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剛離開,龍的馬開始又是踢又是打響鼻。龍又火冒三丈,走了過來,罵道:“讓狗吃了你的心肝肺,烏鴉啄了你的眼珠子!我給你吃好干草和新燕麥,讓你喝清涼的溪水,你還要什麼呢?你為什麼弄得我不得安寧?”

“你妻子被帶走啦!”

“什麼?”

龍咆哮如雷,“他又來把她帶走啦?我吃喝完畢,砸一口袋核桃吃了後,還有時間打一會兒盹嗎?”

“別多說了,他們已經到你最後一個王國的邊界啦。”

龍怒不可遏,立刻跳上馬,飛奔著去追趕他們。龍在邊境的濠溝追上他們。真可惜,只差幾米他們就自由啦......

“我說過了,你這無賴,我只能寬恕你三次,這第四次就不饒你啦。”

龍把年輕女子從亞諾什懷里奪過去,扔在自己馬背上,沖她怒吼:“我禁止你再跟他走以後,你怎麼還敢坐在他的馬背上呢?”

說完,它轉身一把抓住亞諾什,把他撕成碎塊。亞諾什馬背上有一只口袋,龍命令埃蒂爾卡收拾亞諾什的碎屍斷骨,統統裝進口袋里,捆在亞諾什的馬背上。

“讓馬把他馱回家,叫天下所有母親的兒子看一看,這就是來搭救你的人的下場。”

龍說。

於是,埃蒂爾卡把亞諾什的屍骨全塞進口袋里,捆在駿馬背上,說:“把他馱回家去吧,告訴所有的人,千萬不要來接我。”

然後,龍把她放在自己馬背上,一道飛回去了。

亞諾什的馬開始慢慢往家走。它馱著自己主人的屍骨,心里很悲傷。它想,怎樣才能使這些碎屍斷骨變回活人呢?

正當它沿著小道放開步子往前走時,猛然看見一條小蛇,小蛇嘴里銜著一片嫩草葉。

“小蛇,你嘴里銜的是什麼呀?”

駿馬問。

“還陽草。我兒子被車子壓傷了,我要用這草給兒子治傷口。”

“分給我一點吧。我想讓我的好主人復活。瞧,他就躺在這只口袋里。”

“行,親愛的馬,”

小蛇說。“可是,你瞧,我小兒子就躺在那兒的路上,也許還會過來一輛車子,再從它身上碾過去哩。還是讓我先去給它治一治吧。”

“好的,”

駿馬說,“走吧,我去幫幫你。我用牙齒咬住它的尾巴,不會傷著它的,只是把它拖離開大道,免得又被車子碾著。”

駿馬照自己的話做了,接著小蛇用還陽草搓兒子的傷口,它兒子立刻被治好了,然後迅速爬走。

這時,馬兒找到一塊林間空地。它使勁踢蹬了一陣子,再用後腿站立起來,口袋便落在地上。它用嘴咬開口袋,把里面的碎屍斷骨全倒出來。然後用鼻子把它們拼成人的形狀,小蛇就用還陽草搓那些屍骨。凡是小蛇搓過的碎屍斷骨立即連成一體。它們把這一切做完以後,駿馬的主人就像睡著了似的躺在那里,而且看上去比原先英俊七倍。

駿馬輕輕摁了摁他的肩膀,他便開始動彈了一下。它扶他起來,輕輕推了推他。

“醒醒,主人,別再睡啦!”

小夥子一驚,醒過來了。

“啊,我睡得好熟呀,親愛的馬兒!”

“要不是這條小蛇用還陽草給你治療,沒準你要睡到世界末日哩。”

“親愛的馬兒,現在我既然醒過來了,咱們該干什麼呢?是先回家還是再去龍的住處?”

“先回家吧。三天後咱們再上路。到那時,龍會忘掉發生過的事,就不再疑心啦!”

他們就這麼辦了。他們回到家,休息了一些時候,三天後又出發了。路上,駿馬說:“親愛的主人,這次你得聽從我的安排。咱們不能直接上龍的住所,要迂回著行進,因為只要有一個陌生人在它的國土遊蕩,連躺在墳墓里的死鬼也會把這事告訴龍。你要小心,只有等龍不在家時,才能進城堡。你問你妻子,龍的馬是從哪里弄來的,不然你沒法把她接回來。”

他們繞著城堡走,躲在一個小山包後面。龍一離家,亞諾什便馬上進去看妻子。埃蒂爾卡一看見他,大吃一驚,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亞諾什對她說:“別害怕,我的愛妻,是你的亞諾什,”

他說。“快把我藏起來,不要讓任何人看見。”

“你的馬呢?”

