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所有的規則都在蔑視死亡上面相遇匯合。盡管這些規則一致地引導我們不怕痛苦、貧窮和人類其他一切不幸,但這同不怕死不是一回事。痛苦之類的不幸不是必然的(大部分人一生不用受苦,還有些人無病無痛,音樂大師色諾菲呂斯活了一百零六歲,卻從沒有生過病);實在不行,如果我們願意的話,可以一死了之,這樣一切煩惱便可結束。但死亡卻是不可避免的。 

 

我們每個人都被推向同一個地方。 

我們的命運在骨灰甕中躁動, 

遲早都會從裏面出來, 

將我們送上輕舟, 

駛向永恒的死亡。——賀拉斯 

 

因此,如果我們怕死,就會受到無窮無盡的折磨,永遠得不到緩解死亡無處不在,“猶如永世懸在坦塔羅斯頭頂上的那塊岩石”,我們可以不停地左顧右盼,猶如置身於一個可疑之地。法院常常在犯罪的地點處決罪犯,在帶他們去的路上,任憑你讓他們經過漂亮的房屋,給他們吃美味佳肴; 

 

西西里島的盛宴, 

不會令他垂涎欲滴。 

鳥語和琴聲 

不會把他帶入夢鄉固。——賀拉斯 

 

那些罪犯能高興得起來嗎? 旅途的最終目的地就展現在他們眼前,難道不會使美景和佳肴變得索然寡味嗎? 

 

他探聽去路,掐算日子, 

估計著要走的路程, 

想到未來的板刑,不禁五內俱焚。一克勞笛烏斯 

 

死亡是人生的目的地,是我們必須瞄準的目標。如果我們懼怕死亡,每前進一步都會惶惶不安。一般人的做法就是不去想它。可是,如此粗俗的盲目是多麽愚蠢l這就如同把籠頭套在馬尾巴上, 

 

決定倒退著走路。——盧克萊修 

 

人們常常誤入陷阱,這是不足為怪的。只要一提到死,人們就倏然變色,大多數人如同聽到魔鬼的名字,心驚膽戰,惶恐不安。因為遺囑涉及死的事,所以在醫生給他們下死亡判決書之前,你就別想讓他們立遺囑。可當他們知道自己快要死時,又痛苦又害怕,在這種心情下,天知道他們會給你揉捏出怎樣的遺囑。 

死這個音節太刺耳,死這個聲音太不吉利,因此,羅馬人學會了婉轉或迂回的說法。例如,他們不說“他死了”,而說“他的生命停止了”,或說“他曾活過”。只要是生命,哪怕已經停止,他們也可聊以自慰。我們法語中的“已故某某人”,就是從羅馬人那里借來的。 

因為可能如俗話所說的時間就是金錢。若按現行的年曆計算,一年始於一月,我則出生於一五三三年二月的最後一天,十一點和正午之間。我現在三十九歲剛過十五天,起碼還可以活這麽久,現在就操心如此遙遠的事,是不是有點荒唐? 這怎麽是荒唐! 年老的會死,年輕的也會死。任何人死時同他出生時沒有兩樣。再衰老的人,只要看見前面有瑪土撒拉,都會覺得自己還能活二十年口再說,你這可憐的傻瓜,誰給你規定死期了? 可別相信醫生的胡言亂語!好好看一看事實吧。按照人類壽命的一般趨勢,你活到現在,夠受恩寵的了。

你已超過常人的壽命。事實上,數一數你認識的人中,有多少不到你的年齡就死了,肯定比到這個歲數時還活著的要多。就連那些一生聲名顯赫的人,你不妨也數一數,我敢保證,三十五歲前要比三十五歲後去世的多。耶穌基督一生貴為楷模,但他三十三歲就終結了生命。亞歷山大是凡人中最偉大者,也是在這個年齡死的。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