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15)

碧峰長老看見這個弟子已自超凡入聖,又叫上他一聲,說道:“徒弟,你可省得了麼?”飛喚應聲道:“省得了。”碧峰道:“你省得甚麼來?”飛喚道:“我省得個空華三界,如風卷煙;幻影六塵,如湯沃雪。”碧峰道:“你果是省得了。只你的法名還有些不省得。”飛喚道:“弟子的法名有違正果,伏乞師父與我另取上一個如何?”碧峰道:“另取便是另取,只你自家也要取一個,我也和你取一個。”飛喚道:“請師父先說。”碧峰道:“我和你不要說。”飛喚道:“既是不說,怎麼得知?”碧峰道:“我卻有個處分。”飛喚道:“怎麼樣的處分?”碧峰道:“你取的法名,寫在你的手兒裏,我為你取的法名,寫在我的手兒裏。”飛喚又笑了一笑說道:“這是個心心相證。”師徒們各各取上一副筆墨,各人寫上兩個字兒。碧峰道:“你拿出手來。”飛喚道:“師父也請出手哩。”碧峰就拿出一個手兒放在外面,說道:“我的手兒雖在這裏,卻要你的手先開。”飛喚道:“還是師父先開。”師父叫徒弟先開,徒弟請師父先開,兩家子都開出手來打一看,只見那兩隻手兒裏俱是那兩個字兒,俱是一般兒呼,俱是一般兒寫;俱是舊法名的一般兒呼,卻不是舊法名的一般兒寫。還是個甚麼兩個字,俱是一般兒呼,俱是一般兒寫?俱是舊法名的一般兒呼,卻不是舊法名的一般兒寫?原來是個舊法名的“飛”字一般兒呼,卻是個是非的“非”字,卻不是舊法名的“飛”字一般兒寫?原來是個舊法名的“喚”字一般兒呼,卻是個幻杳的“幻”字,卻不是舊法名的“喚”字一般兒寫?碧峰長老看見他的心印了徒弟的心,徒弟的心印了他的心,不知怎麼樣的生歡生喜,說道:“你今番卻叫這個非幻了。”這非幻是金碧峰的高徒弟,後來叫做個無涯永禪師。非幻道:“這兩個字卻是一般樣兒呼,怎麼一個中取一個不中取?”碧峰道:“你豈不知,自性迷即是眾生,自性覺即是佛,慈悲即是觀世音,喜舍即是勢至,能凈即是釋迦,平直即是彌陀。”

道猶未了,這個非幻化身雖在東土,心神已自飛度在西天之上了,連忙的皈依叩禮。只見一個茶頭送將茶來,看見這個非幻小師父虔誠禮拜,他也自曉得他得了根宗,歸了正果,叫聲:“凈頭哥快取床席兒來,裹著這個小師父。”凈頭說道:“怎麼樣兒,小師父要個席兒裹?”茶頭說道:“這個小師父今朝得了道了。”凈頭說道:“怎麼今朝得了道,又要席兒?”茶頭道:“你豈不聞‘朝聞道夕死’?”碧峰長老聽見,說道:“講的麼閑談?你和我到西園裏去看一看來。”茶頭道:“看些甚麼?”長老道:“你看那果樹上的果子,可曾熟麼?”茶頭道:“我方才在園裏出來,只看見果樹滿園,果子滿樹。”長老道:“既如此,快些兒收拾做圓滿哩!”即時間收拾起法場,做下了圓滿。做到那七七四十九日,只見那天上一切寶蓮華雲,一切堅固香雲,一切無邊色樓閣雲,一切種種色妙衣雲,一切無邊清凈旃檀香雲,一切妙莊嚴寶蓋雲,一切燒香雲,一切妙曼雲,一切清凈莊嚴貝雲;只見這會上一切比丘僧,一切比丘尼,一切優婆塞,一切優婆夷;又只見這四眾人等一切清凈法身,一切圓滿報身,一切千百億化身;又只見這三身之內,一切過去心,一切現在心,一切未來心;又只見這三心之內,一切本來寂凈,通達無涯的真智,一切自覺無明,割斷煩惱的內智,一切分別根門,識了塵境的外智;又只見四眾人等頭上頂的,一切以不思議為宗的《維摩經》,一切以無任為宗的《金剛經》,一切以法界為宗的《華嚴經》,一切以佛性為宗的《涅槃經》;又只見四眾人等,手裏捧著的一切金輪寶,一切白象寶,一切如意寶,一切玉女寶,一切主藏寶,一切主兵寶,一切紺馬寶;又只見清中湛外,駐彩延華,一切銀色世界,一切金色世界,一切寶色世界,一切妙色世界,一切蓮花色世界,一切檐葡色世界,一切優曇缽羅花色世界,一切金剛色世界,一切頗黎色世界,一切平等色世界。把這些四眾弟子,一個個身是菩提,一個個心如明鏡。就是茶頭、飯頭、菜頭、火頭、凈頭,也一個個罪花零落,一個個業果飄消;就是經猿談鳥,也自一個個六時來拜,一個個掌上飛餐;就是金毛獅子、無角鐵牛,也自一個個解脫翻身,一個個長眠少室。故此杭州城裏傳到如今,哪個處所不是善地?哪個人不是善男子?哪個人不是善女人?有一曲《贊佛詞》為證,詩曰:

