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羅馬詩人奧維德《愛經》(6)

帕西淮渴望做它情婦,她嫉恨著那些美麗的牝牛。這是個已經證實的事實;那坐擁百城的克來特,專事欺人說謊的克來特,也不能否認這事實。

別人說那帕西淮用不慣熟的手,親自摘鮮葉和嫩草給那雄牛吃,而且,為要伴著它,她連自己的丈夫都想不起了:一頭雄牛竟勝於彌諾斯。

帕西淮,你為什麼穿著這樣豪華的衣裳?你的情夫是不懂得你的富麗的。當你到山上去會牛群時,為什麼拿著一面鏡子?你為什麼不停地理你的髮絲?多麼愚笨!至少相信你的鏡子吧:它告訴你,你不是一頭母牛。

你是多麼希望在你的額上長出兩只角來啊!假如你是愛彌諾斯的,不要去找情人吧,或者,假如你要欺你的丈夫,至少也得和一個“人”奸通啊。可是偏不如此。

那王后遺棄了龍床,奔波於樹林之間,像一個被阿沃尼阿的神祗所激動的跳神諸女一樣。多少次,她把那妒嫉的目光投在一頭母牛身上,說著:“為什麼會得我心上的人兒的歡心?你看它在它前面的草地上多麼歡躍著啊!這蠢貨無疑地自以為這樣可以覺得更可愛了。”

她說著便立刻吩咐將那頭母牛從牛群中牽出來,或者使它低頭在軛下,或是使它倒斃在一個沒有誠心的獻祀的祭壇下;於是她充滿了歡樂將她的情敵的心臟拿在手中。

她屢次殺戮了她的情敵,推說是去息神祗之怒,又拿著它們的心臟說著:“現在你去娛我的情郎罷!”

有時她願意做歐羅巴,有時她羨慕著伊俄的命運:因為一個是母牛,還有一個是因為被一頭雄牛負在背上的。

可是為一頭木母牛的像所蠱惑,那牛群的王使帕西淮懷了孕,而她所產出來的果子泄漏出她的羞恥的主動。假如那另一個克里特女子會不去愛堤厄斯忒斯(在婦人專愛著一個男子是一樁多難的事啊!),人們不會看見斐菩斯在他的中路停止了,回轉他的車子,將他的馬駕向東方。

尼須思的女兒,為了割了她父親的光輝的頭髮,變成了一個腰圍上長著許多惡狗的怪物。阿特柔斯的兒子,在地上脫逃了瑪爾斯,在海上脫逃了尼普頓,終究作了她的妻子的不幸的犧牲者。

誰不曾將眼淚灑在那燒著愛費拉的格勞刻的情焰上,和在那染著血的殺了自己的孩子的母親身上?

阿明托爾的兒子福尼克斯悲哭他的眼睛的失去。希波呂托斯的駿馬,在你們的驚恐中,將你們主人的軀體弄碎了!

菲紐斯,你為什麼挖去你的無辜的孩子們的眼睛啊?那報應將重復落在你頭上了。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