“已經藏起來了。”

埃蒂爾卡擁抱亞諾什,親吻他,把他領進房間去。

“我的愛妻,”

他說,“我求你一件事,你問問龍,它那匹馬是從哪兒弄來的。它告訴你後又出門的時候,我馬上再來。然後,我就可以找一匹比它的馬更棒的馬來。我現在要是知道該到哪里去找一匹馬就好了!”

龍要回來了,他們只好分手。亞諾什回到小山包,對駿馬說:“親愛的馬兒,她會問龍的,咱們得等待。她今晚就問龍。”

龍同往常一樣,在外面尋歡作樂後回到家里。

“喂,飯做好了嗎?”

它問年輕女子。

“做好了,”

她說。“嗨,親愛的丈夫,來吧,咱們一同吃飯。”

聽到這些親切的話語,龍驚詫不已,因為這是她第一次沒有哭哭啼啼,而且還媚聲媚氣地同它說話。他們坐下來吃第一道菜時,她說:“親愛的丈夫,要是你不見怪,請告訴我,你那匹馬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

一聽這話,龍狠命扇了她一記耳光,她被打得撞在門上。

“這跟你有什麼相干?”

它吼叫著。“你打聽我從哪里弄到馬干什麼?

不過,我以後會告訴你的。你等些時候吧,時候到了我就告訴你。快去給我拿第二道菜來。”

埃蒂爾卡端來第二道菜。

“我又不是心懷惡意,”

她說,“我只不過想知道你是從什麼地方弄到這匹馬罷啦,因為我長這麼大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好馬呢。”

一聽她第二次問馬的事,龍又打了她一個耳光,她被打得摔進廚房里去了。

“干嗎老問?把我問得煩死了。干嗎不讓我安安穩穩吃一頓好飯呢?

去,快去拿第三道菜來。”

埃蒂爾卡端來第三道菜。她又問了:“我不是心懷惡意,親愛的丈夫;告訴我吧,你的馬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

龍第三次扇了她一記耳光,這次她被打得滾到院子里去了。埃蒂爾卡哭了起來。龍卻對她說:“看來你問我的動機是純潔的,雖然起先我並不相信你。不過你要耐心點,等我出門辦完事回來,我會告訴你的。”

說完,龍來到墳地,問那些被它害死的死鬼,是否看見有陌生人來過這里。

“自從你妻子第四次被誘拐以後,沒有任何人來過這里。”

死鬼們說。

於是,龍走回家對妻子說:“過來,坐在我身邊,我把你想知道的告訴你。這於我無害,於你也無益,因為我已經當著你的面把他撕成碎塊,你沒法把這事告訴他了。聽著:在你城堡的左邊角上有一條小道。很少有人走那條道,不過還是可以看出那是一條道,因為那里長的草比較矮。這條小道直通大海。小道盡頭的水面有二十?寬,水深沒過膝蓋,過了對岸,小道又通往一個很遠很遠的國家。在那個國家里居住著一個老太婆,她是個巫婆,長著一只鐵鼻子,她有三匹馬。

其中一匹最小的是鐵青馬,比我的馬強壯兩倍,跑得也快兩倍。不過必須好好侍候老太婆,才能得到她的好感。在她那里,一年只有三天。誰忠心耿耿侍候她,用不著討價還價,就能得到自己所要的東西,現在你的願望得到滿足了,該高興了吧。我這就串門去了,再見!”

說完,龍就出去了。

亞諾什的馬立即告訴主人:“龍出門了。去,主人,快去問你妻子,龍都講了些什麼。”

小夥子馬上走進屋子,擁抱妻子。

“告訴我,愛妻,龍都說了些什麼?”

