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偶爾遠行》大風天氣

暴風雪只停息了一天多,從昨天下午開始,又刮起了大風,越刮越猛烈,還夾著雨和雪。風暴一直延續到現在,仍無止息的跡象。昨天夜里的情景是十分可怕的,屋外風聲如雷,轟隆不止,估計達到九級。我躺在床上,把枕頭墊在背後,靠在墻上看書,感覺到我們的整座鐵皮樓在搖晃,所有拐角的接合部位都在格格作響,真讓人擔心房屋會不會突然倒塌。那狂風像一頭猛獸持續地咆哮著,仿佛不但有生命,而且有目的,越來越猛烈地發起進攻,一心要把我們的屋子推倒。

現在看來,我們在這里度過的近兩個月的確是天氣最好的日子,而這好日子已經到頭了,南極越來越顯出它的真面目了。

今天上午,站里的主要新聞是一座向我們漂來的巨大冰山。從來沒有一座冰山訪問過我們前面的小海灣,而這第一座來訪的冰山竟比我們看見過的任何一座更大。不過,它的形狀太規則了,是一個巨大的立方體擱在一個矩形的底座上。

離島日期在即,天氣的變化不再使我們興奮,反而令我們擔憂。據說有一個美國電視節目,內容是把一些志願者放在一個孤島上,然後由他們逐日投票決議驅逐他們中間不受歡迎的人,那個最後留下的人就是優勝者。邵建議我們也來做這個遊戲。我說,現在這個遊戲的含義倒過來了,逐日投票送走一個人,那個最後仍落選的人必須留下來越冬。我相信,不管嘴上怎樣說喜歡這里的生活,沒有誰願意做這個最後留下的人。

    關於大自然本身的價值的討論

邵濱鴻希望我和何就這次南極之行的體會進行一番討論。話題從何元旦住集裝箱說起,轉入大自然本身的價值和意義的問題。下面是我們討論的大致內容(P代表我,H代表何)——

P:你先說一說你元旦住集裝箱的真實想法。

H:我只是想變換一下生活,當舒適已成常規的時候,體驗一下艱苦也很有意思。你看捷克站的那個中年人,在納爾遜島上過苦日子,聽說他一到了蓬塔,西裝革履,完全換了一個人。我覺得那樣很好。

P:可是,第一,我們不是貴族或富翁,我們這一輩子里並不缺少對艱苦的體驗;第二,對於西方那些貴族來說,短時間的苦行其實是一種奢侈,唯有終生的苦行才是真正的靈魂事件。我們不能從觀念出發做一些小體驗,然後把它們看作生活的本質。

H:我真覺得那種獨處非常好,和大自然的美更親近了。

P:這倒是,我也覺得最大的收獲是欣賞這里的自然景觀。

H:多少萬年里,南極洲在人類之外存在著,美麗著。這使我看到了大自然的原始的美,人類應該更好地愛護自然,親近自然。

P:不過,我覺得我們不應該把自然過分地詩化。大自然有美麗的一面,更有殘酷的一面,而且,這後一方面是更本質的。想一想地震、海嘯之類的地球災難吧,輕易就能把一個城市或一個人群毀滅掉。我們還沒有遇到行星碰撞之類的宇宙災難,但完全可能遇到,那時候大自然還要輕易地把整個人類毀滅掉。大自然在總體上對人類並不是仁慈的。

H:我的意思是說,到了南極這塊最古老的大陸,你就會覺得人類工業文明的歷史是很可憐的,只不過是一本厚書最後一頁的最後一行罷了。

P:可是,如果沒有人類的工業文明,你還到不了這里呢。這些天刮大風,我就在想,如果沒有工業文明所提供的這些結實的鐵屋子,我們在這大風中根本就無法生存。不錯,大自然即使發起怒來也是美麗的,但前提是你和它隔開了一個安全的距離。而且,不要忘記一點:大自然隨時可能沖破這個距離,一旦沖破,就沒有美麗可言了。

P:有它自己的存在,這是事實。我想知道,它自己的價值和意義是什麽?

H:你可以看到,人類並不是自然的主人,宇宙的中心。

P:對,之所以相信,是因為必須相信。但是,由於知道不能證明,所以,在相信的同時又始終是懷疑的。也許,相信只是為了達到內心的安寧,只要這個目的達到了,是否真的存在也就不重要了。2-35

P:這恰恰就是現代人在信仰問題上的真實處境。不過,準確地說,不是不存在,而是不知道、不能證明究竟是否存在。在認識論上,這永遠只是一個假設,僅僅因為這個假設對於我們的精神生活發生著真實的作用,在這個意義上才可以把它看作價值論上的真理。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