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36)

萬歲爺睡不成寐,叫起近侍的來,開了玲瓏八窗,卷起珠簾絳箔,只見萬里長空一輪明月,果真是:

三五月華流煙光,可憐懷歸道路長。

逾江越漢津無梁,遙遙思永夜茫茫。

昭君失寵辭上宮,蛾眉嬋娟臥氈穹。

胡人琵琶彈北風,漢家音信絕南鴻。

昭君此時怨畫工,可憐明月光朦朧。

節既秋兮天向寒,沅有漪兮湘有瀾。

沅湘糾合渺漫漫,洛陽才子憶長安,

可憐明月復團團。逐臣戀主心彌恪,

棄妾忘君情不薄。已悲芳歲徒淪落,

復恐紅顏坐銷鑠。可憐明月方照灼,

向影傾身比葵藿。一輪明月不至緊,

還有一天星鬥,燦燦爛爛,果真是:

萬物之精為列星,庶民象兮元氣英。

認綽約兮其欃槍,瞻瑤光兮其玉繩。

歌既稱兮列重耀,傳嘗聞兮還夜明。

牽牛服箱兮不以,今夕在戶兮識取。

辰參主兮為晉商,箕畢分兮見風雨。

為張華兮而見拆,感仲尼兮以常聚。

中方定兮作楚宮,三五彗兮彼在東。

子韋識宋公之德,史墨知吳國之兇。

軒轅大電兮繞樞,白帝華渚兮流虹。

東井漢祖兮興起,梁沛曹公兮居止。

驚嚴光兮帝共臥,笑戴逵兮自求死。

息夫指之兮獲罪,巫馬戴之兮出治。

燦連貝兮倚莎蘿,授人時兮命羲和。

二使兮隨之入蜀,五老兮觀之遊河。

歲則降靈於方伯,昴則淪精於蕭何。

清為柳兮濁為畢,亂如雨兮隕如石。

天錢瞻兮於北落,老人指兮於南極。

任彼彗光兮竟天,然而聖朝兮妖不勝德。

萬歲爺對月有懷,因星有感,龍腹中猛然間想起一樁事來了,急傳旨意,宣上印綬監掌印的太監來。這叫做是個“殿上一呼,階下百諾”,旨意已到,誰敢有違。只見印綬監掌印的太監即時來到,跪著珠簾之外聽旨。萬歲爺道:“你是印綬監掌印的太監?”太監道:“奴婢是印綬監掌印的太監。”萬歲爺道:“你監里可有余剩的金銀印信麼?”太監道:“本監並沒有個余剩的金印銀信。”萬歲爺道:“我原日過南京之時,四十八兩重的坐龍金印,有若干顆數;五十四兩重的站虎銀印,有若干顆數;三十六兩重的螭虎印、走蛟印、盤蛇印、虬髯印、龜紐印、鰲魚印、蝦須印,也不計其數。你職掌印綬,怎麼訊得一個沒有印?”太監道:“本監職掌印,俱是奉爺爺聖旨,禮部關會,篆文旋時鑄成一個印,旋時鐫上幾個字,這卻都是新的,並沒有個舊時印信。”萬歲爺道:“我這舊時的印信,到哪里去了?”太監道:“既是舊時的印信,俱屬寶貝,敢在寶藏庫里麼?”聖旨道:“急宣寶藏庫的庫官來。”原來寶藏庫設立的內殿,掌管的不是個庫官,也是個太監。一聲有旨,只見寶藏庫內太監飛星而來,磕頭如搗蒜,連聲稟道:“爺喚奴婢有何旨意?”萬歲爺道:“你寶藏庫里,可有舊時的金、銀、銅、鐵的印信麼?”太監道:“有,有,有。”萬歲爺道:“你快把那四十八兩重的坐龍金印,取過兩顆來;你再把五十四兩重的站虎銀印,取過兩顆來;你再把三十六兩重的螭虎印,取過五顆來;你再把三十四兩重的虬髯印,取過四顆來。”那寶藏庫的太監即時取過許多的印來,萬歲爺吩咐印綬監太監捧著。