“你聽我說,親愛的丈夫,咱們城堡左邊的角上有一條小道。小道上的草長得比較矮,你一眼就能認出來。小道直通大海,那里的水深只沒膝蓋,你可以蹚水過去。大海的那邊住著一個老太婆,你得好好服侍她。她有三匹馬。其中一匹牙口最小的是鐵青馬,那匹馬比龍的馬強壯兩倍,跑起來也快兩倍。你怎樣才能弄到那匹馬,這我就不知道了。但願上帝保佑你,因為我無法助你一臂之力了。再見吧,龍馬上就回來了,我已經聽到馬蹄聲。不管有多難熬,我都等著你。多保重,願你沒災沒病。”

亞諾什吻別妻子,轉身來到自己的馬兒身邊,跳上馬。路上,他把打聽到的全告訴了馬兒。回到家,他把馬喂飽,拿出口袋,將自己的駿馬從小蛇那里要來的還陽草裝了進去。他沿著那條不熟悉的小道走著,一直走了幾天幾夜。他終於來到海邊,先試試左右兩邊海水的深度,發現水深僅僅沒過膝蓋,便蹚水過去,一直走到對岸。上岸時,他看見沙灘上躺著一條小金魚。

小魚的半邊身子已經被太陽曬干了,可是還有一口氣。他可憐小魚,說:“可憐的小魚!你會死在這里的。太陽把你烤干了,你自己又回不到水里去。”

說著,他把小魚拎起來放回水里。

小魚立刻浮起來;它仿佛比原先大了兩倍,看上去很健康。小魚對亞諾什說:“噢,小夥子,你見到我快死了,救了我。現在,你從我左半身沒被太陽曬焦的地方取下一片魚鱗。你什麼時候碰到麻煩,就把魚鱗翻過來,我會馬上來幫助你。”

說完,小魚躍入水中,消失了。亞諾什站了片刻,心想:“誰知道能不能從它那里得到幫助呀。這小魚怎麼能幫我的忙呢?”

不過,他還是照小魚說的做了,把魚鱗裝進口袋,繼續趕路。

他在一座樹林中央發現一個池塘。那里有一只野鴨在呻吟;它的一只翅膀受傷了,飛不起來。亞諾什可憐野鴨,對它說:“到這兒來,小鴨子,我替你治好你的翅膀。”

“我才不過去呢!我知道,你不是要把我燉著吃,就是烤著吃。”

“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只是想給你治好傷口。”

“嗯,上帝保佑,就按照你說的辦吧。即使你想要我的命,那也值不了幾個錢,因為我的翅膀已經斷了。”

鴨子說著,便往池塘邊遊過來。亞諾什把它摟在懷里,從口袋里取出還陽草,用它來搓鴨子受傷的翅膀。傷口馬上愈合,鴨翅膀仿佛從來沒斷過似的。

鴨子高興極了。它試著抖動一下翅膀,發現翅膀同原先一樣能飛起來。

“嗯,你這好小夥子,”野鴨說,“我還以為你要宰了我哩。你既然做了好事,你就從我沒受過傷的翅膀上拔下一根閃光的翎毛吧。你什麼時候碰到麻煩,就把寬的一頭的羽毛撕掉,我就會馬上來。不過,千萬別丟了。”

野鴨向亞諾什道別後飛走了。亞諾什沿著池邊繼續趕路。在林子邊上,他發現一處泉水。他坐在泉水旁稍事休息,拿出行囊,掏出干糧吃了起來。

他在考慮要不要隨身帶著魚鱗和翎毛。他轉念一想,無論如何得帶上它們。

沒準哪天對他會很有用處哩。

他休息片刻後又繼續上路了。他一直在尋覓老太婆的房子。他發現很遠很遠的地方有一間小棚屋。小棚屋離他還有好幾里哪。他走到一簇灌木叢旁,噫!一只狐貍從荊棘叢中竄出來,狐貍用三條腿一瘸一拐地在蹦跳,第四條腿拖在後頭。

“等一等,狐貍兄弟,”

亞諾什說,“我看你的腿折了。過來,我給你治治。”

狐貍回頭看了他一眼,回答說:“我才不呢。你是想剝我的皮做一件好皮襖吧?”

“我保證不傷害你,我只是可憐你罷了。如果你不信,我也沒辦法。”

“那好吧,我這就站下,”

狐貍說。“不過,你要當心,要是你傷害我,我就咬你。”

“我干嗎要傷害你呢?我只想給你治療。”

他取出還陽草,在狐貍受傷的腿上搓了搓。腿傷一下子痊愈了,狐貍興高彩烈地蹦起來。它對亞諾什說:“噢,好小夥子,你干了好事,我要報答你。從我尾巴上揪下幾根毛,收好,你遇到麻煩的時候,把毛裝在煙斗里點燃,我就會來幫你。”

說完,狐貍再次感謝亞諾什的好心幫忙後走了。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