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野的眼前頓時一片漆黑。

完蛋,殺害青柳父親的罪行敗露。既然警方采取行動,他已無路可逃,全都完了。

杉野絕望地在街上遊蕩,該怎麼辦才好?該怎麼辦……

不管刑警怎麼問,他都答不出為何會跑到品川車站,恐怕連自己都不曉得原因。

他只隱約記得想從月臺跳下,想一死了之。而此刻,他依然這麼想……


34



糸川和前幾次碰面時一樣,依然擺出目中無人的態度,眼眸深處卻透著一絲狼狽。證據就是,他掌下的桌面微微沾著水氣,因為他的手心不斷冒汗。


這天,他與松宮和加賀見面的地點不是學校,而是警署的偵訊室。

“關於那起溺水意外,我剛才說的就是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不相信的話,和那三人對證就知道。”

確實,糸川的說詞與悠人他們的證言一致。只不過,他試圖隱匿真相的理由,依然很曖昧。他表示“我是為他們幾個的將來著想”,真是這樣嗎?

“參加接力賽的四名成員在練習時發生意外,要是消息曝光,外界說不定會認為那屬於社團活動的一環。這麼一來,校方──不,身為顧問的你很可能會被追究責任,所以你才決定讓真相永不見天日,不是嗎?”


聽到加賀的這番指摘,糸川橫眉豎目瞪向他。“講話能客氣點嗎?我根本從未有過那麼卑劣的想法。”


“但你做的是卑劣的事。”

“你……”糸川面露忿恨,卻一句話也說不出。

“抓住泳者的腿,讓泳者單靠臂力遊泳,這個練習方法聽說是你想的?因此,你隱匿真相,不也是希望避免此事曝光?”

糸川“砰”的一聲,使勁拍向桌面。

“我們換個問題。”松宮接過話,“青柳武明先生遇害的三天前,曾打電話給你。關於通話內容,之前你都回答,他是煩惱與兒子處不好而想找你商量。現下,你仍不打算更改證言嗎?這部份將成為呈堂證供,請慎重考慮再答覆。”

糸川的呼吸紊亂,胸膛劇烈地起伏。“不,”只聽見他囁嚅著:“……請讓我更改證言。”

“那麼,你們當時究竟談甚麼,請告訴我們實情。”


糸川以手背抹一下嘴。“他想知道三年前那起意外的詳情,似乎懷疑兒子與那件事有關。”


“你怎麼回他的?”

“我說,報紙上登的就是全部。”

“青柳先生接受這個說法嗎?”


糸川無力地搖頭。“他執拗地追究:‘不可能如此單純,請告訴我真相。那樣才是真正為我兒子著想。’”


“那你怎麼應付?”

“我丟出一句‘沒有的事你要我說甚麼?’就掛斷,當時我也真的沒空和他扯下去。”糸川小聲補充:“就這些了。”

“案發後,面對警方的詢問,你為甚麼沒說實話?”一旁的加賀又開口:“要是你當初老實告訴我們那通電話的內容,或許偵查就不會繞這麼大一圈。”

“話雖如此……那通電話與命案沒有明顯的關係,而且不再提那起意外,也是為了幾個孩子好。”


“為了幾個孩子好?說謊怎麼會是為了他們好?”


“事到如今,再挖出那件事,只會傷害幾個孩子,他們好不容易走出陰霾──”

加賀倏然站起,長臂一伸,揪住糸川的衣襟。“開玩笑,甚麼叫不想傷害他們?你根本不明白是非對錯。杉野刺殺青柳先生後,為何沒自首?因為你教給他們錯誤的觀念。即使犯錯,瞞過去就沒事──這是三年前你教給那三個孩子的,所以杉野才會重蹈覆轍。青柳先生所做的一切,都在試圖導正被你灌輸錯誤觀念的兒子。連這一點都不明白,還是辭掉教職吧,你根本沒資格教育別人!”

加賀像拋掉髒東西般松開手,糸川則一臉慘白。


35



松宮和加賀趕到時,屋內的行李幾乎都已搬上車。中原香織站在公寓外,腳邊放著一個大背包。見到松宮與加賀,她便揮揮手打招呼。


“原本是來幫忙的,看樣子都搬完啦?”松宮說。


香織聳聳肩,“把不要的物品處理掉後,行李所剩無幾,我都忍不住佩服自己居然能這樣過活。”


“他的東西呢?”

松宮一問,香織神情落寞地低下頭,過一會兒才擡起臉。“很多都舍不得丟,挺傷腦筋的。不過,像破襪子之類的,大多已清掉。”她努力擠出笑容,眼眶卻不禁泛紅。

加賀拿出一個紙袋,“這些還給妳,方便簽收一下嗎?”

袋里裝的是八島冬樹的手機、皮夾、駕照等物品。香織愛惜地將冬樹的手機包覆在掌心,接著撫著下腹部說:“這是爸爸的遺物喔。”


加賀遞給她簽收單和筆,她慎重地簽名。

“他真的很傻,對吧?”香織把單交給加賀,“怎麼會做那種事呢?明明錢的問題,我來想辦法就好。”

“大概是覺得有責任吧。”加賀說:“身為父親,得擔起家計才行。”

香織抿起雙唇,似乎想壓抑激動的情緒。接著,她又悄聲低喃:“真是個傻瓜。”

案發那天,八島冬樹究竟幹了甚麼事,已無從確認。但根據杉野達也的供述,警方仍推測出大致的輪廓。


離開書店後,八島冬樹走向日本橋車站,途中看見青柳武明。至於是經過那家自助式咖啡店時看到的,還是青柳武明與杉野達也走在路上時撞見的,無從得知。總之,八島尾隨青柳武明,可能是希望爭取工作機會吧。而八島沒立刻開口叫住青柳武明,分析是顧慮到他身邊有同行者。


杉野達也在江戶橋的地下道刺傷青柳武明時,八島冬樹躲在地下道外頭。一看到杉野折返,八島連忙閃入一旁建築物的暗處。等杉野離去,走進地下道的八島赫然發現受傷癱倒的青柳武明。


中原香織心里那無可救藥的善良男孩八島冬樹,唯獨在當下鬼迷心竅。他搶走青柳武明的皮夾和公文包,旋即逃跑。


八島之後的行蹤,就如已查明的部份。他藏身在濱町綠道,打手機給香織,緊接著就因試圖逃避警察的盤查而被車撞上。

確實如香織所說,八島真的很傻。而且,或許被加賀說中,他是感受到即將為人父的責任與壓力,才會做出這種事。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