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九月三十日

南邊族親有一家去年母豬產了一隻五爪小豬,鄉人傳說五爪豬是惡魔的化身,既飼不得,也殺不得。待斷奶後,那家族親就將那隻五爪小豬帶到山腳下放生了。誰知這隻五爪豬居然還活著,此時已有一百多斤,近日在南邊番薯地一帶肆虐,一夜之間毀掉一、兩分地的番薯,連續幾夜,攪得族親們家家不安,一方面痛心番薯毀損,一方面深怕中了魔道,將有大禍降臨。中午時有幾個族親來找我,問有何計可施?既然飼不得,又殺不得,實在也無計可施。要將番薯地設了柵圍,偌大的一片地如何圍起?我問他們設了陷阱沒有?齊說那隻魔豬惹不得,誰還敢捉牠?這實在難倒了我,叫我能出什麼主意?最後我問他們,我帶頭,大家列成橫隊,吆喝著,將五爪豬趕上山去,敢不敢?他們說不得已也只有這麼辦了。於是問明了五爪豬的所在,召集了全村壯丁,總共二十個人,婦孺和狗留在家,我們列隊出發。 

村人的迷信是很可怕的,我則平生沒曾殺過那麼大的生物,踏死螻蟻,捼死金龜雖即不是沒有,都是在不得已之下做的,叫我特意去殺死一隻豬,起碼在此時我還無法下手。 

五爪豬在南邊小溪裏洗過浴,此時正在溪邊茅叢下納涼。大夥兒吆喝著從西面掩過去,我一竿當先,其餘的人分成兩翼橫列前進。五爪豬見來勢洶淘,拔腳向東奔跑。跑了一段,我揮左翼趕前截住東北角,生怕五爪豬向森林中竄,那樣的話就前功盡棄了。五爪豬被截,竄向東南,沒多久,竄上了堤岸。大夥兒身上掛滿了蒿、蕭類的草籽,腳底下的石塊有的尖利如刀,若不是長年赤腳,生有半寸厚的繭皮,早割破了腳,沒奈牠何了。上了堤岸,五爪豬早渡過了第一道溪水,岸上視野瞭然,我叫大夥兒休息片刻。五爪豬見沒人追了,踽踽的朝東而進。溪原中茅草稠密,雖視野好,虞有迷失,片刻後我又叫大夥兒列橫隊出發。茅芒和蔗芒一樣,利如鋸鐮,大夥兒臉面手臂開始受到無情的刺割。五爪豬姿勢低,大得地利。趕了三里路,終於將五爪豬趕進了谷口。兩個山地人看見我們大夥兒趕著一隻肥豬,又不是要獵殺的,顯著困惑的臉色。當大夥兒往回走時,背後傳來那兩個山地人歡呼之聲,回頭看時,那兩個山地人早從山徑上溜到谷地,將五爪豬往更深的谷地趕去。「那兩個傀儡註定要觸霉運了!」一個族親輕輕地說。 

不知道那隻五爪豬能否逃過那兩個山地人的追逐否?但願牠能逃過這次厄運,在山中成為一頭自由自在的山豬!

 

【音注】 

螻蟻:螞蟻。螻,國音ㄌㄡˊ,臺音ㄍㄠˋ。 

捼:用兩指搓,也寫做挼。國音ㄖㄨㄜˊ,臺音ㄖㄨㄝˇ。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