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小說斷了稿,說起來真是欲哭無淚,分明在紐約的酒店內拒絕一切引誘,閉門不出寫好了小說,馬上拿去傳真回港,料不到傳是傳到了,只不過中間沒有了三張,把我氣得半死。本來計劃周詳,插圖在未離港時已經先交了去《明周》,小說一寫好便傳真回來,只需植字便成了,怎知卻偏偏失掉中間的三張紙,變了有頭有尾沒中間,《明周》自是無法刊登。真是,失掉最尾那三張還可以先登一截,下期續刊可也,這回卻是失掉中段,無可奈何之至。


以前在海外各地傳真回來都萬無一失,只因都是我親手拿去郵局或者電訊局的,這回交給個美國秘書做,一做便出了岔子,真想捏死她!她雖然不識中文,但是稿上是用阿拉伯字寫著12345678的,怎可以傳了123和78卻漏了456?真是該打十八大板!

這回去紐約,是為紐約的公益金籌款,和替華語電視台的開幕禮剪綵,紐約的華文報紙對香港的作家很好,有三間報章要作深入訪問,我很感激他們的熱情,但是為了時間匆促而又要趕稿,所以便騰不出時間接受訪問,心下很感對別人的誠意不起,不過稿不能不脫、便唯有顧此失彼了,萬料不到的是此也失彼也失,《明周》沒有登稿,別人也做不成訪問。


至於那篇斬件小說,回來再看又覺得寫得不愜意,因為那天早上一面寫一面電話太多,精神沒法集中,寫得隔靴搔癢的搔不著癢處,一惱之下,從頭寫過算了。

高興的是見到了「花訊道」的趙自珍,她的《明周》稿也是每期傳真回來的,她日間工作非常之忙,老是到最后一分鐘,方半夜三更的飛車去紐約郵政總局傳真,對於傳真,她是老手,早知如此,不如難姊難妹地一同摸去郵局,省得信錯了個糊塗秘書。

自珍試過用DHL,Flying Tiger等快速郵遞送稿,不過一樣失過稿,到目前為止,還是傳真最快最安全。在郵局傳真,五美元一張,專欄稿至少兩張紙,遇上郵局放假,她便要跑去華爾街ITT電訊中心傳真,那兒十美元傳一張,她的稿費,大概全部孝敬給傳真服務了,《明周》老總應為有此等忠心撰稿人而自賀一杯!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