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建巴別塔之初,一切還算井然有序。是的,這種井然有序大概太過分了,人們過多地考慮什麼路標呀,譯員呀,築塔人的食宿呀,交通道路呀,仿佛眼前還有幾百年的時間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種當時普遍流行的看法甚至認為,建造的速度大概根本就不慢。人們大可不必十分誇張地表達這種看法,可能是他們特別畏懼打地基。人們是這樣論證的:整個事業的精髓即修建一座通天塔的想法。除了這個想法,其它一切均屬次要的。這個想法一旦形成就不會消失。只要人類存在,就會有將這座塔修到底的強烈願望。不過由於有將來,人們不必在這方面擔憂,而是相反。人類的知識日益高深,建築技術已大大進步,而且將繼續進步,過上一百年,一件現在得費時一年的事大概只要半年就能完成,而且質量更高,更經久耐用。既然如此為何今天要累死累活地使盡力氣呢?只有可望在一代人手上建成此塔時,才值得這樣盡力。然而這絕對沒有希望。更易推想出來的是,知識完善的下一代將認為上一代幹得不好,將把已建好的拆毀,以便重新開始。這種想法泄了大家的勁。比起建塔來,人們更熱中於營造築塔人的城市。每個同鄉會都想占據最漂亮的營地,因此便產生了無休無止的爭執,直到升級為流血沖突。這些沖突再無平息之日。對於首領們來說,它們成了一個新論據,因為他們認為,由於缺少必不可少的集中,此塔須造得十分緩慢,或者幹脆等到締結全面和約之後再造。不過人們並未將時間全都用於這些沖突,在間歇中他們也美化城市,但這又引出新的忌妒和新的沖突。第一代的光陰就這樣過去了,不過以後數代也沒什麼不同之處,只是技巧更為熟練,隨之也更加好鬥。到了第二或第三代,人們已經認識到建造通天塔的愚蠢,但此時他們已經彼此緊緊聯在一起,再也離不開這個城市了。

在這座城市裏,借助傳說和民歌表現出來的一切都充滿了一種渴望,對已有人預言的那一天的渴望,到了那一天,這座城市將被一只巨拳連擊五下,它將被砸得粉碎。因此,這座城市在城徽上有了這只拳頭。(周新建譯)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