此時正是金雞三唱,曙色朦朧,萬歲爺升殿,文武百官進朝。只見凈鞭三下響,文武兩班齊。聖上道:“今日文武百官都會集在這里,朕有旨意,百官細聽敷宣。”百官齊聲道:“萬歲,萬歲,萬萬歲!有何旨意,臣等欽承。”聖上道:“朕今日富有四海之內,貴為天子,上承千百代帝王之統緒,下開千百代帝王之將來。所有歷代帝王傳國璽,陷在西洋,朕甚憫焉,合行命將出師,掃蕩西洋,取其國璽。先用總兵官一員,掛征西大元帥之印,朕如今取出一顆坐龍金印在這里,哪一員官肯去征西,即時出班掛印。”連問了三四聲,文官鴉悄不鳴,武班風停草止。

聖上又問了一回,只見班部中閃出四員官來,朝衣朝冠,手執象簡,一字兒跪在丹陛之前。聖上心里想道:“這四員官莫非是個掛印的來了?”心里又想道:“這四員官人物鄙萎,未可便就征西。”當駕的問道:“見朝的甚麼官員?”那第一員說道:“小臣是欽天監五官靈臺郎徐某。”第二員說道:“小臣是欽天監五官保章正張某。”第三員說道:“小臣是欽天監五官保章副陳某。”第四員說道:“小臣是欽天監五官絮壺正高某。”聖上道:“你們既是欽天監的官員,有何事進奏?”欽天監齊聲道:“臣等夜至三更,仰觀干象,只見‘帥心入鬥口,光射尚書垣’,故此冒昧仰奏天庭。”聖上道:“帥心入鬥口,敢是五府里面公侯駙馬伯麼?”欽天監齊聲道:“公、侯、駙馬、伯應在右弼星上,不是鬥口。”聖上道:“莫非六部里面尚書、侍郎麼?”欽天監說道:“尚書、侍郎應在左弼星上,不是鬥口。”聖上道:“既不是武將,又不是文官,卻哪里去另尋一個將軍掛印?”欽天監道:“鬥口系萬歲爺的左右近臣。”聖上道:“左右近臣不過是這些內官、太監,他們哪個去征得西洋,掛得帥印?”

只見殿東首班部中,履聲咭咭,環佩凈凈,閃出一位青年侯伯來,垂紳正笏,萬歲三呼。萬歲爺龍眼觀之,只見是個誠意伯劉某。聖上問道:“劉誠意有何奏章?”劉誠意道:“小臣保舉一位內臣,征得西,掛得印。”聖上道:“是哪一個?”劉誠意道:“現在司禮監掌印的太監,姓鄭名和。”聖上道:“怎見得他征得西、掛得印?”劉誠意道:“臣觀天文,察地理,知人間禍福,通過去未來。臣觀此人,若論他的身材,正是下停短兮上停長,必為宰相侍君王;若是庶人生得此,金珠財寶滿倉箱。若論他的面部,正是面闊風頤,石崇擅千乘之富;虎頭燕頷,班超封萬里之侯。又且是河目海口,食祿千鐘,鐵面劍眉,兵權萬里。若論他的氣色,紅光橫自三陽,一生中須知財旺;黃氣發從高廣,旬日內必定遷官。”聖上道:“只怕司禮監太監老了些。”劉誠意道:“干姜有棗,越老越好。正是:龜息鶴形,純陽一夢還仙境;明珠入海,太公八十遇文王。”聖上道:“卻怎麼又做太監?”劉誠意道:“只犯了些面似橘皮,孤刑有準;印堂太窄,妻子難留。故此在萬歲爺的駕下做個太監。”聖上道:“既是司禮監,可就是三寶太監麼?”左右近侍的說道:“就是三寶太監。”聖上道:“既是三寶太監下得西洋,掛得帥印,快傳旨意,宣他進朝。”即時傳下一道旨意。即時三寶太監跑進朝來,磕了頭,謝了旨。聖上道:“我今日出師命將,掃蕩西洋,取其國璽,要用總兵官一員,掛征西大元帥之印。劉誠意保你下得西洋,掛得帥印,你果是下得西洋麼?你果是掛得帥印麼?”三寶太監道:“奴婢仗著萬歲爺的洪福,情願立功海上,萬里揚威。奴婢是下得西洋,奴婢是掛得帥印!”聖旨道:“著印綬監遞印與他,著中書科寫敕與他。”三寶太監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投丹墀下去。有詩為證,詩曰:

鳳凰池上聽鸞笙,司禮趨承舊有名。

袍笏滿朝朱履暗,弓刀千騎鐵衣明。

心源落落堪為將,膽氣堂堂合用兵。

撚指西番盡稽顙,一杯酒待故人傾。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