群相倡明茂,四氣適清和。
淩晨將投禮,首宿事奢摩。
閃居太陽來,朗躍周九阿。
諸天從帝釋,旌拂紛婀娜。
修羅戢怨刀,波旬解障魔。
馥郁旃檀樹,彪炳珊瑚柯。
醍醐釀甘露,徐挾神飆過。
千葉青芙蓉,一一淩紫波。
流鈴相間發,寶座郁嵯峨。
上有慈悲父,金頂繡青螺。
端嚴八十相,妙好一何多。
微吐柔細旨,雍和鳴鳳歌。
惠澤徹無間,哀響遍婆娑。
密跡中踴躍,大士亦隗俄。
獨解舍利子,回心乾闥婆。
靈花散優缽,智果結庵羅。
法鼓撞震方,慧燈異恒河。
方廣詎由旬,成道僅剎那。
冥心歸真諦,毋使嘆蹉跎。

卻說“碧峰會”上圓滿已周,長老說道:“你四眾弟子在這裏今日做了個圓滿,我貧僧也要伸一個敬。”四眾弟子齊聲念一句阿彌陀佛,說道:“蒙老爺超拔天堂,永不墮地獄,已自無量功德,怎麼敢受老爺的敬?”長老道:“不是別的,就是那四園之中果樹滿園,果子滿樹,這都是數年之中,我貧僧親手種的。你們到園裏面去,一人取一個,人人要到手,個個要到口,才不枉了我貧僧種果的初心。”四眾弟子不敢違拗,齊齊的離了法會,進了西園。真個的果樹滿園,果子滿樹。挨次兒一人取一個,人人到手;一個咬一口,個個到口。其中滋味也有甜的,也有酸的,也有苦的,也有澀的。味雖不同,卻都是一般的得了正果。魚貫兒轉到會上來,只說是圓滿又圓滿,無了又無休,哪曉得碧峰長老帶著個非幻神僧,已別尋一個洞天福地去也。

正行之際,非幻說道:“師父,你把前日的詩兒再加詳細一詳細,卻不要錯上了門哩!”碧峰道:“你不看見這就是一個山?這個山總有三十六個峰頭,那前面一個秀削的就叫做個大王峰,又叫做天柱峰。當先原有個魏王子騫和張湛等一十三個人,都在這個峰頭下得道,就住在這個峰窩兒裏面。那裏面雖則是一個石室,卻別是一個天地,別是一個日月星辰,別是一個山川嶽瀆。峰頭上有一樣檜柏異竹,有一樣仙橘仙李,有一樣長生芝草奇花,故此他的詩上說道:‘洞中靈怪十三子。”非幻道:“這一句是了。那‘天下瑰奇第一山’在哪裏?”碧峰道:“那一句又是合而言之。”非幻道:“怎叫做個合而言之?”碧峰道:“總說這個山碧水丹崖,神剜鬼削,龍驤虎踞,馬驟蜺蟲尊,是普天之下第一個山。”非幻道:“棹曲浩歌蒼靄外’,這在哪裏?”碧峰道:“這山下溪流九曲,繚繞之玄,有一等蘭舟桂棹,來往其間,長嘯浩歌,山谷震動,卻不是‘棹曲浩歌蒼靄外’?”非幻道:“又怎麼叫做個‘幔亭高宴紫霞間’?”碧峰道:“大王峰轉過北一首,有一個幔亭峰,是秦始皇時候,玉帝為太姥魏真人武夷君設一座虹橋跨空,上面建立的是幔亭,彩屋中間鋪設的是紅雲煙,紫霞褥,請些鄉裏人來飲酒,名字叫做個曾孫酒。唱的是賓雲曲,舞的是搦雲腰。後來這些男女們在橋上吃過酒來的,都活了二三百歲,故此叫做個‘幔亭高宴紫霞間’。”非幻道:“師父既是認得這個山,這個山還叫做個甚麼名字?”碧峰道:“昔日有個仙人住在山上,自稱武夷君,故此這個山叫做個武夷山。”非幻道:“山便是武夷山,卻不知徒弟在哪裏。”碧峰道:“且下來再作道理。”(待續)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