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寬·青春飯,我們都愛重口味 17

異鄉飯 四

在寫這段文字的時候,我正在大海上航行。那是一艘郵輪,從上海出發,到日本的沖繩,再到福岡,最後抵達韓國釜山,最後返程回上海。船上的中國人來自五湖四海,每天晚上我們坐在船裏的餐廳裏吃著大同小異的西餐的時候,最開心的環節就是講各自的方言,叫別人猜測是什麽意思,再有就是講述故鄉不為人知的吃食。

一桌人分別來自上海、武漢、四川、南京、天津、廣州、北京、揚州、湖州……我這個北方人吃虧,聽不懂他們的方言,而我又沒有什麽方言可以供他們猜謎。只有聊吃了,這個我還算在行,可以從豆汁聊到鹵煮,從羊湯聊到烤肉,我從來沒有覺得這些吃食在一艘公海的郵輪上能有這麽大的魅力。

其實我不是北京人,而是河北人,久居北京,直把他鄉作故鄉了。

我老家在河北霸州,離北京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即便當地美食乏善可陳,我也能細細揪出幾樣。比如,素冒湯,裏面是炸好的豆腐丸子和小面片,酥脆,一碗湯濃稠,加了澱粉,以及大量的胡椒,有一些醋,回口泛酸。素冒湯是當地的早餐湯,一碗湯,兩個燒餅,就能飽餐一頓。如果是冬天,坐在靠窗的位子,窗戶上都是蒸汽,喝一碗湯,渾身舒爽。我們經常去的一家叫陳記小吃,原來在菜市場的一角,如今鳥槍換炮,已經有了更大的門臉。

比如,紅燒茄子,與許多地方的燒茄子不同,此處常見的是硬燒,茄子上裹上雞蛋與面粉做成的糊,在油鍋裏炸透,再燒。做好的茄子酸甜口,酥脆,當地有一個鎮子叫蘇橋鎮,鎮子上有一家小館做這道菜算是一絕。我還常常懷念堂二裏鎮子上的蔥花餅,碩大一張,酥軟濃郁。

這些小玩意兒也是在童年的記憶中來回閃現,許多十幾年沒有吃過了,不知道再吃還是不是從前的味道。

許多事情,相見不如懷念,食物猶如舊情人。而今我四處奔波,許多時間都在路上,去全國各地,尋找各地隱匿已久的吃食,每個月都會出幾次遠門,去江南,去西部,去雲貴川。走四方,吃四方,每到一地都觥籌交錯,飯菜鮮美,各種好吃的東西應接不暇。

太熱鬧了,反而忘了清冷的滋味。就如同現在,我們乘坐的郵輪行駛在海面上,坐在陽台上可以看見海浪,天氣有點陰霾,波浪輕緩,這些海水似乎是永恒的,它們不曾去過異鄉。我有點餓了,此刻最想念的吃食是奶奶做的面條。那是在1985年秋天的午後,我在老房子午睡,奶奶在外屋和面,醒面,抻面,做面條,打鹵,用的是茄子和肉丁,還有一碟花椒鹽水,切了黃瓜絲、豆芽菜、青蘿卜絲。我的奶奶個子不高,微微發胖,頭發銀白,光滑妥帖,在腦後梳了一個發鬏,我醒來,已經是黃昏。啊,1985年的黃昏,打鹵面,摻雜著一點夕光的味道,院子裏種滿了花,奶奶在花香裏穿行,逐漸遠去,而故鄉,它不在任何地方,它只在你回想的時候,在舌尖上醒來。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