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伽丘 《十日談·第七日》故事 1

詹尼夜聞敲門聲,把妻叫醒,妻騙他說有鬼,其實是她的情人。後來她又胡謅了一些祛邪驅鬼的祈禱文,敲門聲就此停止。

陛下,今天這樣出色的題目,假使陛下叫別人帶頭先講,那我該有多麽高興啊;不過,既是陛下命令我先講個故事給其他幾位小姐做個榜樣,我當然樂意從命。再說,親愛的小姐們,我要講的這個故事,也許將來對諸位都有所裨益。如果諸位都象我一樣膽小,尤其是怕鬼,就不妨用心聽聽我這個故事,學會一篇受用不盡的祈禱文,那麽,一旦當真碰到了鬼,就可以用來驅鬼。說起來天知道,我真不曉得鬼究竟是個什麽東西,我至今也還沒有看見過哪一個女人知道鬼究竟是個什麽東西,可是我們大家都一樣怕鬼。

從前在佛羅倫薩的聖白蘭卡丘地區,有個梳羊毛的人,名叫詹尼·洛特林奇。這人手藝高明,但世故人情卻一竅不通。他有幾分傻,常常被選為聖瑪裏亞·諾凡拉唱詩班的領唱人,而且還負責管理這個團體。這一類小差使他擔任過好多次,並且以此自鳴得意。他所以會弄到這些小差使,乃因為他是個有錢人,常常拿些小禮物去孝敬教士們。他送給這個教士一雙襪,那個教士一件長袍,又送給第三個教士一件法衣——教士們為了報答,就教給他一些當地話的祈禱文作為回報,諸如《聖阿勒克西斯之歌》、《聖白爾那多的挽歌》、《馬蒂他夫人頌歌》等等無聊的文詞,他把這些東西都奉為至寶,牢記在心,認為可以用來拯救他自己的靈魂。

他娶了個千嬌百媚的妻子,名叫苔莎,是柯柯利亞地方馬納丘的女兒,為人伶俐乖巧。她看見丈夫有幾分愚蠢,就看中了一個名叫費代裏哥·第·納裏·培歌洛蒂的風流俊俏的後生,那男的也愛她。於是她和她的侍女計議,設法叫費代裏哥到堪麥拉塔鄉下她丈夫的別墅裏去和她幽會。整個夏天她都住在那別墅裏,丈夫難得到那邊去吃頓晚飯,睡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回去幹他自己的營生,或是上教堂唱歌去了。

費代裏哥本就苦於沒有機會接近她,於是在約定的那天晚上,趁著詹尼不在家,就闖到他鄉下別墅裏,和他老婆一同進餐,一同上床,好不快活。那一夜。那位太太睡在他懷抱裏,教了他六篇她丈夫所熟悉的祈禱文。

他們倆只希望以後還有歡敘的機會,又不便每一次都派傭人去找他,於是兩人商量好了一個辦法:費代裏哥的家離此不遠,今後他每天無論外出或回家,路過此地時,先要看一看屋子附近的那座葡萄園。原來她在園裏一根攀藤的桿子上放了個驢子腦殼,如果那腦殼面朝著佛羅倫薩,他晚上就可以放心到她家裏來,假使門關了,他可以在門上輕輕地敲三下,她就會開門放他進來,如果他看見驢子腦殼朝著費也索,那就表示詹尼在家,他千萬不要來。他們就這樣來往了不知有多少次。

有一歡,詹尼說定晚上不回來,苔莎便煮了兩只肥嫩的閹雞,約好費代裏哥來吃晚飯,不料詹尼卻很晚趕回來了。她大為煩惱,只得拿出了一些另外燒的鹹豬肉,陪丈夫吃飯,一面關照侍女把兩只熟雞,連同幾只新鮮雞蛋,一瓶好酒,用白餐巾包好,送到花園裏去,放在草地旁邊的一棵桃樹下面——那本是她常和費代裏哥一塊兒吃飯的地方,而且到那裏去可以不必經過住宅。但她因為心慌意亂,忘了吩咐侍女在樹下等候費代裏哥,把丈夫回家的消息告訴他,叫他把放在花園裏的食物取去自吃。

夫妻上床不久,侍女也已睡了,費代裏哥果然來到門口,輕輕敲著門。這扇門離臥房很近,詹尼馬上就聽見了,她當然也聽見,卻只裝做睡著了,免得引起丈夫懷疑。過了一會兒,費代裏哥不見有人來開門,又敲了一陣門,詹尼奇怪起來,就推推他妻子說:

“你聽見什麽聲音沒有?苔莎,好象有人在敲門呢。”

他的太太其實比他聽得清楚,卻故意裝作剛剛醒過來的樣子問道:“呃?你說什麽?”

