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蒙:浪漫主義的藝術風格現實主義的批判精神(2)

神話的《西遊記》,繼承的是中國原始神話的文化精神。它所表現的神界本來氣氛是莊嚴而沈悶的,它所描寫的許多神祗,尤其是天上的諸神,高高在上,遠離人間煙火。缺乏人的本能特征。不象西方古代神話那樣,富有近似人類的鮮明個性,如希臘神話中的宙斯,就具有人間男子渴望愛情、易生嫉妒情緒等優缺點。與這種愛情的權利高於上帝的希臘神話精神相比照,《西遊記》在對神靈的總體塑造上,明顯透出的是中國古代神話超越人生的空靈。除了豬八戒相對具有一定的七情六欲之外,包括主人公在內的其他神魔,在個人習性方面,都不同程度地呈現出似神而非人的靈性。縱觀全書,幾乎沒有寫過愛情,即使有那麽一點愛情的萌動,作者卻視其近乎邪惡。對此,佛門題材的拘囿固然是一個重要因素,但中國神話中“聖賢”英雄的影響也不可忽視。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出,這部不說充滿著極其濃厚的神話意味,所以人們習慣地稱其為神話小說。至於這一稱謂是否適當,雖不是主要問題,卻關聯著對它一種藝術魅力的破釋。



一部神話的《西遊記》使一代代少年為之著迷,那麽,其詭奇的想象是不是一種浪漫主義體現呢?以往,學術界在論定它的藝術風格時,大都認為它“具有濃郁的浪漫主義色彩”②,或具有“浪漫主義的基本藝術特征”,或譽之為“是一部藝術上卓有成就、影響很大的浪漫主義傑作”,等等。自從《西遊記》研究出現多向化理論格局之後,關於它“浪漫主義風格”的論說開始面臨挑戰。吳聖昔先生在80年代中期曾對此提出質疑,1991年他在自己新出的《西遊新解》中,進一步闡釋了這一觀點。他認為,真正能夠概括《西遊記》風格特征的不是大而無當的浪漫主義標簽,而是有機結合著的傳奇性、詼諧性和哲理性。何滿子先生在否定《西遊記》是神話小說的概念時,認為它不但不是人類童年期的神話,而且也不能根據它寫的是超人間生活而判定它是浪漫主義藝術。他認為:“浪漫主義作家是認真相信或殷切期望現實按照他所描繪的那樣運行的,他也誘導讀者去相信現實就是他所描繪的狀貌”

作家按照他所希望的樣子去進行藝術構思──很久以來許多批評家將此作為識別浪漫主義的一重要標準。茅盾在談到西方浪漫主義文學的發展過程時,曾在前人論說的基礎上,對積極浪漫主義的一種特點作過進一步闡述:“浪漫主義作家也在他們的作品中表示了對於未來社會的期望,並且暗示了未來社會應當是怎樣的”⑥。吳承恩當然不會讓人相信世界上確有拔下一撮毫毛就可變出若干個“自己”的猴子,也不會讓人相信一個筋斗真的能翻出十萬八千里;甚至可以說,他還不會讓人相信在人間上下真的存在另外兩個世界,因為那些有鼻子有眼的描繪,不過是他的虛構。那末,《西遊記》里有沒有理想主義成份呢?作者筆下的東西雖然大都是以現實生活為依據展開的想象,但他虛擬的幻想世界和神話人物,卻在神奇的形態下體現了他和大眾的某些願望,其朦朧的現實目的隱現在絢麗多彩的幻想之中。他雖然沒有明確(更談不上完美)地構築出一個什麽理想世界,但在創作過程中一定程度上體現了通過理想反映現實這一浪漫主義的原則,以表達對現實的不滿。也就是說,他所創造的超現實境界,更多的隱喻著對現實生活秩序的一種否定。

更主要的是,《西遊記》無論是否稱得上一部合格的浪漫主義作品,它對浪漫主義基本表現手法的嫻熟運用都是不可否認的。它根據生活的本來樣式,借用大量的神話傳說以及歷史和宗教事件,憑著瑰麗的想象和極度的誇張,塑造了一個個性格鮮明的超人,編構出情節曲折離奇的故事。作品喻人於神,就要把人寫得象神,同時要相應地神化他們生活的環境。作者不但賦予了他們以神的本領和神的品格,而且以高超的想象力構築了天上、人間、陰間三層世界。他對這個“空間”的描繪是全方位的,而不是局部的;是立體的,而不是平面的;“三界”相互間的關系是明確的,而不是模糊的;三界之間及各界內部的秩序是井然有規的,而不是紊亂或隨意的。歷來關於三界的創造想象和傳說,到吳承恩筆下,構成了規模宏大且又完整系統的多級空間。在三界的創造上,他不但是集大成者,而且其創意是超越前人的。

我們不能僅僅把豐富的想象力等同於浪漫主義,但吳承恩為《西遊記》釀出的浪漫主義氣氛,的確不比某些“標準的”(或者說沒有爭議的)浪漫主義作家遜色。包括否定《西遊記》是浪漫主義作品的吳聖昔先生,也說過:“筆者並不認為《西遊記》一定沒有浪漫主義,並不認為《西遊記》的作者不可能運用和體現浪漫主義”⑦。對其浪漫主義精神持肯定態度的學者,在這方面曾作出過一些很高的評價。如袁珂先生就說過:神話的影響基本上表現在積極浪漫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表現手法兩個方面,《西遊記》兼而有之。從中看到浪漫主義的批評家們,不少人注重作者對花果山生活的描述,以為那就是他筆下的“理想王國”。楊江柱在《樂園的出走》一文中提到:“《西遊記》里的花果山,是由人間到天上的中間環節,非人間的幻想成份增多,浪漫色彩更濃”⑨。其實,吳承恩在“花果山境界”上著墨並不多,如果那里代表著他的理想世界,其描繪就顯得比較簡單,也不夠明晰。吳承恩充分運用浪漫主義表現技法所創造的浪漫主義氣氛,主要體現在《西遊記》的藝術形態上;從內容實質上分析,表現浪漫主義精神不是作者的終極目的,或者說不是他的主要追求。在《西遊記》濃郁的浪幔主義藝術風格的紗幔之中,透出的是一種現實主義精神。

如上所述,《西遊記》形態上的浪漫主義也是迷人的。民間素有“老不看三國,少不看西遊”的俗語,大人們深怕想入非非的孩子聽信了書中的神話,而導致某種荒唐的舉動,可見作者筆下的神話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電視連續劇《西遊記》播出之後,有人發表評論指出,全劇的總體風格過“實”,浪漫氣息不濃。主要表現在劇中人物人味太重,仙氣、妖氣、傻氣不足。比如,白骨精的外表應該是窈窕善媚的,而電視劇卻側重了她的陰險毒辣;玉皇大帝的形象應該是既威嚴又有仙風道骨的,而在電視劇中他還不及一個人間君主神聖;豬八戒本來是最有個性、最富喜劇色彩的藝術形象,但給他制作的假面具卻面龐黑瘦,表演上也顯得愁眉苦臉,傻得不夠,不能更好地逗人喜愛,等等。根據這位評論者的意見,就是說編導設計者在創造這部“神話劇”時,對原著精神把握不夠,留下了遺憾。電視劇側重“人味”,對“仙味”卻未必是忽略。不過,此劇未能充分展示神話人物的神采和風韻,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兒童的”《西遊記》。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