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觀

曾經我認為「抒情是詩的本質,叛逆才是對詩的敬意」,叛逆難嗎?順服更難,順服包含著溫柔與忍耐的功課。順服初心、順服信念,詩由此出發,由此歸返。



沒有什麼文體比微笑更開闊


麒麟的外形,「其為形也不類,非若馬、牛、犬、豕、豺狼、麋鹿」,什麼都不像,古時認為世道不彰,才會出現麒麟,故認為麒麟為不祥之物,因為他的出現代表亂世。其實不是,在《詩經.麟趾》中是喜慶,其後經過孔子、韓愈等人解釋,認為「麟者仁獸」,他們從麒麟投映到對人世的悲憫。

悲憫,是詩人的要件。我寫《微意思》一書,除了希望它懷有詩的本質「悲憫」,我也期盼它「什麼都不像」,彷彿麒麟「其為形也不類」。介在散文、詩、散文詩的模糊地帶,不受「文體」侷限,練習一種書寫的自由,同時讓它「輕」一點,所謂「禮輕情意重」,輕一點的好處是易於傳達和分享一份心意,深入淺出,朝微言大義努力(雖然達不到),我希望在寫詩多年後,有些嘗試和改變。總覺得「有意思」比「有意義」要來得動人。

這種「自由體」, 亦有其脈絡。蘇東坡〈記承天寺夜遊〉,劉禹錫〈陋室銘〉,陶淵明〈五柳先生〉,甚至鲁迅《野草》都不是純粹的「散文詩」,但它們都是有詩意又兼具散文的飄逸。西方屠格涅夫、泰戈爾的作品,更早之前《拉封登寓言》、13世紀伊斯蘭神祕主義詩人魯米、近代詩人木心的隨筆,我們也都可以讀到這種自由體的文字。

我不想去定義散文詩,所以刻意從《微意思》這集子裡節錄,對我來說,《微意思》一方面是向前人致意,一方面是向寫詩的自己挑戰,用一種自己熱愛的自由的方式,把心中的「詩」用另一種方式完整地呈現出來。這樣一整本書,創作的過程最難的是,要用減法,不斷提醒自己使用最少的字去說出最多,還有避免題材重複,或過於執著在文藻的表面。


算來有十年,我熱中這樣的自由(體),卻也從未讓它單獨成集,它總是融化在我的散文和詩。2004年出版的詩集《長得像夏卡爾的光》有它,其後在散文集《如果MSN是詩,E-mail是散文》、詩集《除了野薑花,沒人在家》、《靜到突然》和《雨天脫隊的點點滴滴》都有它,甚至記事簿、簡訊、臉書,也有它。它是我骨子裡溺愛的表達方式,或許更符合我的性情。

好吧,若硬要問我什麼是「散文詩」,我還是只能這樣回答:我希望它可以吉光片羽,不定義、不類型、不解釋,就讓它隨喜,有愛,天馬行空。我享受這樣的書寫趣味,而這樣的書寫也默默陪伴我度過不少隱晦的時光,讓生活找到一個支點。

讓我試著以感覺思考,用想像力寫日常,將深刻寫在水面,把輕盈泊靠在抬頭可見的雲間。分享心中「有意思」的真情實意。這些吉光片羽,讓我們可以互遞溫熱。經常,我想要在遞出之際,讓他人分享而不是分擔,即便讀了以後僅僅微微一笑,笑是詩意。這是我一個人的意見。

李進文,1965年生,台灣高雄人。現任聯合文學出版社總編輯;曾任記者、明日工作室副總經理、創世紀詩社主編。

2017新作《更悲觀更要》。著有詩集《一枚西班牙錢幣的自助旅行》、《不可能;可能》、《長得像夏卡爾的光》、《除了野薑花,沒人在家》、《靜到突然》、《雨天脫隊的點點滴滴》;散文集《微意思》、《蘋果香的眼睛》、《如果 MSN 是詩,E-mail 是散文》;圖文詩集《油菜花寫信》、動畫童詩繪本《騎鵝歷險記》及《字然課》、美術詩集《詩與藝的邂逅》;編有《Dear Epoch—創世紀詩選 1994-2004》等。

曾獲《中國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臺北文學獎、台灣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2006年度詩人獎、文化部數位金鼎獎、入選九歌版台灣文學30年菁英選之新詩30家等。(收藏自《關鍵評論》)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