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2)

動物們現在還得知,和他們一直想像的情況正相反,斯諾鮑從來都沒有受到過“一級動物英雄”嘉獎。受獎的事只不過是在牛棚大戰後,斯諾鮑自己散佈的一個神話。根本就沒有給他授勛這回事,倒是因為他在戰鬥中表現怯懦而早就受到譴責。有些動物又一次感到不好接受,但斯奎拉很快就使他們相信是他們記錯了。

到了秋天,動物們在保證完成收割的情況下,竭盡全力,終於使風車竣工了,而且幾乎是和收割同時完成的。接下來還得安裝機器,溫普爾正在為購買機器的事而奔忙,但是到此為止,風車主體已經建成。且不說他們經歷的每一步如何困難,不管他們的經驗多麽不足,工具多麽原始,運氣多麽不佳,斯諾鮑的詭計多麽陰險,整個工程到此已經一絲不差按時竣工了!

動物們精疲力盡,但卻倍感自豪,他們繞著他們自己的這一傑作不停地轉來轉去。在他們眼裏,風車比第一次築得漂亮多了,另外,墻座也比第一次的厚一倍。這一次,除了炸藥,什麽東西都休想摧毀它們!

回想起來,他們為此不知流過多少血和汗,又克服了不知多少個困難,但是一想到一旦當風車的翼板轉動就能帶動發電機,就會給他們的生活帶來巨大的改觀,——想到這前前後後的一切,他們於是就忘卻了疲勞,而且還一邊得意地狂呼著,一邊圍著風車雀躍不已。

拿破倫在狗和公雞的前呼後擁下,親自蒞臨視察,並親自對動物們的成功表示祝賀,還宣布,這個風車要命名為“拿破倫風車”。

兩天後,動物們被召集到大谷倉召開一次特別會議。拿破倫宣布,他已經把那堆木料賣給了弗雷德里克,再過一天,弗雷德里克就要來拉貨。頓時,動物們一個個都驚得目瞪口呆。在整個這段時間裏,拿破倫只是與皮爾金頓表面上友好而已,實際上他已和弗雷德里克達成了秘密協議。
與福克斯伍德莊園的關係已經完全破裂了,他們就向皮爾金頓發出了侮辱信,並通知鴿子以後要避開平徹菲爾德莊園,還把“打倒弗雷德里克”的口號改為“打倒皮爾金頓”。同時,拿破倫斷然地告訴動物們說,所謂動物莊園面臨著一個迫在眉睫的襲擊的說法是徹頭徹尾的謊言,還有,有關弗雷德里克虐待他的動物的謠傳,也是被嚴重地誇張了的。所有的謠言都極可能來自斯諾鮑及其同夥。

總之,現在看來斯諾鮑並沒有藏在平徹菲爾德莊園。

事實上他生平從來沒有到過那兒,他正住在福克斯伍德莊園,據說生活得相當奢侈。而且多年來,他一直就是皮爾金頓門下的一個地地道道的食客。

豬無不為拿破倫的老練欣喜若狂。他表面上與皮爾金頓友好,這就迫使弗雷德里克把價錢提高了十二英鎊。斯奎拉說,拿破倫思想上的卓越之處,實際上就體現在他對任何人都不信任上,即使對弗雷德里克也是如此。

弗雷德里克曾打算用一種叫做支票的東西支付木料錢,那玩意兒差不多只是一張紙,只不過寫著保證支付之類的諾言而已,但拿破倫根本不是他能糊弄得了的,他要求用真正的五英鎊票子付款,而且要在運木料之前交付。弗雷德里克已經如數付清,所付的數目剛好夠為大風車買機器用。
這期間,木料很快就被拉走了,等全部拉完之後,在大谷倉裏又召開了一次特別會議,讓動物們觀賞弗雷德里克付給的鈔票。拿破倫笑逐顏開,心花怒放,他戴著他的兩枚勛章,端坐在那個凸出的草墊子上,錢就在他身邊,整齊地堆放在從莊主院廚房裏拿來的瓷盤子上。

動物們排成一行慢慢走過,無不大飽眼福。鮑克瑟還伸出鼻子嗅了嗅那鈔票,隨著他的呼吸,還激起了一股稀稀的白末屑和嘶嘶作響聲。

三天以後,在一陣震耳的嘈雜聲中,只見溫普爾騎著自行車飛快趕來,面色如死人一般蒼白。他把自行車在院子裏就地一扔,就徑直衝進莊主院。過來一會,就在拿破倫的房間裏響起一陣硬噎著嗓子的怒吼聲。


出事了,這消息像野火一般傳遍整個莊園。鈔票是假的!弗雷德里克白白地拉走了木料!

拿破倫立即把所有動物召集在一起,咬牙切齒地宣布,判處弗雷德里克死刑。他說,要是抓住這傢伙,就要把他活活煮死。同時他告誡他們,繼這個陰險的背信棄義的行動之後,最糟糕的事情也就會一觸即發了。弗雷德里克和他的同夥隨時都可能發動他們蓄謀已久的襲擊。因此,已在所有通向莊園的路口安裝了崗哨。

另外,四隻鴿子給福克斯伍德莊園送去和好的信件,希望與皮爾金頓重修舊好。

Views: 3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