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伽丘 《十日談·第六日》故事 1


年青的小姐,星星點綴著黑夜的天空,春天的鮮花給碧綠的田野生色不少,青蔥的樹木把青山裝飾得賞心悅目;同樣地,在優雅的談吐中插入了一句富於機智的俏皮話,就更為動人。俏皮話大都精悍短小,所以特別適於婦女,因為男人說話可以口若懸河,婦女可不能那樣,說話貴於簡潔。可是也不知是我們女人的智能特別低呢,還是老天忽然跟我們作起對來,總之,如今我們女人能在適當的時機,說一句俏皮話,或者是人家說了一句俏皮話,能夠立刻領會其中意義的,確實很少,甚至可說沒有,這真是我們女人的羞辱。不過關於這一點,潘比妮亞已經講得很透徹了,|1~我也無需多淡,現在為了讓大家看到在適當的時機講一句確當的話,是多麼起作用,我準備在這裡講一個女人怎樣用一句有禮貌的回答,使一個正在嚕囌的紳士再也沒法說下去了。

不久之前,我們城裡有一個富於教養、談吐優雅的閨閣名媛,像她這樣高貴的女人,名字是不該不提的。她是熱裡-斯賓那大爺的妻子,大家都叫她奧麗達太太——可能各位姐姐中有很多人都認識她,或者聽到別人說起過她。有一天,她在家裡宴請許多女伴和紳士,飯後大夥兒一起到鄉野去游散,從一處玩到一處,情景有些跟我們一樣。那天預定散步的一段路程很長,走到半路上,有一位紳士對她說道:

「奧麗達太太,要是你不討厭的話,我想講一個世界上最美的故事給你聽,叫你聽得津津有味。就像騎了一匹馬一樣,忘了路途的遙遠。」

「啊,再好沒有了,先生,」那位太太說,「請你快給我講一個故事吧。」

於是紳士開始講故事給她聽。故事倒很精采,可惜他講故事的本領,只抵得上他使用他身邊那把佩劍的工夫,實在太不高明,時常把一句話顛來倒去的說了又說,甚至說上六七遍,過了一會,忽然又倒過頭來說道:「哎呀,我說錯啦!』對於故事中的人名地名常常糾纏不清,張冠李戴,弄得別人莫名其妙。他那說話的聲氣又跟故事裡的人物、情景,一點都配合不上,真是聽得奧麗達太太頭暈目眩,冷汗一身,只覺得大禍臨頭,連命都快要保不住了。到最後,她忍無可忍,又看見那位紳士正愈說愈糊塗,已經迷了路,失了方向,只是在那兒團團打轉,再也跑不出來了,就和悅地對他說:

「先生,你那匹馬跑得太野,請你還是讓我下了馬吧。」

這位紳士講故事的本領雖然不行,但是聽了俏皮話。倒還能辨辨味道,也還有雅量,所以競自己都好笑起來,他就此把那只講得沒頭沒腦的故事打住,另找別的話題了。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