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6)

楊聰榮·隨想的隨想

歡迎利用材料,別怕浪費,材料還多著呢,倒是真的很期待錦樹兄這部長篇小說的誕生。

如果郁達夫在世,一定很喜歡「酒友」這個封號,小說可以不寫,酒不可不喝, 要不然就不是郁達夫了。

這衹是隨想讀後的隨想,算起來,我還不太夠資格是郁達夫的「未亡人」,我不想召喚其無盡的回憶和期待,所以也無需含蓄隱晦,我衹想知道馬華文學的酒友到底和什麼人喝酒,喝的是什麼酒。

馬華文學之所以留一個空白的位置給他,或許真是他過世太早,假如他有如陳馬六甲一般幸運,多活幾年,戰後回到馬來亞,應該也還是優秀的表演者,浪漫的傳奇文人,雖然未必能成為「馬華文學之父」,但應該至少是「馬華文學之父的酒友」,馬華文學獨特性的論戰大概會熱鬧一些,而非僅僅鑿出一個極大的慾望之生產性空洞。

真的,如果他還在世而回到馬來亞,大概會說,別把「馬來東亞」當成「新加坡」, 至少文學不要被國家擁有。跨出星馬的地理界限,郁達夫還是郁達夫,他所留下的鉅大遺產也沒有歸屬印度尼西亞。

可能還會不斷有未亡人出現,追捕他幽遠的身影。其中最知名的「未亡人」王映霞,幾十年後過去了,死前還是說,這一生衹會被記得,曾經是郁達夫的妻子。

文學史就是這麼荒唐浪蕩。為什麼馬華文學?

陳馬六甲也是走得太早,他曾被指定為如果蘇卡諾被捕後的總統繼任者,假如是他革命成功,印馬應該會早日統一吧,當時馬來亞境內可是有不少把「馬來亞」當成是「印度尼東亞」的左翼馬來民族主義者,等著效忠陳馬六甲。陳馬六甲本人可是不含糊,大印度尼西亞的國語是馬來語,境內各族融合而為馬來由民族。文學呢?他走得太早了,我們不知道是馬華文學還是華馬文學。

該左翼的不成左翼,不該左翼的卻跟著向左轉了。

陳馬六甲註定做不成酒友,他是穆斯林,如同郁達夫註定做不成「什麼什麼之父」一樣,酒廠老闆應該還是合適的身分。陳馬六甲要是真的成了印尼共和國之父, 他大概可以把南洋華文文學的起源從更早算起,鄭和是兄弟民族,隨行的馬歡和費信可都是那個時代的代表作家。

陳馬六甲被革命同志關在監獄中開始動筆寫自傳的時候,已經知道屬於他的革命已經失敗,衹是想寫下一生經歷在歷史上掙個地位,革命家的傳記並不浪漫,連個女朋友的影子都沒有,他大概沒有想到有一天他的歷史書寫被看成文學。而郁達夫一生最精釆的表演,竟然是在觀眾稀少的蘇門答臘,博生死的演出,他大概也沒想到自己不但進不了「某某文學史」,甚至任何「某某史」與「某華史」都進不了。

馬華文學史,最該跨越邊界的,也許不是在「馬華」,而是在「文學史」,現實中即然缺乏對馬華歷史學、馬華社會學、馬華人類學與馬華哲學等的援奧,單單剩下文學史,那麼文學史就該是歷史學、社會學、人類學與哲學等等。這樣帶出南洋的,才不會是個孤瘦的身影。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