詹尼說:“我好象聽得有人在敲門呢。”

“敲門?”他妻子大聲嚷道。“啊呀,我的詹尼,你不知道這是什麽嗎?這是鬼呀,這幾天來,夜夜都把我嚇死了。我一聽見這聲音,就連忙把頭蒙在被裏,一直等到天亮才敢伸出頭來。”

詹尼說:“來,我的太太,就是鬧鬼也不要怕;我上床之前,已念了‘台·盧契’、‘盎台梅拉達’,以及別的虔誠的祈禱詞,並且以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義,把床鋪的每一邊都畫過十字,所以不管什麽兇神惡煞,也不怕它來害我們了。”

他妻子唯恐費代裏哥在門外等久了,會猜疑她另有新歡而生起氣來,便決心不管怎樣也得下床來,設法使他知道詹尼回家來了,於是她就對她丈夫說道:

“好極了,你念過祈禱文,你是安全了,可是我卻非等到把鬼趕走,是永遠也不會感到安全的,趁你在這裏,就給我把鬼趕一趕吧!”

“但是鬼怎麽能趕走呢?”她丈夫問。

他說:“我自有辦法。有一天我到費也索教堂裏去做免罪祈禱,有個女修道士——啊,我的詹尼,她真是個道行最深的女修道士。只有天主才知道她的道行有多麽深——她知道我是怕鬼,就教我一篇虔誠而靈驗的祈禱文。她告訴我說,在她沒有出家以前,曾把這篇祈禱文試用過好多次,沒有一次不靈驗。天曉得,我從來不敢獨自一人去試一下,今天正好你在家裏,我們就一塊兒來念吧。”

詹尼說,他非常樂意。於是兩人一齊起床,輕輕來到門口。這時費代裏哥在門外已經有些疑惑,正在聽著有何動靜。詹尼的妻子立即對詹尼說:“待會兒我叫你吐口水,你就得吐呀。”

詹尼答應道:“好的。”

於是他妻子開始念起一篇祛邪驅魔的祈禱文來:

小鬼小鬼,晝藏夜行,

尾巴翹翹,大駕光臨,

翹翹尾巴,快離開我的家門!

快到花園裏的桃樹下去顯靈,

樹下有香膏烹制的野餐一盆,

還有我家的母雞撒的一堆糞,

你拿起酒瓶,一飲而盡,

你酒醉飯飽,快快逃遁,

莫再叫詹尼夫婦睡不安神。

然後她就對她丈夫說:“快吐口水,詹尼!”詹尼吐了口水。費代裏哥在外面聽到了這一切,滿懷嫉妒立即消除;他雖然失望,卻又覺得好笑,差點兒笑出聲來。當地聽到詹尼大吐口水的時候,他暗中說:“留心你的牙齒,別一起吐了出來!”

詹尼的妻子把這篇趕鬼的祈禱文念了三遍,才和丈夫一同上床。

費代裏哥存心來和她一起吃晚飯,沒有吃成,一聽這篇祈禱文,自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便馬上去到那花園裏,在一棵大桃樹下面找到了兩只肥雞、雞蛋和酒,拿回家去,自在享用,以後他和他情婦見面,常常拿這篇祈禱文取笑作樂。

也有人說,那天她本來已經把驢子腦殼轉向費也索,可是有個莊稼人走過葡萄架跟前,隨手用棍子把它一敲,敲得它打了個轉,朝向了佛羅倫薩,費代裏哥見了,只道是情婦邀他,就去了;而他情婦那次念的祈禱文是這樣的:

鬼魂,鬼魂,看天主面上趕快走;

轉動驢子腦殼的是別人不是我;

誰幹這壞事,天主叫他吃苦頭!

我現在和我的詹尼在家同床安臥。

他們說,費代裏哥聽了這祈禱文連忙溜了,沒有吃到晚飯,也不曾過夜。但是我的一個鄰居老太太告訴我說,據她小時候所聽到的傳說,這兩種說法都是真的,不過後者不是說的詹尼·洛特林奇,而是說一個住在寶達·聖彼羅的詹尼·第·尼羅,他是和前一個詹尼一般無二的傻瓜。

親愛的小姐們,你們可以任意挑選,中意哪一篇祈禱文,或是兩篇都中意,均無不可。你們聽完了故事,自會懂得,在這種場合下,這類祈禱文是很有用處的,所以奉勸你們把它記住,將來有一天也許會用得上呢。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