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羅山營地:二戰馬來亞戰場華人抗日的真實歷史記錄(15)

突擊2號的人員在黃君帶領下很快和戴維斯梁元明會合。戴維斯從新到的軍火中調撥了2挺機槍、5支湯姆沖鋒槍、10支步槍、10支手槍還有大量的子彈手榴彈給馬共遊擊隊。黃君顯然很滿意,而且他親自登上了潛艇,看到一切都是真的。他答應盡快去向遊擊隊領導人陳平匯報,安排他到這邊來和戴維斯見面。戴維斯急於見到陳平,問什麽時候陳平才能到達這裏?黃君說至少要一個月。現在遊擊隊傳達信息全是靠交通員人工傳遞,雖然怡保和這裏距離才一百多公裏,但是路上日本人的崗哨檢查點很密集,遊擊隊的人得繞很多的路。而且陳平總是在各個遊擊隊營地之間穿梭,很難聯系得上。戴維斯雖然有點失望,但也只得等下去。

突擊2號的隊員來了,所有的人都住進了營地,因此又搭了一座亞答屋。

有一天,有兩位采野藤的馬來人闖到營地附近,看見了溪邊有人工築圍的儲水小池。兩位采藤工人走到小池邊,突然放低了聲音竊竊私語,似乎發現了什麽不正常的事,然後就悄悄地離去了。這一幕,都被躲在樹頂上放哨的梁元明看見了。戴維斯分析這兩位工人下山後一定會說出森林裏有不明人士躲藏著的秘密,這事要是被日軍暗探知道,就會去報告,此地就不安全了。因此戴維斯觀察地圖,將人馬遷到更深的叢林中去搭建新營房。

新的營地比較接近海邊,可以聽到輪船經過時鳴汽笛的聲音。梁元明覺得新營地的環境是別有風味的。午夜時分,就常常聽到有像電影裏野狼吠月似的聲音,但從來未看到野狼的本身。他僅有一次看到在不遠處樹叢中跑出一只像獐的動物,一瞬間就跑入另一邊的樹林中了。另外一種飛鳥在太陽快下山的時候,就在上空翺翔,叫著發音像LO-TI-RA的聲音,華人聽了,會聽成“六點了”的上海話發音。

梁元明當時還想過,把這些鳥捉幾只來,放在籠子裏,可以當活的鬧鐘賣給上海人。另外在營地附近一棵野生的大樹上結滿了桃子,果身乳白色,可桃尖上塗抹著殷紅色,完全和上海人家庭裏為老人家祝壽時在廳堂上擺設的壽桃一模一樣,而且還散發著撲鼻的香氣。但是,雖然那仙桃令人饞得流口水,卻不敢去采摘,只怕外人看到此桃樹被人采摘的痕跡時會懷疑有人在此停留居住。所以那段時間營地裏的幾個人無事不敢離開營區,更不敢去摘桃子了。


這段時間吳在新的工作取得了很大進展。他租下的水稻田讓雇來的農工插上秧之後,就變得無事可做,所以就經常會前往紅土坎、邦咯島一帶去觀察活動。龍朝英在紅土坎城內一棵榕樹下擺設香煙、水果攤,吳在新會在這裏和他交換情況。某一天,吳在新行經紅土坎海濱區一條街路時,偶然間看見了一個小洋房外面掛著一個“閱報社”的牌子,門邊還貼著對公眾開放的時間表。吳在新見這個時候正是這個“閱報社”開放的時間,就走進門來。吳在新本來以為這裏面會是個圖書館一樣的讀書看報的地方,進來之後見廳內沒有多少書報,只有幾個商人模樣的人在一張桌子前喝茶聊天。讓他有點吃驚的是他看到屋內堂前掛著孫中山的畫像。

Views: 3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