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四時,我突然醒來了,滿耳是呼嘯的風聲,仿佛有沙子不斷打在窗戶上的拍打聲,房屋在風中震顫著,發出如有鐵桶滾動的聲音。那麽,我就是被這些聲響弄醒的了。我起床,掀開黑窗簾看,窗外已是一片白茫茫。天色亮堂,看得見狂風卷著雨和雪,在天地間肆虐,窗玻璃上滿是冰碴。

再醒來,已是上午,暴風雪依舊。這暴風雪持續了一整天,入夜後仍沒有收斂的意思。到島上快兩個月了,沒想到在臨走前給了我們一個典型的南極天氣。在開頭的一些日子,也有暴風雪,不過每次持續時間都沒有這麽長。然後就是入夏的好天氣了。那些天里,平均氣溫為攝氏零度上下,比同時間的北京暖和得多。有一天,妻子從北京給我打電話說,北京正下大雪,溫度降到了零下十七度。而恰在那一天,我在島上看到的卻是積雪融化所形成的遍地歡快的小水流和青翠欲滴的苔蘚。我開玩笑說,我們是到南極來避寒了。最近幾天,天氣開始變壞,連續陰天,有時雨夾雪,但風不大。今天的暴風雪猛烈而沒有片刻間斷,只聽見狂風不停地轟隆著,每一聲轟隆都伴隨著把雨雪摔到地面的唰啦啦聲。

我對自己說,這才是南極天氣的真面目呢。它像一只巨大的白色猛獸,當它沈睡的時候,季節之神在它身上嬉戲,給它蓋上一些不同顏色的小布片。可是,只要它輕輕翻個身,這些小布片就紛紛掉落。於是,我們就看到,在這里的夏季,積雪始終來不及完全融化,山峰和陸地不斷地改變顏色,一次次地呈現班駁的雜色,又一次次地變白。而今天,這頭猛獸突然醒了,站起來了,不停地咆哮著和奔跑著,把所有的小布片都抖落掉了,使得全部山峰和陸地都徹底恢復了白色。

面對這樣的天氣,人文學者們都很興奮,好像得到了一件意外的禮物一樣,紛紛拿著機子出去拍攝。午後,我也去攝像。風實在大,逆風走極其艱難,隨時會被刮倒。景物是模糊的,有時候什麽也看不見,快接近有名的乳白天氣了。雪塵漫卷,攝影器材的鏡頭很快就被封住。大海里白浪滔天,浪峰如一座座移動的山峰向岸奔來,在岸邊倒塌,一次次把岸上的大石頭淹沒。在這樣的大風里,動物們都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偶爾看見一、兩只企鵝,也是被風吹得只好橫著行走。邵告訴我,她遇見一只企鵝,那只企鵝在風中瑟瑟發抖,好像也害怕這風暴,以至於在看見她之後,竟主動朝她走來,躲到了她的身邊。我心中真是羨慕她,有這麽可愛的遭遇,不枉到暴風雪中走一趟了。

Views: 3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