的基本原則絕不會被任何外界事物所影響,那麽,你真幸運,你將如同一只展翅高飛的海鷗,能夠在這個大海中任意翺翔。

如果你沒有一丁點兒藝術細胞,同時你的生命中又缺少一個基本原則,你的思想又隨時會受到外界事物的影響,那麽,巴黎就會不屬於你。因為這個汪洋大海有太多的風浪,而一些只能夠隨波逐流的人,往往很難逃脫被大海吞沒的命運。

所以,巴黎是屬於藝術家的。正如同巴黎人說:春天是屬於巴黎的。

春天真是屬於巴黎嗎?

最先染上春色的是婦女們的新裝。其次是公園的草地上萌出的各色小花。還有光禿禿的樹枝上綴滿了青翠的嫩葉,還有那些先開了一樹的小黃花,然後才長出葉子的小樹。還有那些鴿子、麻雀又連群結隊地在頭頂上飛舞,如同仙女散花。接著,咖啡店門前的露天座位又開始高朋滿座。冷清清的公園又成為情侶的約會所。法國人很懂得生活的藝術,無論他們怎麽忙,總會留下一段空間來享受生命。他們這點生活藝術深獲我心。以前,朋友們常常笑我是忙碌命,而我也真是深恐浪費時光。所以,我常常沒有星期天,有時,甚至把一天時間當作兩天用。有一回,一位朋友對我說:“像你這樣天天忙忙碌碌,把美好的時光全部花費在工作上,連星期天也不例外,這樣的生活究竟有什麽意思呢?”當時我無言以答,也曾為他的話一度深思,但過後我還是“樂”此不疲。來到歐洲以後,我仍然常常沒有星期天,仍然是忙碌命。但有一天,一位瑞士朋友很認真地不許我在星期天工作。他理由充足地說,我違抗天主的誡命,因為天主規定星期天為休息日。接著,我被瑞士人那悠閑的星期天深深地吸引。接著,我居然學會了在百忙中保留一段空間來享受生命。來到巴黎以後,我更向往這個生活的藝術。可見人多多少少都會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但受到哪一方面的影響,則全憑個人的判斷力和自身的造化。

在這樣美好的春天,坐在露天的咖啡座閑賞“風景”,身邊伴著一位能夠“意在不言中“的朋友,那真是生命中一種愜意的享受。那些過往的行人會給你千百種靈感,千百種領悟,千百種笑料。有時候,你還會飄飄然地感到:“眾生皆醉我獨醒”。當然,你同樣成為別人眼中的一景,所以,你盡可能不要得意忘形。有一回,我和一位能夠“意在不言中”的好友喝下午茶,我們高坐在咖啡店門前的座位上欣賞風景。當我正在飄飄然地“眾生皆醉我獨醒”的時候,他突然大煞風景地對我說:“你真是與人不同。你喜歡寫作、繪畫、音樂,你應該是一個藝術家。但不抽煙、不飲酒、不喝咖啡、不喝茶,甚至連我抽煙也皺眉頭,還有那一份潔癖,哪裏像一個藝術家。不過,話說回來,你那份獨來獨往的作風,老是不記馬路方向、門牌、路名、地下電車站名,甚至你時常要用的電話號碼都會忘了,這份又迷糊、又瀟灑的勁兒,倒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藝術家——毫無牽掛。”他的話雖然有點刻薄,但我好喜歡他那一句:毫無牽掛。

我真的毫無牽掛嗎?

我原有許多的牽掛,因為我有一份戀舊的感情,對許多事情我拿不起,也放不下。有一天,我為了忠於自己,毅然越出了軌道,於是,我整個外在的世界被改變了。我突然間發覺:十多年來我細心經營的成果,真心灌溉的友誼,只由於一個越軌的行動,幾乎全部化為烏有。原來我被別人認可的,不是由於我自己,或者我實在的才能,而是我一向照著別人的標準而活,從來不越軌,我突然間發覺:原來在失意中要求別人的了解,要求別人的援手是一件多麽困難的事,盡管對方是多年好友,對我多麽熟識,曾經多麽欣賞我,或者看著我成長。我突然間明白:原來最客氣的拒絕,最客氣的不信任,就是沈默。他們用沈默拒絕我的請求,用沈默否定了我親身經歷的故事,然後,用他們自己的想象力為我完成一個“通俗合理”的故事,就這樣決定了我的罪名。我還能夠做什麽呢?我不能強迫別人相信我有一顆天使的心;我不能夠幫助別人看清事實的真相,我更不能夠要求別人同意我的選擇,我什麽都不能夠做,但我已受夠了痛苦,我要快快樂樂地活下去,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只好把一切拋開,毫無牽掛。

真的,當有一天,你認定了一個目標前進,對這個世界毫無別的要求時,你就會突然間覺得:生活原來是這般輕松平常的事,以前真是入世未深,小題大作。如今,對於一切自己想擁有的東西,我再也不堅持:我要。我只是在想:有一天我能夠獲得嗎?如果你要在巴黎活得輕松愉快,你必須有一份豁達的胸懷,來容納這個大海裏的千奇百怪。

一位朋友對我說:“你註意到嗎?這個看來臟兮兮、亂七八糟的巴黎,卻蘊藏著一種蓬勃的生命力,充溢在巴黎每一個角落。在幽靜清雅的高級住宅區,在低級骯臟的貧民區,你都會感覺到有一股蠢蠢欲動的生命力,這是別的城市所沒有的。

這就是為什麽巴黎不斷產生曠世的藝術家;這就是為什麽很多人喜歡巴黎,因為巴黎不讓你有一分鐘感到寂寞。”這是真的,看來,春天果真是屬於巴黎,因為春天是一個生命力最旺盛的季節,它能夠覆活一切被嚴冬所摧殘的植物。

春天,在巴黎,天空是這樣地蔚藍,塞納河內的水也興奮得幾次溢出了河堤。

但你不要擔心這些河水會造成泛濫,它只是讓清潔工人忙一忙罷了!

這就是巴黎。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